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茶饮品牌蜜雪冰城持续三个多月的首轮融资终于落定。《晚点 LatePost》独家获悉,该轮融资已完成,由龙珠资本、高瓴资本联合领投,双方各自投了10亿元。融资完成后,蜜雪冰城估值超过200亿元人民币。

这也是这家成立已经23年的公司的首轮融资。

据了解,蜜雪冰城计划在A股上市,上市的筹备已到最后阶段,交表已经在倒计时中,预计年内完成上市流程。

这一轮融资竞争激烈,吸引了不少头部机构,而创始人对机构在消费品行业的影响力亦要求极高。据悉,龙珠资本最早被确认领投,而后高瓴也被选中。两个机构都派出重要负责人来争夺项目:龙珠资本的创始合伙人朱拥华,高瓴创投合伙人、新消费负责人曹伟。

除了蜜雪冰城,龙珠和高瓴两家也都是喜茶的投资人。2017年喜茶的B轮融资,龙珠独家投了4亿元,朱拥华本人也是喜茶的董事。去年,喜茶获得160亿元 C 轮融资,由高瓴资本领投。

蜜雪冰城、喜茶都是新消费潮流中,最引人瞩目的新茶饮品牌。但二者的发展线路指向两极。

成立于2011年的喜茶有约700家门店,近一半分布在北上广深(安信证券统计)。去年3月,就已传出喜茶将登陆港股的消息。C 轮融资后,其估值超过160亿元。

成立于1997年的蜜雪冰城有一万多家门店,几乎都在一线城市外。它始于郑州,这个在2020年上榜 “新一线” 之前都带着 “二线” 标签的城市。与高频现身一线城市核心商圈的喜茶,以及立足长沙火遍全国的茶颜悦色相比,估值200亿元的蜜雪冰城虽是最重要的新茶饮品牌之一,却低调许多。

“蜜雪冰城” 品牌的产品价格都在10元以内,是喜茶的三分之一,最便宜的甜筒只要2元。创立于2017年的子品牌 “幸运咖(Lucky Cup)” 一杯美式卖5元。用创始人之一,现任董事张红甫的话说,咖啡就是一种饮料而已,不是奢侈品。2008 年时,他曾以雀巢浓缩咖啡粉、白糖、奶粉为原料,卖一杯一元的自制咖啡。

价格低不仅是因为下沉,也因为蜜雪冰城整合供应链的努力。它在郑州的自建工厂,能产出饮品所需的所有原料。同样是水果茶,蜜雪冰城选择的是适合长距离运输且不会腐坏的橙子,由此降低损耗率和流通成本。

《晚点 LatePost》了解到,蜜雪冰城创始人有三位,是一家三兄弟。品牌最初由大哥成立,而后由张红超、张红甫两人接手。天眼查显示,去年12月公司架构调整后,董事长和总经理均由张红超担任。

张红甫是三人中年龄最小的。熟悉他的人评价他是一个干劲足、非常热情,同时极具表达欲的年轻人。他累计发表了15.5万字日记,其中有一篇三千多字的反思。当时他还是公司的总经理,依张红超的意见巡店。在目睹加盟店后厨的违规操作后,他在返程的路上对员工说:“不要叫我张总,我不配!”

融资和上市计划表明,这家草根品牌,要开始大举扩张了。

本文作者:陈耕,文章来源:晚点LatePost,原文标题:《晚点独家 | 蜜雪冰城首轮融资结束,估值超200亿,计划今年IPO;极兔速递日单破2000 万单;造车新势力 2021 产品计划》,华尔街见闻有所删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