比尔盖茨近日表示,他不相信目前正在开发的疫苗在10月底前可以获得批准。

这对特朗普来将可能是一个坏消息,特朗普此前曾明确表示,在11月3日大选之前会紧急特批一种疫苗来应对疫情。

盖茨对明年年初疫苗能够上市充满信心,并表示在12月或1月,至少会有2-3款疫苗获批。

盖茨还将辉瑞公司视为最有可能率先研发成功的公司,并表示辉瑞研发的疫苗是唯一可能在10月底前获得应急批准的疫苗。

今年3月,盖茨基金会曾宣布与包括辉瑞在内的多家生命科学公司合作开发新冠疫苗。此外,该基金会还持有强生、辉瑞和默克的股票,并向辉瑞提供了数百万美元的援助,用于开发新冠疫苗。

周一,辉瑞CEO Albert Bourla表示,如果三期临床试验表现出显著的安全性和有效性,可以在年底之前分发接种。

盖茨在谈到该公司的临床试验时表示,他们确实在一期和二期临床试验中看到了良好的中和抗体滴度,因此目前疫苗充满希望。

Bourla同时表示,如果得到FDA的批准,辉瑞准备生产数十万剂疫苗。他同时补充道,该公司将在10月底之前获得三期临床试验数据,目前公司已经为疫苗研发投入了15亿美元。

上周末,辉瑞还向FDA请求扩大了三期临床试验范围,并由最初的30000人扩大到44000人。

辉瑞在研发新冠疫苗的过程中一直和德国药企BioNTech合作。美国政府曾在7月宣布,如果被证明安全有效,将向这两家公司支付19.5亿美元,以生产和交付1亿支疫苗。

该协议是作为特朗普政府为加速抗击疫情而进行的“Operation Warp Speed”的一部分签署的。

FDA此前曾告知美国各州,在11月1日就可以分发疫苗,这与特朗普的愿景一致。

但目前这种说法已经得到了一些专家的担忧,他们担心FDA会处于压力简化流程或降低标准。

虽然一些疫苗研发企业承诺不会发生这样的状况,几家领跑研发的公司也表示至今的数据向好,他们甚至不用申请紧急许可,并将走完全部流程,但这样的速速仍然受到市场的质疑。

在9月8日发表的公开信中,九家大型药企的CEO承诺,除非在完整的临床试验中证明安全性和有效性,否则不会寻求批准疫苗。在这封公开信发布前不久,特朗普试图绕过FDA的批准程序并获得快速通道对疫苗进行紧急批准。

该公开信由辉瑞,阿斯利康,BioNTech,葛兰素史克,强生,默克公司,Moderna,Novavax和赛诺菲的CEO联合签署。

此前,盖茨曾认为FDA是世界上最负责任的公共卫生机构,但现在他认为不再是了。

目前,盖茨开始不信任FDA,并认为FDA已经沦为了特朗普为追求政治利益而轻视科学和医学的牺牲品。

比较突出的一个例子是,此前FDA局长Stephen Hahn在特朗普的一场新闻发布会中,曾夸大血浆治疗新冠的作用,随后又在第二天辟谣。

并且,过去两个月来的民调显示,大多数美国人担心疫苗研发过于仓促。与此同时,特朗普却要求在11月3日大选前准备好疫苗,并表示这安全有效。

因此,目前盖茨更相信研发疫苗的公司,而非疫苗研发的监管机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