8月14日周五,由德国政府和亿万富翁比尔·盖茨支持的德国生物科技公司、正在研制新冠肺炎疫苗的CureVac于美国纳斯达克IPO上市,开盘报44美元,较IPO发行价16美元大涨175%。

CureVac交易代码为CVAC,日高刷新至56美元,较IPO发行价上涨250%。而此前的IPO定价也处在14-16美元定价区间的上端,显示受到投资者热捧。截至收盘,CureVac报收55.90美元,收涨逾249%,盘后继续上涨近4%。

美国银行、投行杰富瑞(Jefferies)和瑞士信贷是本次IPO的主承销商。

公司上报的监管文件显示,以16美元的价格出售了1333万股股票,在首次公开募股中筹集了2.133亿美元,令其市值接近28亿美元。在上市前,公司已斩获了6.4亿美元的私人融资。

文件还称,德国软件巨头、全球知名的企业应用软件供应商SAP公司联合创始人Dietmar Hopp拥有CureVac的控股权,预计上市后将持有不到50%的股份。CureVac在IPO上市的同时还向长期投资者Dietmar Hopp定向增发并筹集了1.18亿美元。

公司表示,将利用首次公开募股中筹集的大部分资金(约1.5亿美元),推动其COVID-19新冠肺炎疫苗进入到三期临床试验,并将花费5000万美元用于扩大短期产能。报道称, CureVac正与多家大型制药公司洽谈合作事宜,以期帮助分销该公司颇具希望的新冠肺炎疫苗。

此外,公司还将分别追加2500万和1000万美元用于推动已有的癌症与狂犬病疫苗一期临床试验进入二期研究,并用6500万美元开发其mRNA技术平台和推进其他临床前与临床项目。

分析指出,这是有希望开发出新冠肺炎疫苗的公司中首家在美国新股上市的企业。在已有的上市公司中,葛兰素史克、赛诺菲(Sanofi)、辉瑞、BioNTech、Moderna、Novavax、强生和阿斯利康(AstraZeneca)等也在研制新冠肺炎疫苗。

目前来看,CureVac在疫苗研发“大战”中相对落后。Novavax和强生公司都在周五宣布,各自与英国政府签署协议,将提供数百万剂实验性COVID-19疫苗。Novavax还在上周获得了美国政府的16亿美元疫苗开发资助,赛诺菲和葛兰素史克将分别获得21亿美元。

同时,Moderna、BioNTech/辉瑞,以及CureVac都在研发利用信使RNA抗击新冠肺炎病毒的疫苗。但前两款疫苗已经进入后期临床试验,CureVac刚于6月获得了比利时和德国监管机构的批准来进行1期试验,预计结果在今年年底之前完成。

在上市前,CureVac显然获得了很多重量级机构与投资者的背书。

除了得到微软公司创始人比尔·盖茨的支持,今年6月,德国政府以约3.43亿美元购买了CureVac的23%股份,代表公司的研究对德国具有战略重要性。7月,葛兰素史克和卡塔尔投资局(Qatar Investment Authority)均入股CureVac,公司也从欧洲投资银行获得了7500万欧元的贷款。

值得注意的是,这家德国明星公司今年三月差点被特朗普从德国手里“抢走”。

路透社15日报道,美国政府正试图说服研发新冠肺炎疫苗的德国公司CureVac搬到美国,并垄断其疫苗生产。而德国政府也开始竞价,希望该公司能留下。

一名德国政府消息人士向《星期日世界报》透露这一消息,“特朗普为了帮美国获得疫苗愿意做任何事情,但仅仅是给美国生产。”德国卫生部发言人承认,“十分乐意”能在德国或欧洲生产新冠疫苗。

3月2日,时任CureVac公司CEO的梅尼切拉还在白宫与特朗普讨论研发疫苗的日期问题。但到了11日,他突然被公司创始人霍尔取代,不再担任CEO职务。CureVac并未解释换人背后的原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