据美国证券交易委员会披露文件,亚朵酒店递交美股IPO申请首次公开发行美国存托股票(ADS),代号为“ATAT”,中金、美银和花旗为联席保荐人。

这份文件没有说明将发行多少美国存托股票,也没有说明价格区间。但据CNBC,亚朵酒店的估值达到了20亿美元。

2020年,尽管受到新冠疫情影响,亚朵仍实现营收15.67亿元人民币,与2019年基本持平,并实现净利润0.38亿元人民币。随着国内疫情得到有效控制,公司2020年Q4所有酒店(政府征用中或临时关闭的酒店除外)的RevPAR为329.4元人民币,已超过2019年同期水平。

值得注意的是,亚朵酒店于今年3月同中金公司签署上市辅导终止协议,在历经约21个月后的上市辅导后,亚朵酒店的A股上市计划正式终止。按原计划,亚朵酒店的上市辅导于2020年4月全部完成,后将正式冲击创业板。

为啥上市之路这么坎坷,旅界认为,战略失误、盈利模式不清晰是主要原因。

此前,亚朵酒店曾推出“IP战略”,通过“酒店+人群+IP”的模式打造更高的知名度。但事与愿违的是,IP战略下,亚朵酒店开店数量正在被竞争对手们远远抛离。曾自信在中端酒店市场稳占一席的亚朵酒店被冷冰冰的数字挤出了第一、第二乃至第三梯队。尽管仍有人将它归入中端酒店“四小龙”之列,但无论从融资、开店数量还是上市等层面来看,亚朵掉队都是一个严酷的事实。

旅界认为,亚朵当下困境在于资本想象空间实在有限,开店数量过少只是一方面,盈利模式不清晰也颇受诟病。此前据媒体报道,亚朵整体的非客房收入占比在20%左右,这笔收入看似还不错,但这是建立在亚朵牺牲餐饮收入的基础上获得。但从其他同类酒店收入来看,文旅部数据显示,2019年餐饮收入占星级酒店营业收入的42.49%;客房收入占营业收入的38.19%。

亚朵的收入体系看似标新立异实则并不健康,毕竟越是一线城市餐饮收入占比愈高,从2019年全国各地区经营情况看,北京星级酒店餐饮收入占比49.71%,客房收入占比26.84%,广州、上海则分居二、三名。同时,亚朵打造“第四空间”这样的生活方式场景成本不低。

值得注意的是,或许是受限于人员、资本的薄弱,亚朵酒店的市场口碑也在变差。

上市之前,眼下摆在CEO耶律胤面前的是一个必答题,IP化战略下如何加快开店步伐并增加多元化收入。而在回答这个问题的同时,耶律胤还需要思考另一个影响深远的问题:如何挽回年轻消费者的心。

风险提示及免责条款

市场有风险,投资需谨慎。本文不构成个人投资建议,也未考虑到个别用户特殊的投资目标、财务状况或需要。用户应考虑本文中的任何意见、观点或结论是否符合其特定状况。据此投资,责任自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