据媒体,Bilibili正计划明年在香港进行二次上市,并计划筹集资金10-15亿美元。

Bilibili于2018年在纳斯达克上市,并通过ADS的方式以每股11.5美元的价格筹集到4.83亿美元的资金。周四,Bilibili报收于每股46.60美元,仅在今年,该公司的股价就上涨了150%以上。而回港上市消息一出,Bilibili总市值猛增74亿元。

早在赴美上市之际,B站CEO陈睿曾表示,B站90%用户都在中国大陆,选择海外上市是退而求其次,如果相关规则许可,相信国内互联网公司都会选择在国内上市。

该公司的盈利模式较为多元,其中手游是其最大的收入来源。此外,Bilibili还通过直播和广告赚钱。并且该公司对版权流媒体依赖较少,绝大多数流量都集中于用户生产的内容,不像Netflix而类似于YouTube。

不过和大多数视频网站一样,B站至今仍在亏损。今年二季度,B站营收26.2亿元,同比增长70%,净亏损达到5.7亿元,同比扩大81%。此外,其MAU为1.716亿人。

2019年中,陈睿曾为B站定下目标:“三年内市值要达到100亿美元。”如今,该目标已超额完成。

多年以来,围绕B站的核心命题,一直是“破圈”。

这与互联网公司的估值方式有关。尤其是对于B站这样需要流量的视频网站,其公司的价值,本质上就是用户数乘以单用户价值。而在单用户价值增长乏力的情形下,如何扩大总用户规模,便是B站目前来说最重要的事。

曾经的B站,是国内亚文化的代名词,该网站专门供用户上传和分享ACG内容(Animation动画、Comics漫画与Games游戏),也就是广义上的“二次元”内容,因此也成为国内二次元圈层的大本营。

2014年,陈睿正式成为了B站的合伙人。B站也开始紧锣密鼓的申请视频牌照、买版权、开启游戏联运,从亚文化的后花园出发,走上了正版化和商业化的康庄大道。

B站商业化的基础是用户规模的增长。从小众到大众,B站一直在试图“破圈”。

多年以来,Bilibili一直致力于通过扩大内容服务的宽度来扩大用户群。今年8月,该公司与《英雄联盟》的拥有者Riot Games签署了一项协议,并拿下了该游戏S10全球总决赛的独家转播权。

其董事长陈睿也在电话会议中说:“B站是内容吸引用户,社区留住用户,所以B站用户增长的发动机是内容出圈。”今年2季度财报显示,生活区的内容已经成为B站播放量最高的内容,月均活跃用户达到1.72亿。

但B站在不断破圈的同时,也面临着社区文化丧失的难题。伴随着用户的增长,维护社区调性和用户体验成为B站必须面对的问题。

曾经看到这样一个故事,一名用户使用B站已有5年多,他觉得B站的氛围在发生着变化。有一次,有一个观众一直在催游戏UP主开摄像头,却连UP主最经典的视频都没有看过。他知道游戏攻略类的视频需要花费很多的时间和精力去录制和剪辑,弹幕里却一直在刷一些不相关的内容,他为UP主感到难过。

因此,如何维护好老用户的留存,让新老用户在B站上和谐共存,是B站,作为一个最初的文化社区需要去考虑的问题。

B站财报也显示,今年2季度,活跃用户数量增速在放缓,付费用户比1季度减少50万,用户月均使用时长比1季度也略有下滑。而在此前,受疫情影响,今年1季度B站的各项数据都有大幅度增长,这和第二季度的数据构成了鲜明对比。

因此,如何留住这些用户,平衡内容的丰富度与商业价值,是B站在二次上市前,若想要获得更高估值必须面对的问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