科技巨头微软本周向员工发布了一份内部纲要,称将在疫情结束后采取“混合模式”,允许所有员工每周有不到50%的时间远程办公,如果得到经理批准,员工还可以全程远程办公。

在这一最新指导原则下,微软员工可以在管理层批准的情况下移居美国其他地点居家办公,甚至可以选择在美国之外远程工作。

不过,薪酬和福利将根据未来的办公所在地调整,微软将为永久性远程工作的员工支付家庭办公室开支,但不负担迁居费用。员工可不经经理批准采纳灵活的工作时间,也可批准后改成兼职。

微软表示,硬件实验室、数据中心和现场培训部门的员工仍需返回办公室上班。选择了永久远程工作的员工将放弃分配的办公室空间,但仍可以使用办公楼内的公用场所。

微软几个月前曾告知员工,美国办公室最早要到2021年1月才能重新开放,3月以来大部分员工都被要求远程办公。但微软CEO纳德拉也承认,在家工作“有时候感觉像是在上班睡觉”,在线会议可能会使员工感到疲劳、难以集中精力。

目前在美国大型科技公司中,推特等同意员工永久性居家工作,Facebook则和微软更像,选择允许员工在获得经理批准的情况下远程办公,并将根据实际工作地点的地理位置调整薪资。Facebook CEO扎克伯格曾在5月预测,未来5至10年内有50%的该公司员工执行远程办公。

此外,硅谷科技巨头们将员工重返办公室的时间一拖再拖。

亚马逊在7月宣布,将居家办公截止日期从今年10月2日推迟至明年1月8日。谷歌母公司Alphabet的CEO Sundar Pichai也确认,将公司的全球自愿居家工作政策从今年底延长到明年6月30日,不需要到办公室就能上班的职位无需通勤。Alphabet由此成为首个将居家工作时间表延长至明年夏季的大型科技公司。

相比之下,华尔街金融巨头们显得有些“急不可待”让员工重返办公室。

9月下旬,巴克莱和摩根大通相继有员工因重返岗位而新冠病毒检测称阳性。即便如此,今年10月左右核心员工应该到办公室上班,还是高盛、美国银行、摩根大通、花旗等金融机构的目标。

全球最大资管公司贝莱德的CEO Larry Fink曾担心远程工作导致生产力和协作不足,而且有损企业文化的建设。摩根大通CEO戴蒙也称,长期的远程办公会对经济和社会造成严重损害,到办公室合作有助于员工相互配合、“引燃创造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