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来自全天候科技,阅读更多请登陆www.awtmt.com或"见闻VIP" APP。

作者|张超  编辑|罗丽娟

8月22日9点50分,在《Heart》歌曲声中,TFBOYS七周年线上演唱会全部结束。

没有与观众的高声呐喊互动,也没有面向舞台左右的热情挥手,甚至连一丝略显累意的喘息都没有,几个少年站在舞台中央,面无表情地唱着歌曲,平静地说完感谢词,这场内娱一年一度的盛事就画上了句点。

往年八月,内娱粉圈都会上演一场大迁徙,来自全国各地的粉丝齐聚线下,共同庆祝TFBOYS出道的日子。受疫情影响,原本备受期待的线下狂欢,今年只能转战线上。虽然形式有变,但热度不减。

作为这场线上演唱会的独家播出平台,网易云音乐提供了一组数据——TFBOYS七周年线上演唱会售票数破百万,演唱会最高同时在线人数达到78.6万,打破线上付费演唱会世界纪录。

如果按照最低票价30元计算,这场演唱会门票上的收入已突破3000万元。而按照最高860元的票价算,更是创下中国付费线上演出的最高纪录。

这场演唱会,在技术方面大胆创新,将多项国际领先技术融入舞台效果和在线互动环节,只是这些终究没能让粉丝们满意。

直播变录播、弹幕只能发橙色、付费单人机位特权效果不佳、互动环节组合没有合体、强推其他艺人占用时长……各种槽点满满。帝国女孩(泛指TFBOYS粉丝)凭实力再次将李飞(TFBOYS经纪公司北京时代峰峻文化艺术有限公司高管)送上微博热搜,直呼“李飞没有心”。

今年以来,不少明星演唱会已经从线下走到了线上,相较于此前五月天、陈奕迅等免费线上演唱会形式,此次付费演唱会显然让粉丝们有了更多的期待。

但在不少人看来,TFBOYS七周年线上演唱会,商业意义远大于粉丝情怀,原本应该是一场明星与粉丝的狂欢,最终似乎沦为了资本对市场底线的一次试探。

“造型我很爱,表演也很好,然而感觉还是看了个寂寞。”

TFBOYS七周年演唱会结束后,一位网友在微博发文吐槽,即使造型和表演不错,但依然不满意,“想要的周年演唱会不是这种会议+录播的形式作品”,“往年是尖叫喉咙痛,今年是气到喉咙痛。” 

“寂寞”,是今年很多人看完TFBOYS线上演唱会后给出的评价词。

这个多年前流行网络的词,现在还会被用在许多场合,意思大概是“什么都没有”。粉丝用这个词来描述TFBOYS七周年演唱会,大抵是因为与想象中的演唱会偏离太多,事实与期待不符。

7月19日,网易云音乐官宣“TFBOYS日光旅行七周年演唱会”将于8月22日晚在其平台独家上线。届时,粉丝将体验一场360度沉浸式线上演唱会,不仅是屏幕前的“观看者”,更是这场特殊演唱会的参与者。

消息一出,迅速引发关注。不仅因为TFBOYS的顶流身份,还因为该组合合作平台从此前多次合作过的腾讯音乐换到了网易云音乐,令大多数人感到意外。

不过,由于网易云音乐在音乐品质和社区文化方面的突出表现,粉丝还是非常期待,表现出了较高的配合度。官宣微博迄今已收获近160万点赞,4万多评论,5万多转发;要知道,网易云音乐普通的微博动态,点赞数一般仅为几千,评论转发量也只有几百,相去甚远。

即使后来公布了演唱会需要付费观看,粉丝热情依然不减。

此次演唱会票价共有30元、158元和860元三档,票价越高,观众权益越多。

据悉,门票预售通道刚刚开启,帝国女孩就把售票平台挤崩了;开售40分钟后,“TFBOYS网易云售票通道崩了”就登上热搜;开售首日,售出门票超50万张。

期望越大,一旦现实与理想不符,失望也越大。开演一个半小时后,失望的粉丝们将TFBOYS经纪公司高管李飞怼上了热搜。

由于此前官方宣传演唱会为直播形式,但除了互动环节,其余均为录播。有网友花式吐槽调侃,“切换镜头一秒换衣”,“假演唱会,真MV”,“我花钱买了个寂寞”。

而在158元票价档位以上的单人机位特权中,也并非单人特写镜头,而是在默认镜头旁增加了一个“画中画”,且默认镜头的视觉效果也比单人机位明显更优。这让花高价买门票、只想看单人镜头的观众感觉并不友好。

