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今,海外两种发布三期试验结果的两种新冠疫苗对世界的意义恐怕不止是有望阻挡新冠疫情。这两种疫苗都采用信使RNA(即mRNA)技术,如今疫苗开发大概率成功,基于基因的技术的时代已经到来,该技术有望在将来为癌症、心脏病和其他传染病提供新的治疗方法。

不论是辉瑞还是Moderna,其开发的新冠疫苗基础技术都是mRNA技术。最近,这两款疫苗都发布了第三期试验的报告,称在预防新冠病毒感染方面的有效率达到了90%以上。

范德比尔特大学医学院预防医学教授William Schaffner说:“这是21世纪的科学。”他说,基于mRNA技术的新冠疫苗实验数据预示着该技术具有抵御未来传染病爆发的潜力。

自从新冠疫情成为全球性威胁以来,各国都在着手研制疫苗。目前,基于不同技术的近50种候选疫苗正在临床试验中。

疫苗通常需要数年才能推向市场。其中除了监管机构需要较长时间审批之外,另一个重要原因就是旧的技术所需的研发时间更长。

但是,mRNA则通过利用人体自身的分子机制来缩短时间,从本质上讲,这种技术是教会人体的细胞如何制造一种类似于病毒的突刺蛋白——突刺蛋白是病毒感染宿主细胞的关键所在——然后触发人体的免疫反应。

mRNA是细胞中的一种RNA,我们可以把它视作分子量级的工蜂,在细胞中,mRNA携带并传递DNA编码的指令,供细胞遵循。

鉴于mRNA的作用,科学家们长期以来一直在理论上认为,它可以把人体细胞转变为微型药物或者疫苗工厂。

实际上,如今利用mRNA技术开发疫苗,已经不再是科学挑战,而只是一个工程问题。医药公司一旦获知病原体的基因序列,研究人员利用目标病毒的基因序列来编程可以对抗它的mRNA,和其他旧的方法相比,这一方式耗时更短。

美国国家过敏和传染病研究所的在去年11月的《自然评论免疫学》杂志上写道:

mRNA有望成为快速灵活的疫苗平台。在掌握了基因序列之后,可以在几周内生产出mRNA疫苗。

mRNA疫苗目前有两大应用领域,传染病和癌症。

无数临床前的动物实验已经证明了mRNA疫苗对抗传染性病毒的药效。

诸多mRNA技术潜在疫苗(不只是新冠疫苗)动物实验中安全性良好,其快速制备的特点也适用于传染病爆发的灵活应对,相对简单的生产工艺也便于质量控制。目前临床阶段开发的mRNA疫苗针对疾病包括HIV,流感病毒和狂犬病毒等。

肿瘤疫苗和其他免疫疗法被认为是非常有前途的治疗恶性肿瘤的方法。

针对癌症的mRNA疫苗一般起治疗作用,而不是传统的预防作用,目的是促使细胞介导的应答,比如典型的T淋巴细胞应答,从而达到清除或者减少肿瘤细胞的目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