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周遭遇空头机构做空研报狙击的“美国卡车界特斯拉”、电动汽车初创公司Nikola,于9月14日周一发布较长篇幅的公告驳斥多项空头指控,股价由盘前深跌转为盘中大涨。

Nikola盘前一度跌16%,美股开盘后转涨,日内最高涨14.8%,日高上逼37美元,收涨11.39%,从上周五所创32.13美元的7月31日以来最低反弹,今年以来累涨超200%。

盘后半小时有消息称,在此前Nikola股价下跌时,公司董事长购买了130万美元股票,推动盘后股价涨超1%。但盘后近50分钟又传来消息称,美国证券交易委员会(SEC)将调查Nikola是否如空头所言存在欺诈,令该股转跌超6%。

Nikola曾在盘初发表公告称,已就“与Hindenburg报告有关的担忧”与SEC联系并向其通报了情况,并就潜在的法律诉讼保留了雇佣一家知名律师事务所的权利。

Nikola在公告中全面否认了上周四Hindenburg Research发布的做空研报,认为其指控“错误且有误导性”,选择在Nikola宣布与通用汽车达成战略合作伙伴关系后发布“别有用心”,目的是给投资者提供错误的印象进而操纵市场,令Hindenburg等做空者凭借Nikola股价下跌而获益。

多方分析发现,Nikola公司的驳斥声明并没有否认Hindenburg做空报告中最严重的一项指控,即Nikola在2018年伪造了其原型电动卡车在公路上正常行驶的视频。

做空报告提供的证据显示,Nikola公司将Nikola One电动卡车拖到一个低坡度的山顶,然后将车推下来滑行,制造了“Nikola电动半挂式Semi重卡在行驶中(in motion)”的假象。

Nikola表示,尽管公司在社交媒体等多个场合都将这段视频中的车辆描述为“在行进中”,却从未明确声明过该卡车是在自行驱动下驾驶的。公司最终决定不投资使卡车“自行驱动”所需的资源,尽管设计目的是自行驱动。公司认为,Nikola One是“非常成功的概念证明”。

同时,Nikola也变相证明了做空报告的一项指控为真,即Nikola在原型车使用了自主研发与生产的逆变器上说谎,视频证据显示,公司使用了另一家公司的组件,并用胶带掩盖品牌logo。

Nikola表示,确实在原型车中使用了第三方组件,但在生产版本中可能会换成自主生产的零件,公司也一直在开发自己的逆变器。有分析称,这一解释“更像反驳,而不是否认”。

追踪特斯拉与电动汽车领域的知名博客Electrek主编Fred Lambert指出,Nikola创始人兼执行董事长Trevor Milton在公开视频中明确声称卡车动力总成中的逆变器“是自行研发的”,但在同一段视频开头能清晰看到第三方组件的logo。他上周曾预言:“Nikola完了,这是该公司终结的开始”。

而Nikola认为做空报告提出了“数十项”不正确的指控,并对其中的11项指控提供了反驳解释。

例如,Nikola认为做空机构在脱离语境的情况下听信该公司供应商及投资者Robert Bosch GmbH公司一名雇员的言论,并低估了Nikola为燃料电池动力卡车生产氢气的能力;做空报告还误读了Milton关于公司电池技术“潜在进步”的言论,并错误地将被开除的首席财务官与退还Nikola One卡车订单押金一事关联起来。

Hindenburg Research创始人Nathan Anderson则表示,Nikola上周称将“逐项驳斥”做空报告的指控,却未遵守承诺,而且回应并未充分解决其提出的问题:

“在公司做出回应的几个领域中,它很大程度上证实了我们的发现,或只是提出了新的未解决问题,我们将发表详细答复。”

Electrek主编Fred Lambert也称,Nikola显然在2018年视频中虚假陈述了卡车所处的开发阶段,并在措辞上使用了欺骗性策略。公司今日回应相当于绕过了所有指控,没有正确解决或提供证据来驳斥,而且论点和论据都非常薄弱。

Lambert上周五曾质疑,通用汽车因太想在电动车领域保持相关性,以至于没有对与Nikola合作进行严格的尽职调查。通用汽车CEO Mary Barra今日表示,在与Nikola达成协议之前完成了“合理的调查”。9月8日宣布与通用汽车达成制造合作伙伴协议后,Nikola股价曾盘前大涨46%。

上周五,知名做空机构香橼研究也对Nikola发表负面看法,认为Hindenburg Research的爆料令Nikola“看上去是完全欺诈”,香橼将承担所有法律费用的一半。不过截至周一美股午盘,香橼研究还未做出进一步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