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来自全天候科技,阅读更多请登陆www.awtmt.com或华尔街见闻APP。

作者|端木   编辑|慕容

6月3日,“第九届中国网络视听大会”在成都正式拉开帷幕。

这场云集了如今长短视频霸主的会议,现场气氛出人意料的火爆,高管们不再一本正经地宣读演讲稿,而是借着此次机会来了一场别开生面的“团战”。

首先抱团出战的是国内长视频三大霸主爱奇艺、优酷和腾讯,他们统一将矛头对准了部分短视频平台,从版权和内容两大方面展开攻击,现场气氛一度达到了高潮。

踩在风口上的短视频平台,自然也不甘示弱,被指责后选择了迎头反击,给这场“口水战”再添几分热度。

看到曾经因为视频版权打得不可开交的爱优腾三家,如今却像是家人一般抱团连环出击,场面十分罕见。不难想见,短视频平台对长视频网站的冲击有多大。

如果将现场几位大佬的发言进行分类,其中一个争议的焦点就是短视频网站内容盗版问题,首要攻击对象——B站(哔哩哔哩,简称“B站”)。

哔哩哔哩董事长CEO陈睿先于爱优腾三家发言,保持着会议一贯地严谨、严肃风格,汇报了B站目前的成绩:35岁以下月活用户比重达86%,新增用户的平均年龄20.2岁;日均视频播放量达16亿次,内容品类高达7000多个,91%的视频由up主创作。

“傲人”的成绩并没有给B站带来太多“掌声”,和谐的场面也在此戛然而止。

首先出战的是阿里影业董事局主席兼CEO、优酷总裁樊路远,他用调侃的语气说“从我这开始,就是难兄难弟的发言了”,一句话引得全场大笑。他甚至放低身段,称:“现在叫‘B站大哥’,因为B站大哥市值是我们爱奇艺大哥+腾讯(视频)大哥+我(优酷)打个七折,加起来比我们还要高。”

从后面的讲话来看,樊路远喊B站大哥的行为也颇有意思。他在发言中鼓励各方打击视频侵权行为,认为“打击侵权就是鼓励原创”,并希望全社会像打击酒驾一样打击侵权。

接着,樊路远直接点名B站:“我们希望B站能一直把原创短视频当做自己的主要发展目标。”话落,现场气氛迅速达到高潮,不少人发出了哄笑。

战争到这里远没有结束。“交接棒”到了之后上场的爱奇艺创始人兼CEO龚宇手里。

接过樊路远的话茬,龚宇的言辞保持着一贯的温和礼貌作风。

龚宇将视频侵权行为分为了“硬侵权”和“软侵权”两种,前者主要指内容切条搬运,后者就是常见的视频内容二次创作。

为了帮助更多人理解二次创作涉嫌侵权的原因,龚宇还特别解释道:“二创(二次创作)就是用没授权的东西,加上自己的东西,掩盖盗版的本质。

类似二创视频的例子层出不穷,如:用4-9分钟将一部电影彻底解说清楚了,一场90分钟的足球比赛用几分钟呈现进球瞬间等。

虽然龚宇并没有直接点名涉及二次创作内容侵权的平台,但前有陈睿和樊路远的发言,龚宇此番主要针对的平台也就不言自明。

不过,两位大佬的发言迅速引来了网友反驳。一类网友直指长视频平台涉嫌综艺侵权,另一类网友则以“B站没有广告”、“90分钟的完整版88分钟注水有什么看的必要”来抨击长视频平台广告泛滥、内容注水严重等问题。

网友评价龚宇言论

最后出场的腾讯副总裁、在线视频首席执行官孙忠怀似乎对舆论走向早有预料,他在会上也呼吁长视频平台尽快改进注水现象。

孙忠怀表示,现在长视频内容注水越来越严重,每个制片团队为了赚钱,尽可能把内容撑长,用户没耐心看,倍速观看的用户比例正在逐年攀升。

但这只能算孙忠怀发言的一个部分,更精彩的内容还在后面。

作为长视频网站代表,孙忠怀延续了爱奇艺和优酷的主旋律,从内容质量出发,抨击短视频平台。只不过,这次他炮轰的对象换成了——抖音等短视频平台。

在他看来,部分低智、低俗化的短视频内容会长期影响用户心智,在繁荣的(视频)市场背后仍有不少低俗糟粕的内容、博取关注的短视频内容,这些内容的广泛传播消耗了用户大量时间。

