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年环球资本市场最闪亮的星,无疑是蔚来汽车为代表的中国电动车新势力。蔚来用1年30倍的涨幅宣告,中国永远不缺商业神话,李斌这个2019年最惨的人也可以翻身。

但同时,新势力的估值已经飙升到了一个恐怖的水平,蔚来汽车荣登美国散户交易榜第一名,网友将这三家新势力戏称为电动三傻。

下面这张图计算了各家车企的销量、市值、收入(为了考虑新势力的成长性,我们选取蔚来理想小鹏的2020年预测收入和销量,和其他车企的2019年数据进行对比)。

单车销售市值是一个公允衡量估值的指标,我们看到,小鹏、理想、蔚来的单车销售市值是大众汽车的180~400倍,是特斯拉的2.5~5倍!

凭啥?同样卖一辆车,电动车就比燃油车值钱几百倍,电动车小弟比老大值钱几倍。

当然,成长股投资者可以说,我们赌的是趋势,赌的是终局,现在的销量都只是小荷尖尖,这个逻辑貌似目前也没法证伪。

我也一直在反思,击落电动三傻离谱估值的会是什么。

结果很简单:竞争格局。

聚义厅在竞争格局很重要:从鸦片想到化妆股中举过一个精彩的例子:

“根据剑桥大学的资料记载,1830年代渣甸洋行的鸦片贸易利润是百分之几百。而1850-1860年代,渣甸洋行自有鸦片贸易利润是15%,代理经销鸦片的利润是4%。

一个有着极度上瘾特征,不消费就要眼泪鼻涕满地打滚的品类,在打通上下游产业链后的利润率只有这个水平,放到现在还不如卖鸭脖子的。”

当壁垒消失,竞争格局恶化后,连贩鸦片这样的暴利生意都会变得平庸,时间的力量就是这么伟大。

而对于汽车新势力的竞争格局,最大的问题就出在:汽车的换车周期太长了,传统势力有充足的时间做出反击,从而使得竞争变得无比红海。

很多人举苹果和诺基亚的例子,说明新势力会如何在电动车的战场上把老玩家打的丢盔弃甲。

但他们忽略了一个关键的差异:汽车的换车周期在10年左右,而手机的换机周期只有2年。

苹果干诺基亚,可以打闪电战,一夕之间漫山遍野插遍红旗,因为换机周期就2年,存量客户全部给你抢走。

理想干奔驰,就算你车做的再牛,抢完存量客户也要10年时间,10年磨一剑,够老势力大举反击的了。

电动车的技术变革确实会导致创业窗口开启,但这扇窗户的面积并不大,打开的时间也不长。

正因为存在这样的商业规律,马斯克一直说特斯拉必须求快,在庞大的竞争对手彻底转身之前,这个新公司必须站稳脚跟。蔚来创始人李斌也在2018年底提出:“真正的决战在2023年。”

因为他们知道,大众、宝马、通用们或许会犹豫纠结,但一旦他们认准了电动车这个技术路线,必将投入海量资金,批量推出有竞争力的产品。目前来看,跨国车企推出相对有竞争力的电动车产品,会在2020~2022年这一时间段。

在距离位于上海嘉定区的蔚来汽车中国总部仅一公里处,有一座上海大众的全新工厂正在快速建设。这座30万辆产能的新工厂的名气远不如特斯拉在上海浦东正在建设的“超级工厂”,但技术水平毫不逊色。

从2020年下半年起,这里就会出产代表德国大众最新技术的MEB平台电动车,他们与今天大众在国内推出的朗逸、宝来等“油改电”产品相比,有着本质上的区别。

以上写的还只是外资汽车巨头这一派战力,事实上,几乎所有的科技大玩家都对电动车感兴趣,最近的新闻中已经嗅到了一股风雨欲来的味道。

11月24日,华为专家在电话会议中表示,华为定位中国的博世,以长安汽车为打手,2000人已经研发了6年自动驾驶技术。电动车已经造出来了,2021年底上市,跨界类SUV,定价20~40万,自动驾驶实现到L4级别(小鹏汽车处于L3)。

11月26日,上汽集团、浦东新区、阿里巴巴宣布联合打造全新智能电动汽车品牌“智己汽车”,创始轮融资达100亿元。

王兴曾在今年初发表过观点:中国至少有12家车企有实力参与角逐,3家央企、3家地方国企、3家传统民企、三家新势力。

12家内地车企竞争是什么概念?比手机市场竞争激烈的多的格局。而实际的格局可能更差,比如特斯拉的威压一直存在,比如即将科创板上市的威马汽车,可能成为另一匹闯入战场的黑马。

手机市场不过OV华为小米四家瓜分4亿台出货量,大几千亿的市场;而电动车市场,乐观假设替代50%吧,现在每年中国乘用车2000万辆出货量,电动车也就1万亿不到的市场,参与的玩家却有20多家,每家都背景深厚、粮草丰足。

我们在这种竞争格局下做一道简单的估值数学题吧:

蔚来汽车作为中国造车新势力老大,最新市值724亿美金,上市公司持有蔚来中国84.5%权益,倒算回来就是857亿美金,5600亿人民币。

我们按最乐观的假设,2030年电动车销量已经占50%,蔚来能卖到中国10%的电动车,那么就对应着100万辆的销量。

单车价格乐观假设为15万rmb好了,毕竟日本电产的董事长刚说10年后电动车价格会是现在的1/5,我们也不能全信。

净利率乐观假设为10%,这在燃油车历史上也属于很高的水平。

那么折算下来,2030年蔚来汽车的净利润是有可能做到150亿人民币的,如果按照传统汽车生意的拍法,只能给10倍PE,但考虑到自动驾驶、智能软件等种种故事,乐观给予20倍PE吧,对应3000亿人民币市值。

当然,现在距离2030年还有9年时间,我们如果再选取一个10%的折现率,不考虑中途的再融资(处于红海的重资产生意肯定缺钱),现在蔚来汽车的市值对应1272亿人民币。

要知道,以上我采取的全部假设都是偏乐观的,蔚来汽车会打败各个门派的竞争对手,不需要再融资,到2030年时可以舒舒服服地挣钱。

得出的结论却是:蔚来汽车跌77%才达到合理市值。

最后,我们推演下,击落电动三傻股价的会是什么催化剂。

预计从明年一季度开始,会出现三大变化:

  1. 新的电动车品牌不断推出,用户注意力被分流;
  2. 特斯拉Model Y量产,价格屠夫给予同行降价压力;
  3. 电动三傻的月度销量无法维持之前环比两位数的增长。

这些因素将共振并导致一个长达一年以上的量价双杀趋势,而股价的反应,可能会从一个极端走向另一个极端,引发另一次破圈的社会讨论。

本文来源:星辰大海的边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