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读:SpaceX的野心正慢慢显现,马斯克想做的从来不只是发火箭。

美国东部时间10月24日11时31分,SpaceX第15批60颗“星链”卫星搭乘猎鹰9号火箭从卡纳维拉尔角空军基地发射升空。63分钟后,60颗卫星被送入轨道,SpaceX本月的第二次卫星发射也宣告成功。

作为SpaceX的CEO和创始人,马斯克也带着他的传奇再次进入人们的视野。事实上,马斯克更为人所知的身份可能是著名电动车公司特斯拉[x2] 的CEO,除此之外,他还是一家太阳能公司Solarcity的创始人。火箭、汽车、太阳能,这三个看起来毫无关联的领域被马斯克早早以其极具前瞻性的商业眼光紧密相连,如今其协同效应也正在慢慢显现。马斯克凭借过人的眼光和谋略布下一盘大棋,而现在,他离收获的时刻越来越近了。

天才的布局也并非完全难以被旁人所窥视。早在三年前,SpaceX还未正式进军宽带市场之时,摩根士丹利就发表过研报,宣称SpaceX与未来交通行业的关联没有被投资人所充分认识。他们判定将二者联系起来的卫星通信网络有着不可估量的潜力,它使共享自动化成为可能,而共享自动化的终极目标就是所有的物品、服务、人、产品的流动都可以建立在高速可用的宽带网络上。

自动化驾驶和卫星通信网络的联接程度的确远远超乎常人想象。首先,自动驾驶的汽车每小时都会产生大量的数据,这对通信网络的传输能力和传输速度有着极高的要求,而卫星通信网络可以满足这种变革性的数据传输需求。自动驾驶每小时会产生每小时40TB数据,相当于一个普通苹果手机一千年所传输的无线数据量。[x3] [P4] 显然对于马斯克来说,利用自家的SpaceX的宽带网络来处理这些数据是不二之选。

同时,随着汽车和当代人的生活日益紧密相连,汽车成为人们度过大量时间的场所。摩根士丹利以人们当下的汽车使用程度推断,人类每年有超过6000亿小时在车中度过[x5] [P6] ,而在自动化驾驶进一步发展普及后这个数字会变成数万亿。为了提供给使用者更好的服务体验,便利车上软件更新(空中下载技术)、地图导航、路线规划等各种功能的应用,自动驾驶的汽车需要大量的数据对这些服务进行支撑。此外,数字内容传输、付费搜索等乘客在乘车途中可以用到的功能,也都需要可靠的互联网和与之相匹配的基础设施进行数据的提供。不管是在人口密集的区域还是在人口稀疏的区域,宽带网络都是被需要的,卫星可以做到这一点。

此外,共享自动化既然要求了大量数据的高效传输,数据安全也成为了不可回避的问题。在这点上,SpaceX无疑成为了特斯拉的“护城河”,其卫星通讯网络能够保证为数据的传输提供一个必不可少的安全的通信网络。[x7] 

总之,SpaceX的加持极大拓宽了特斯拉的发展路径,成功用卫星通讯网络的技术跳跃为自动驾驶的进一步发展赋能。自动驾驶模式的实现不仅需要大量的数据支持,其过程本身也会产生许多数据,而这些数据如何被及时、安全、大批量地传输就成了最关键的问题。毫无疑问,SpaceX的卫星通信网络成为了特斯拉最理想的出路。

如今,特斯拉已经是备受瞩目的上市公司,其市值也已逾四千亿美元[x9] ,跻身全球十大科技公司行列。今年特斯拉的表现尤其惊人,在7月就完成了高达238.73%的累计涨幅,是当之无愧的全球最火爆股票之一。更有著名投资人Ron Baron认为,特斯拉的市值有望达到两万亿美元。10月21日下午,特斯拉发布了2020年Q3财报,各项财务数据出奇的好,「2020年第三季度在许多层面上都是一个创纪录的季度」。

相比于上市公司特斯拉的亮眼表现,SpaceX的各项数据则较为神秘。本年度马斯克进行融资,市场对SpaceX的估值也节节走高,随着马斯克在8月的融资成功获得了19亿美元,其估值从2月的360亿美元涨到了460亿美元,SpaceX也成为了世界上估值最高的非上市公司。SpaceX正像摩根士丹利三年前所预期的那样成为特斯拉发展的重要驱动力,也同时酝酿着对其他领域的重大变革。不少投资人认为SpaceX的潜力和发展前景远远不止于此,其完全有可能达到甚至超越特斯拉的规模。

那么SpaceX的市值究竟是多少呢?