对这些视频内容,孙忠怀总结了几个特点:简单、洗脑式重复,潜移默化冲击用户观念、拉低用户心智;尤其对心智未成熟的青少年造成了很多不良影响。

事实上,这类短视频在各大平台数不胜数,但孙忠怀后面的话指向性就比较明显了:“个性化分发太厉害了,你喜欢猪食看到的就全是猪食,没有别的了。

这番犀利的言辞、低俗的比喻,激发了网友的热烈讨论,并形成了两大阵营。大部分网友在相关新闻微博评论区纷纷表示赞同,称“非常有道理”;也有网友指责腾讯一边拿用户心智说话,另一边自己的短视频产品存在违规行为。一时间,网络舆论争论不休。

网友评价孙忠怀言论

被推上舆论风口浪尖的抖音也没有坐以待毙,孙忠怀讲话后不久,一位微头条认证为“字节跳动副总裁李亮”的用户发文反击,称:“这位高管可能并不知道,号称已经拥有数亿用户的微信视频号,是目前唯一一家没有按要求上线‘未成年模式’的短视频平台。”

字节跳动副总裁李亮发言

李亮还指出“腾讯自己大力发展短视频同时,一直在攻击短视频行业”,大有说腾讯“又当又立”的意思。

腾讯主营的游戏业务也成为了李亮反击的盾牌,他用了两个例子来说明,腾讯通过报告对外传达“游戏对未成年无害,有害的是短视频”,高举“科技向善”大旗。

有意思的是,李亮在文末还配上了一张意味深长的图片。

“第九届中国网络视听大会”仍在继续,而这场大佬间的“口水战”已经暂时告一段落,只留舆论发酵。

虽然不知道爱优腾连环追击的“打法”事先有没有商量好,但能在公开场合将矛头共同对准短视频平台,让人不得不疑惑短视频对长视频的冲击已经这么厉害了吗?

中国网络视听节目服务协会近日发布的《2021中国网络视听发展研究报告》(简称《报告》)显示,截至2020年12月,中国网络视听用户规模达9.44亿,较2020年6月增长4321万;2020年泛网络视听领域市场规模为6009.1亿元,较2019年增长32.3%,增长的主要来源是短视频和网络直播。

疫情似乎并没有影响到短视频行业的发展,该行业反而迎来了快速增长。《报告》显示,从2020年6月到2020年12月,短短半年时间,短视频用户就从8.17亿增长到了8.73亿,超过综合视频(7.04亿)、网络直播(6.17亿)和网络音频(2.82亿)。

短视频抢占的并不只是用户规模,也在很大程度上吸引了用户的注意力,一个可以反映的指标就是——用户日均使用时长。

根据《报告》,截至2020年12月,短视频平台,用户日均使用市场达到120分钟,综合视频、网络直播和网络音频分别只有97分钟、60分钟和59分钟。

要知道短视频时长大多在15秒、1分钟或3分钟,最长大约也是15分钟,而长视频平台内容动辄40分钟、1小时,用户在短视频平台停留时间更长,可见短视频内容的威胁性。

而这些短视频平台内容大多为UGC(User-generated content,用户生成内容 )内容,如龚宇所说,这些内容创作者大多是将长视频内容精华部分剪辑后发布到短视频平台,无形中对长视频内容就是很大的冲击。

毕竟,二创内容目前基本不支付版权费用,而长视频网站的剧集、综艺、电影和赛事等内容都需要花费大笔版权费用。

公开报道称,爱奇艺独播剧《琅琊榜》第二季版权费高达6亿元;优酷仅《长安十二时辰》一部剧版权费就达到7亿元;腾讯视频当年为了拿下《如懿传》,据说单集签约价更是达到1450万元,如果按照百度显示的87集计算,总版权费用超过12亿元。

目前,爱优腾三家都还处于亏损状态:财报显示,2021年一季度,爱奇艺运营亏损10亿元;由于目前仍未上市,腾讯视频只在2020年初透露过,公司2019年全年营运亏损在30亿元以内;阿里则宣布2020财年数字媒体及娱乐业务经调整EBITA(息税前利润)亏损收窄至61.18亿,其中一个原因是优酷亏损减少。

内部面临亏损压力,外部短视频借着无版权内容肆意生长,长视频平台的“抱团”也就变得理所当然了。

风险提示及免责条款

市场有风险,投资需谨慎。本文不构成个人投资建议,也未考虑到个别用户特殊的投资目标、财务状况或需要。用户应考虑本文中的任何意见、观点或结论是否符合其特定状况。据此投资,责任自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