TFBOYS七周年演唱会直播画面:默认镜头 (左)vs 单人机位(右)

除此之外,该场线上演唱会还穿插了同公司其它艺人节目,占用时长。

事实上,过去每年的TFBOYS演唱会,经纪公司都会安排同公司男团上台表演。一方面是为了宣传训练生,另一方面也为TFBOYS换装赢得时间。但这次线上演唱会是提前录制,免去了换装控场时间,公司仍然让培养的第三代男团表演两首歌曲,粉丝们纷纷表示不能理解。

即便如此,这场演唱会仍成为本周六晚上内娱最大的热点。

演唱会开播仅10分钟,关键词“TFBOYS演唱会”就爬到微博热搜第11位,之后上升到前三;整场演唱会140分的表演贡献了10余个热搜关键词,相关话题#TFBOYS日光旅行七周年演唱会#阅读数已经达到46.2亿、讨论数突破1029万。

相较于粉丝口碑和情怀,这场演唱会更大的意义在于探索线上演唱会的商业模式。

线上演唱会这种疫情催生下出现的表演形式,今年以来受到了不少艺人捧场。包括刘若英、五月天、孙燕姿、陈奕迅等在内的歌手都举办过线上音乐会,但却是免费形式。

今年4月,网易云音乐在其发起的“点亮现场行动”中,尝试过音乐直播付费模式,但都只是小规模试水;且无论是歌手知名度,还是粉丝规模,都远不及这次TFBOYS线上演唱会。

能够在线上演唱会发展初期,用户付费习惯尚未养成的时候,将门票价格最高定在860元这个直逼线下演唱会的水平,经纪公司和音乐平台的底气还是来自TFBOYS组合拥有的庞大流量。

截至目前,TFBOYS组合官方微博粉丝数达到2109.92万,远超近两年火起来的国内选秀团体NINE PERCENT(369.91万)、R1SE(171.04万)和火箭少女101(106.99万)等;而王俊凯、王源、易烊千玺三人微博粉丝数总和已达2.45亿,其中后两者均突破8000万。

而在商业价值方面,据不完全统计,截至今年4月,易烊千玺现存代言累计16个,王俊凯8个,王源5个,其中不乏天猫、百度、宝马、阿玛尼、欧莱雅等国内外知名品牌。

在这样一个顶流的演唱会中做商业化探索,不仅能够将市场对付费形式的接受度提升到全新高度,还能推动在线音乐演出商业化发展,挖掘更多市场潜能。

从昨天播出的演唱会也能明显看出,这次网易云音乐尝试了多元商业转化模式。除了门票,还有音浪打赏、产品露出、页面贴片、主持人口播、周边产品售卖等形式。

而在音浪打赏方面,平台更是开发出了22种产品,每个产品对应不同音符数,等级从最低66音符到最高9900音符不等。观众如需打赏,就要有音符。购买了860元和158元两档门票的观众,平台会分别赠送了877个、177个音符,而购买30元门票的观众则需要自行购买音符。

全天候科技观察发现,在全部22个产品中,只有6个产品音符数不高于100;而与TFBOYS组合相关、歌曲相关、粉丝属性的产品,音符数至少需要660,例如,代表粉丝的“四叶草”、“小螃蟹”、“小汤圆”、“千纸鹤”均是660音符,而“啵”、“凯”、“源”、“玺”几个单字则需要990音符。

这就意味着,粉丝要想打赏,基本都需要另外充值购买音符。其中,600音符金额就达到6元,但仍然送不了一个代表粉丝属性的产品,只能送“应援手灯”、“花火”、“金话筒”等标识性不强的产品。而在整场演出过程中,不断有粉丝在打赏,这部分收入不容小觑。

整场演唱会唯一的直播部分——明星连线互动环节,依然充斥着广告。

镜头切换到室内直播间时,先拉远景带到了三位明星所处的环境。在主体灰白的背景色中,明星面前桌上放置的产品格外引人注目。为了加强品牌印象,主持人还在短暂的互动环节,通过口播形式插入广告,引得不少网友大呼“没想到”、“李飞真赚钱鬼才”。

如此花样百出的广告植入,不禁让人疑惑,这场线上演唱会到底赚了多少钱?

