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里巴巴今日宣布,淘宝再度成为央视春晚独家电商合作伙伴。

阿里表示,今晚8点开始,一共会送出4轮福利。只要根据央视春晚主持人的口令,打开淘宝APP参与活动,就有机会被清空购物车,最高可领49999元。春节期间,淘宝还将发出至少20亿电商红包,送出2021个牛年纯金币。

此外,在春晚期间,打开淘宝APP点击首页的活动入口,消费者还可以半价抢千足金条、iPhone 12、大屏电视等优质商品。

这是淘宝连续第二年成为央视春晚独家电商合作伙伴。大年夜边看春晚边刷淘宝等清空购物车,已经成为“保留节目”。

像阿里这样的互联网公司投入到一年又一年的春晚红包互动权的争夺中,核心在于,这些互联网时代的流量捕手们熟知,每一个流量、每一份注意力都弥足珍贵,且具备商业价值。

最早将春晚与互联网公司联合到一起的产品,是微信。2014年微信推出微信红包,抢红包活动,吸引超过800万人参与。一年后的2015年春晚,微信登上舞台,以摇一摇推广微信支付和微信钱包,开创了春晚新玩法。

而从2015年开始,所有的春节红包活动都由互联网公司包圆。

互联网公司参与发红包这件事,说到底是看重了春晚巨大的流量池。互联网公司希望通过这场注意力最集中的场合,给老用户和新用户上一堂培训课。

统计显示,2015年,微信发出5亿元红包,春晚微信摇一摇互动总量达110亿次,微信钱包绑卡用户突破2亿,仅依靠一次策划和几个小时的晚会,就完成了支付宝8年时间才勉强完成的业绩目标。

一年之后,支付宝为了强化支付平台的霸主地位,重金拿下央视春晚红包互动权。据央视广告中心主任透露,这次春晚花费的成本,比上一年增加了五倍。这一次,支付宝创新玩法咻一咻红包,发出8亿红包,吸引3245亿次参与,虽然此举丝毫未撼动微信在社交上的地位,却很好地遏制了微信支付咄咄逼人的攻势。

2019年,已在互联网大混战中日益衰微的百度首次参加春晚,意在推广自家的手机百度app。最终百度发出9亿元现金红包,全球观众参与互动量达208亿次,而当晚百度app日活从1.6亿直接跃升至3亿。

只不过,这份春晚红包也并非想发就能发。

2017年,得到app创始人罗振宇前往央视广告部,想要在春晚给得到app做个广告。但他被回绝了。广告部的领导告诉他,互联网公司上春晚标准很简单,需要日活过一亿,不然春晚广告出来的瞬间,服务器就会崩掉。事实上,哪怕是淘宝,在此前赞助春晚红包活动期间,也出现了数次宕机。

负面缠身,也可能对春晚赞助商的资格有影响。

2021年央视春晚红包的赞助权,原本已在2020年9月归属于拼多多。按照原计划,拼多多将在春晚五个小时内发出14亿元红包,主要目的是宣传拼多多品牌和社区团购“多多买菜项目”。拼多多的2020年很风光,市值从百亿美元迈进了千亿美元,又快速升至两千亿美元。

但在2020年年末,拼多多相继发生了员工意外死亡、自杀、过劳加班、劳资纠纷问题,将这家公司挡在了春晚门外,红包合作伙伴在1月中旬被临时更换为抖音。抖音计划发20亿元红包,用来推自家新上线的抖音支付,希望降低对微信和支付宝的依赖。

在这场全民狂欢中,谁将是最后的赢家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