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著名空头机构浑水发布针对中概股欢聚时代的做空报告不到一周后,主流投行摩根大通高调上调欢聚时代目标价,预言未来12个月能涨64%。

11月23日周一,摩根大通亚太股票研究团队发布研报称,维持对欢聚时代“超配”的股票评级,并将未来12个月的目标价从130美元上调至140美元,较上周五欢聚时代收盘价高出64%。

欢聚时代周一美股早盘低开1.4%,开盘一小时后股价转涨,午盘前最高涨4.5%,但仍较上周二做空报告发布前的收盘价跌近15%,当时股价接近2018年6月以来的近两年半新高。

美股开盘近三个小时,浑水创始人卡森·布洛克(Carson Block)依旧坚称,欢聚时代就是“零”,他在社交媒体上也数次拿欢聚时代与在线教育平台跟谁学对比,上周五曾称在造假的事情上,“跟谁学是小学生,欢聚时代才是老师”。不过这一言论过后,欢聚时代股价涨幅从1.48%重新扩大至2.20%。

摩根大通的研报称,上调原因一是由于欢聚时代旗下的全球视频社交网络Bigo公司增长前景改善,二与百度宣布收购欢聚时代在中国的直播流媒体服务YY Live有关:

“自11月18日卖空报告发布以来,欢聚时代股价累跌15%,我们建议投资者进一步逢低吸纳。”

摩根大通认为,欢聚时代(2019年已改名为欢聚集团)的现金状况良好,所持28亿美元净现金占市值的40%,并在2017至2019年展现除了强大的自由现金流产生能力。公司与百度签署了国内直播业务YY直播的最终出售协议,价值36亿美元,预计于2021年上半年完成。公司还获得战略投资,并在8月10日宣布将所持3000万股虎牙股票以8.1亿美元转让给了腾讯。

至此,欢聚时代可以说是“All in海外市场”,而其依赖的海外视频社交平台Bigo业务在摩根大通眼中极具潜力。例如,2020年三季度Bigo的收入季环比增长11%,旗下较为知名的产品——直播平台Bigo Live和与TikTok对垒的短视频社交平台Likee月活用户季环比增长16%,这还没有包括印度市场,研报称这均显示了Bigo的强劲增长势头。

摩根大通预计,Bigo的收入将在2021财年同比增长45%,并实现5%的净利润率(NPM)。包括YY直播的销售款项在内,欢聚时代的净现金加投资将达到72亿美元,超过当前69亿美元的市值,也暗示Bigo估值为负数。而当YY直播业务被剥离后,Bigo成为欢聚时代唯一的主营业务,其估值折扣会不断缩小,甚至完全消除。

因此,摩根大通认为“欢聚时代的价值显然被低估了,该公司是我们中国直播行业的首选标的”。算上出售YY直播给百度的款项,欢聚时代手握的净现金有64亿美元,预计未来会通过更多的股票回购或发放特别股息等股东增值行动,来进一步推动股价表现。未来几个季度的股价催化剂还包括:Bigo收入增幅超预期,2020年底实现月收支平衡,以及地缘政治紧张局势缓解等。

与摩根大通看好Bigo不同,浑水做空报告曾称,欢聚时代旗下的业务,包括国内直播业务“YY直播”、全球视频直播全球视频直播“BIGO LIVE”,以及YY的在线交友业务,实质上都存在欺诈,而且“欢聚时代国际直播业务Bigo的造假程度和YY直播不相上下”。

例如,浑水估计Bigo有80%的收入存在欺诈,其新加坡母公司在最初四年里三次更换审计师,并在2016至2018年连续三年收到审计师的持续经营审计意见(going concern opinions);在欢聚时代完成收购Bigo几个月后,Bigo于2019年8月对其2017年财务状况进行了重大财务重述。

浑水还认为,Bigo从一开始就存在腐败。欢聚时代声称是从总裁李学凌手中收购的(李学凌是欢聚时代创始人,也是Bigo的联合创始人)。浑水称这是一个谎言,这使李学凌从欢聚时代股东那里获得了至少1.561亿美元的真金白银,实际上Bigo的创始人是欢聚时代,而非李学凌。

公开资料显示,2019年3月,欢聚时代以近22亿美元估值全资收购Bigo,公司中文名也由“欢聚时代”更改为“欢聚集团”,英文名由“YY Inc.”更改为“Joyy Inc.”。总部位于新加坡的Bigo公司成立于 2014 年,在全球直播、短视频等泛娱乐和社交领域均有布局。

从今年8月公布的2020年第二季度财报来看,欢聚集团的全球移动端月活用户为4.3亿,海外用户占比78%。旗下产品Bigo Live的平均移动月活同比增长41.3%,直播收入增长148.8%至30.63亿元,占了整个集团直播收入一半以上,超过了欢聚集团的国内业务;Likee的平均移动月活同比增长86.2%达1.5亿,而欢聚时代的国内业务平均移动月活为4120万,仅同比增长6%。

欢聚集团首席财务官金秉在财报电话会议上指出,Bigo未来将继续保持增长势头,预计全年营收同比增长目标调高至近100%。

不过当时便有评论称,海外市场仍有着太多不确定性,欢聚时代此时卖掉YY国内业务,“自断后路将宝全压注在海外业务上,可谓是兵行险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