随着拜登被宣布当选,特斯拉开始面临着行业环境的转变。

好的一面来看,拜登对新能源的支持可能会对电动车制造商给予新的激励措施;但是,拜登对劳工、金融等监管法规严苛的执行可能会限制特斯拉的发展。

特斯拉的盈利点,可能不仅仅是卖车所得。

三季报显示,特斯拉仅凭环境监管信贷销售就创下了3.97亿美元的收入。在过去的五个季度里,该公司每个季度都凭借销售环境监管信贷得以盈利。

美国的环境监管信贷政策,和国内的新能源车积分政策类似,厂家可以把生产新能源车所获得的的额度,卖给生产新能源车没达到数量和排量要求的车企,并实现盈利。

但是,随着政策的变化,特斯拉很有可能会因为环境监管信贷销售的波动而使其财务状况面临巨大危机。

但幸运的是,拜登对新能源车的支持只会更多。在此之前,拜登曾阐述过他的新能源目标:

  • 增设电动汽车充电基础设施,在美国增加至少500000个充电站、充电桩;
  • 在美国汽车行业创造100万个新工作机会;
  • 把联邦政府用车电动化,其中包括用于邮政和其他联邦商业活动的汽车;
  • 与各州合作为燃油车制定更严格的排放标准;
  • 在电动汽车(包括材料和零部件)制造方面超过其他电动车大国;
  • 向把燃油车换成电动车的消费者提供补贴;
  • 提高有关电池研发的资金投入。

虽然拜登对新能源格外青睐,但拜登诸如加强工会等政策举措可能会对特斯拉有不利影响。

近年来,特斯拉多次与国家劳资关系委员会发生摩擦。2019年9月,加州一位行政法法官裁定,由于马斯克在一条推文中暗示如果特斯拉工人组织工会就必须放弃股票期权,因此特斯拉涉嫌违反了国家劳动法。

对此,特斯拉被命令在加利福尼亚州弗里蒙特的汽车装配厂举行一次会议,需要告知工人的权利,并说明在之前特斯拉是如何违反法律的。目前,特斯拉正在对该裁决提起上诉。

除了对工人权利的监管,对金融的监管依然是马斯克的梦魇。

在马斯克于2018年发布推文称他计划以每股420美元的价格将公司私有化之后,金融监管机构与特斯拉及马斯克都达成了和解协议。但马斯克在今年7月发推文又口出狂言,认为SEC(美国证券交易委员会,Securities and Exchange Commission)中间的字母E应该是Elon’s而非Exchange,对此SEC没有回应。

此外,汽车安全监管机构NHTSA和消费者保护机构FTC也对特斯拉的自动驾驶功能抱有异议。

虽然特斯拉以“自动驾驶”、“增强型自动驾驶”和“全自动驾驶”为卖点,但目前特斯拉并未能够为驾驶员提供完全的自动驾驶体验。

此前,负责调查撞车事故的美国国家运输安全委员会确认了特斯拉Model S和停放的消防车的撞车事故是因为其自动驾驶仪的设计缺陷。他们还发现,由于对驾驶员监控不足,最终导致了致命的Model X撞车事故,该事故导致苹果工程师Walter Huang丧生。

目前,NHTSA得知了这些调查结果,并有权发出召回通知,但调查结果没有涉及特斯拉的半自动驾驶系统,NHTSA也没有因此召回车辆。NHTSA副局长James Owen此前曾解释说,他们不希望在自动化技术发展之前就制定法规加以限制,否则会给创新和改善公路安全的新技术发展带来巨大障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