电商巨头亚马逊终于开启在线药房业务,进一步涉足医疗保健领域。Prime付费会员不仅可以两日免费送货上门,不用医保买处方药还能享受折扣,引发药店连锁和分销商股价大幅下跌。

11月17日周二,亚马逊药店(Amazon Pharmacy)正式上线,被外界誉为这一电商巨头向价值3000亿美元药店领域进军而迈出的最大一步。

即日起,45个州年满18岁的美国客户可以在线订购处方药,亚马逊Prime付费会员享受两日免费送达,非会员可选五日内免费送货,或支付5.99美元升级为两日送达。夏威夷、伊利诺伊州、肯塔基州、路易斯安那州和明尼苏达州将在未来陆续开展上述业务。

亚马逊药店提供的处方药包括品牌药和仿制药,用户可以在线购买避孕药,还有胰岛素、类固醇乳膏、控制血糖和治疗偏头痛等常见处方药,但不会提供大多数受管制的阿片类药物,也不会出售健康与个人护理商店中的维生素和营养品。

医生可以直接将处方发送给亚马逊药店,患者也可以要求CVS、Walgreens等药店连锁巨头将个人处方药记录转移到亚马逊。亚马逊称,拥有一些工具来验证医生处方的真伪,会减少潜在的欺诈行为。对用药有疑问的用户可随时通过在线自助服务或电话与药剂师联系,亚马逊还将为同时服用多种药物的客户筛选可能存在的药物相互作用问题。

亚马逊药房将接受大多数形式的医疗保险,也为没有保险的人提供买药折扣。当Prime会员不用医保买处方药时,仿制药最高可享80%的优惠,品偶药的折扣最高达40%。Prime会员还可在约5万家线下药店使用处方药折扣卡,包括CVS、Walgreens、沃尔玛和Rite Aid等,更大程度便利于急需处方药且无法等待两日送货的用户。

亚马逊曾在2018年以7.53亿美元收购了网上药店PillPack,后者建立了将处方药做成按次数服用的单独包装并送货到家的系统,今日推出的亚马逊药店部分就基于PillPack的基础设施,包括药房软件、配送中心以及与主流医保公司的良好关系等。

分析指出,亚马逊从2017年起便认真考虑进军在线药店业务,市场也一直期待亚马逊将其数字化优势和配送能力带给约4万亿美元但经常被批评低效率的美国医疗保健领域。尽管亚马逊还没有任何实体药店,但不排除未来会在旗下的全食超市和Amazon Fresh生鲜杂货商店中添加药房。而亚马逊将处方药价格明确标出的做法,带来的透明度可能会改变整个行业供应链。

亚马逊药店副总裁兼PillPack联合创始人TJ Parker表示,该业务的设计宗旨是将客户放在第一位,“我们想让人们更容易地获得药物、了解费用开销,并享受送货上门服务。”亚马逊Prime业务副总裁Jamil Ghani也称,这项新优势将为付费会员带来巨大的价值。而亚马逊CEO贝佐斯一直坚信付费会员计划Prime将是创造忠实用户的核心。

在亚马逊药店整合入亚马逊主营网站和移动应用程序后,PillPack仍将继续为客户服务,因为后者的使用人群更偏老龄化和较重症状。亚马逊也强调,购买处方药的客户健康信息存储和收集符合联邦HIPAA法案规定,该公司不会在未经许可的情况下将药房数据共享给广告商或营销商。

分析普遍认为,这项业务扩张将令亚马逊与CVS Health和Walgreens Boots Alliance这两家美国最大的药店连锁展开直接竞争,也会威胁到沃尔玛等已经在销售处方药的大型零售商的主导地位。

消息发布后,截至周二美股午盘,亚马逊股价涨0.9%,盘初最高涨1.9%。沃尔玛一度跌2.3%,但因盘前公布三季度财报利好,跌幅随即收窄至0.2%。

美国药房股普跌,美国最大的药店运营商CVS Health最深跌8.4%,跌至11月9日以来的一周低位,Walgreens Boots Alliance最深跌10.3%,也创一周新低,连锁药店Rite Aid最深跌近17%。

数字处方药折扣平台GoodRx Holdings一度跌超21%,抹去10月以来全部涨幅。药品分销商Cardinal Health最深跌9%,其竞争对手McKesson Corp跌幅扩大至7%。

也有分析认为,亚马逊推出在线药店,有利于迎合疫情“宅经济”下转向网购的消费者行为改变大趋势,但短期内很难迅速将顾客从传统药店连锁手中抢走。

一方面,依靠医保来支付药物费用的人可能会觉得要求医生将长期处方取药点变更为亚马逊很麻烦,患者也可能更喜欢在柜台与药剂师交谈,这是在线药店无法取代的优势。某些情况下,患者或需到医生办公室才能完成处方取药点变更请求,不符合疫情复发时期尽量少去医院的用户诉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