摩根士丹利在研报中给出了答案。SpaceX的总基础估值为500亿美元,悲观估值2.37亿美元以及乐观估值1762亿美元。它将SpaceX的主要业务分为了四个板块进行了严谨估值,这四块主要业务分别为卫星发射、星链、球对球,以及深空探测。

卫星发射在过去的时间里表现相当突出,马斯克不仅通过可回收火箭技术和一箭多星技术成功将发射成本降低了数倍(由联合发射联盟的2亿美元到“猎鹰9”的5000-6000万元),还实现了平均每年发射14次的成就。然而这项业务的利润率并不高,这也影响了摩根士丹利对其的估值。其基础估值为11.32亿美元,悲观估值2.37亿美元,乐观估值245.39亿美元。

通过地对地业务,马斯克希望实现一小时内在地球任意两个地方往返的目标,极大缩短人们的旅程。摩根士丹利设想其市场份额为20%(维珍银河公司占据40%),得出了86.94亿基础估值,以及174.32亿的乐观估值。

深空探测业务则服务于马斯克在2002年创立SpaceX的最初目标,即建立一个多星球的社会,使人们能够在不同星球间穿梭旅行。而星际飞船则是实现这个计划的关键,马斯克准备在2021年发射第一个商用星际飞船,在2022年将两艘货船送上火星。摩根士丹利对该项业务的分析目前集中在定性分析,并未做定量的具体估值分析。

星链作为SpaceX最主要的业务,以418.37亿美元的基础估值一骑绝尘,其乐观估值甚至达到了1327亿美元。星链也被马斯克视作与公众相关性最大的业务,而摩根士丹利认为其成功的关键则在于定价和用户终端的成本曲线。

即使据摩根士丹利的研究显示,“星链”直到2033年才会产生自由现金流,但它仍然是当前SpaceX最关键、也是最被看好的业务。该计划由马斯克在2019年初提出,他计划通过发射1.2万颗卫星将天空联结成星座,以此把信号覆盖地球的每一个角落。如今,随着一颗颗卫星稳步按计划入轨,马斯克已经将计划调整为在2027年之前发射4.2万颗卫星。

“星链”计划对于自动化驾驶而言意义重大。它可以为其V2X(vehicle-to-everything)车路协同提供高效的网络通讯平台,使其所需的大量信息传输成为可能,大大便利各项车内服务的实现。此外,“星链”在其专用的互联网星座上采取新协议,运用一种去中心化的连接网络,每个用户都具备服务器功能[x10] [P11] ,卫星能精确了解每个用户的物理位置,数据也可以在这些服务器上通过新协议自动流通,达到最佳访问与传输速度。“星链”互联网星座还采用端对端的计算机固件加密技术,目前的电脑黑客技术根本无法破解,这使信息传输的安全性得到了关键保障。

然而“星链”所改变的绝不仅仅是自动驾驶,自动驾驶只是它巨大作用下的其中一个辐射领域。“星链”计划一旦实现,整个通信领域都会由此迈入新篇章。在我们刚刚进入5G时代,放眼展望6G之时,SpaceX的卫星通信网络显然为我们开辟了一条以地面基站为基础的5G、6G之外的新思路。它利用低轨卫星实现信号的高速传输,该网络建成完善后,每个人都只需随身携带转发器就能在大海、孤岛和高山上网。如今的宇宙空间里已经有895颗由马斯克输送的卫星。相信在不远的将来,我们会体验到完全不同的通讯方式。

三年前,摩根士丹利在分析特斯拉和SpaceX的关系时得出了最终结论:我们相信SpaceX是认真地想要去火星的。卫星通信网络绝不仅仅在于将世界的各个地方联接,而卫星通信网络的最终目标则是为马斯克成功逐梦火星累积资金。

正如其所预言的那样,马斯克成功大幅降低了卫星发射的成本,并在卫星发射中收集了大量数据以优化其流程,稳步向火星之路迈进。三年蛰伏,他制定出了更确切的目标:在2022年实现火星货运任务,在2044年进行载人火星任务,在2050建成可以自给自足的火星城市。他通过SpaceX一步步拉近了火箭、火星这些看似遥不可及的名词与普通人直接的距离,当初看似“疯狂”的不被理解的宏图也逐渐变成了被人们所向往的、有实现机会的现实。SpaceX只是他颠覆的起点,我们还有更多可以期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