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高”(投资成本高、补贴电价高、建设技术与风险高)的特性是否能让海上风电达到政策下平价的要求?对于这一疑问业内出现了两种观点:一种是2022海上风电可以实现平价;另一种观点认为海上风电平价至少要5年之后。

能源“十四五”的规划预计在2021年3-4月才会形成终稿公布,可再生能源的发展毫无疑问是未来能源发展的主力军。习近平总书记提出的“2030年实现碳排放峰值、2060年实现碳中和”是中国对国际社会的庄严承诺。

但目前中国电力结构中化石能源发电的比例依然十分高。电力在中国一次能源消费中的比例也仅有不到30%。碳中和的路径十分艰难。

海上风电是可再生能源最有潜力的增长股,不占土地、发电效益好,可以解决沿海地区、以及中部用电需求,由于成本高,并不能像陆上风电、光伏发电尽快实现平价,投资成本与收益这本账该如何算,成为了投资开发者最难的课题。电价补贴决定十四五海上风电的发展,电价补贴又是由国家相关部门征集意见制定,整个产业都在期盼利好海上产业的发展政策。

海上风电成本分为三部分:设备制造、施工成本、运维服务。2020年海上风电投标价格普遍在7000元/kw。虽然受疫情影响,风电产能不足,而且还有抢装潮,但价格上涨还在可接受范围。

据一位风电业主企业内部人员透露,广东地区海上风电建设“打桩”单价就高达800万。一条施工船在6月份破纪录吊装7台风机,预计10月可打破原纪录,吊装10台。施工吊装紧缺、排期难、风机供货都处于超饱和量状态。

随着抢装的结束,施工成本和设备成本会逐渐回归理性。目前国内最早的海上风电机组基本来自西门子、歌美飒、维斯塔斯等国际制造商。但随着国内企业技术研发迅速进步,金风科技、远景、明阳智能、海装风电等企业的崛起,这一局面正在逐步改善。而且平价上网带来的成本压力,也会给业务更多动力选择国内企业的海上风电机组。

为了获取更高的发电量,海上风电机组发电容量正逐渐从4MW、5MW,向6MW、8MW甚至是10MW转变。一些国际风机制造商甚至计划投入单机20MW的风机。

一位业内人士表示:“江苏作为海上风电大基地,各类风力发电在运行测试中,4—6(6x)兆瓦风电机组无论是发电量、运行状态表现最为好,8-10兆瓦以上的机组还要看最终测试来评判,不一定是越大就越适合。”平价上网的趋势让整机商追逐大机组,但海上风电的大兆瓦机组目前还存在零部件预定困难的问题。

输电损耗与运维是另外的难题。目前海上风电项目都处于近海,在直流与交流输电方案中,一些项目规划用直流,但因环境与项目的因素只能还是采用交流输电,其损耗最高可达到5%。

海上运维服务成本也是制约平价发展的重要因素。海上环境复杂、施工复杂,普通运维船出海,费用小到几十万,高到上百万。风机故障率的提升会大大影响海上风电项目收益。

能够及时提供运维服务方案也是开发单位比较看中的。一位开发单位负责人透漏,江苏某地海上风电项目的机组在质保期内出现故障,由于运维服务不能得到保障,使得发电收益受损。目前运维服务的责任到底是由开发商还是由整机商承担,尚没有统一的定论。

目前海上风电发展制约因素很多:审批流程复杂,有些涉及军事安全方面,导致地方政府不积极;资源布局基本在江苏、广东、福建,山东等地刚刚规划布局;资源换市场大大增加了企业成本;国内施工建设能力还远远不足;风机可靠性,特别是大兆瓦机组运行时间短;当然最重要的还是电价补贴问题,如果马上进入平价,开发商失去投资动力,海上风电或许就会消失。

“目前我国海上风电还不能完全进入平价。平价上网需要整个产业协同,制造端或许可以平价,但施工建设、运维服务达不到平价也是难以实现的。”风电专家、原国电副总经理谢长军说到,“我认为海上风电的平价需要“三步走”:首先在以后项目可以统一制定0.65元的电价,给予产业过渡期,也保证海上风电产业高品质量发展;其次地方政府可以申请海上风电补贴,增加用电侧电费,2025年将国补变为省级补贴;最后,在2021年后实行退坡制,每年减少4-5 分钱,逐步实现海上风电的平价。”

本文作者:吴一,来源:能源杂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