对于一场线下演唱会而言,其中的报批、场地、安防、出场费等都是较大的成本支出,再加上线下广告牌、纸质门票的制作费用和人力等,前期费用不菲。售卖门票和品牌赞助成为其主要收入来源。

若转到线上,虽然平台方面并没有透露此次TFBOYS演唱会盈利情况,但音乐人曹石(黑撒乐队主唱)此前接受燃财经采访时表示,线上演唱会的宣发部分可以直接在网络上进行,这样就省掉了很大一部分线下费用,而一场线上演出,只要网速跟得上,可以同时容纳几十万甚至几百万人次观看。

“门票价格不用太高,依旧可以覆盖成本,再加上冠名商广告的植入,盈利是完全没有问题的。”他说。

线上演唱会商业化仍处于摸索阶段,如何平衡资本和粉丝之间的权益或是其中关键。

今年6月,《新京报》发布的一份对108位线上演唱会观众调查显示,有70.37%的人看过线上演唱会,甚至有16.67%的人看过5场以上。他们认为线上演唱会比较省时省力,比线下看得更清晰,但缺点也非常明显——99.44%的认为氛围比不上现场。

而被问及“如果在线演唱会开始收费,你会观看吗?”,53.7%的人给出了肯定答案,略高于持否定态度的人。他们大多是因为有喜欢的艺人或是想弥补无法现场看的遗憾。

不过,对于付费水平,这些受调查的观众还是相对比较保守:44.44%的人认为收费10元以下比较合理,31.48%的人则认为10-30元区间比较合理,只有5.56%的人接受超过50元。

线上演唱会观众调查(图片来源:新京报)

可以看出,用户对付费观看在线音乐演出虽然接受度较大,但付费水平意愿却处在一个较低等级,不及一场电影的票价。

而这次TFBOYS线上演唱会除了培养乐迷为好内容买单的习惯,最高票价直接拉升至860元,更是极大提高了用户付费水平。

现阶段,各大在线音乐平台对于线上演出商业化路径都在探索中。

除了网易云音乐,腾讯音乐在线上演出商业化方面也有尝试,比如,联动Bose举办徐佳莹音乐会、R1SE的庆生会开启会员专属模式、牵手益达举办刘宪华MUSICTALK SHOW、联合雪碧推出“夏日限定live季”等。

从财报来看,腾讯音乐的收入主要来自在线音乐服务和社交娱乐服务,前者又细分为授权许可收入、数字专辑销售和广告服务;今年二季度,这部分收入达22.2亿元,同比增长42.2%。

网易云音乐也在今年一季度实现了同比三位数的营收增长,二季度再次拉动了其所在的创新业务和其他净收入达37.3亿元,同比增加38.7%。

未来,一旦线上演唱会商业模式发展成熟,或将成为在线音乐平台新的收入来源。

为了弥补线上演唱会氛围不足的短板,各大音乐平台还试图在技术方面寻求突破。

腾讯音乐娱乐集团副总裁潘才俊此前接受采访时就表示,看线下演唱会享受的是氛围,而在做线上线下融合、纯线上的部分时,更多还是想推动新技术应用,用科技打造沉浸式体验;同时,规划更多不同观看视角,甚至是常说的“上帝视角”、“歌手视角”。

“在线上我们想去尝试一种完全不一样的体验,但我们不希望说我们去取代线下。”潘才俊指出,腾讯音乐想要做的不是去弥补现场感,而是与线下区隔开,是一种超现场的感觉。

在腾讯今年3月推出的音乐现场娱乐品牌TME live中,就利用了多场景、创新形态的演出模式与极速、超清的数字影音技术,为用户带来沉浸感的演出体验。以刘宪华演唱会为例,TME live通过AR技术,带来了行业首次全景虚拟超现场演出,连接起了现实世界与虚拟世界,给了观众全新视觉感受。

而此次TFBOYS演唱会,网易云音乐也拿出“黑科技”,打造了一个沉浸式体验场景。

据悉,在歌曲《萤火》表演时采用了OVERLAY+AR技术,伴随着歌声,观众能看到无数萤火虫在光影森林中翩然飞舞,完全突破空间了限制,犹如萤火虫在眼前。

另外,三位成员演唱歌曲《倒数》时,使用了MR技术,即先在棚内进行艺人取样,再通过三维重建,将真实物体虚拟化呈现,这也是MR技术首次在国内演唱会上做完整演出包装。

当然,一场优质的线上演唱会除了要有技术加持,还需要优秀的产品来赢得用户口碑,才能形成可持续发展的商业模式,没有好产品,一切都是枉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