低空经济的火热,让原本谨慎的投资者们愿意拿出真金白银躬身入局,与制造商们一起搏击万亿新蓝海。

6月11日,华尔街见闻独家获悉,沃兰特航空完成了“亿元级”的A++轮融资,本轮由启赋资本领投,南山战略新兴产业投资、敦鸿资产跟投,老股东微光创投持续追加。

这是自2021年6月成立以来,沃兰特第六次获得投资者青睐。就在今年,沃兰特获得了三次“亿元级“投资,几乎以“每月一轮”的速度快速吸收着一级市场的资金。今年3月完成由鼎晖百孚、自贡创新资本领投,老股东青松基金、明势资本追加的亿元A轮融资;4月,又再完成亿元A+轮融资,由华强资本领投,晶凯资本跟投。

几轮融资中,知名VC/PE机构、券商,乃至地方政府基金等都对沃兰特相继出手。其中腾讯背景的微光创投与雷军旗下的顺为资本分别在其种子轮、Per-A轮时就已入场,并且在持续加注。

放在当前融资环境下,沃兰特的融资速度令行业不少玩家艳羡。有机构人士向华尔街见闻透露,eVTOL行业在中国大概有40家制造商入局,但玩家之间出现明显分化,“头部公司Term Sheet(投资条款清单)‘拿到手软’,尾部公司则面临投资者一系列关于持续经营的质疑”。

“今年以来,有近百家投资机构和二级券商前来调研”。沃兰特航空高级副总裁黄小飞透露,由于接待压力过大,公司不得不租下更大面积会议室,且每周抽出一个下午进行集中路演。

同时在地方政府的推动下,国资的热情也十分高涨。沃兰特内部表示,今年两会后的两个月时间里,公司密集接待了近百座城市招商引资团队或国有背景的基金。黄小飞直言,“有地方政府甚至愿意出资3-5亿元吸引其搬迁总部”。

能够吸引投资者持续投资,在于沃兰特业务上快速的进展和突破。

沃兰特方面指出,过去三年,其已掌握了机身结构设计与强度评估、气动布局与流体仿真、飞控控制律的开发与验证、多余度系统开发与安全性评估、能源与动力系统散热设计等eVTOL研制中的大量关键技术。

据悉,其首款产品VE25,采用复合翼架构,起飞重量2.5吨,可搭载1名驾驶员和5名乘客,是目前世界范围内起飞重量最大的载人eVTOL。

沃兰特目前的商业化进展不错。黄小飞透露,其已与南航通航、华夏飞滴科技、亚捷航空集团、若尔航空工业等七家企业签订战略合作及意向订单700余架、意向订单金额150亿元。

资本、航司纷纷递来橄榄枝的背后,是沃兰特手中的王牌--“航空业天团”。

上述机构人士向华尔街见闻指出,入局早、团队实力强是沃兰特得以“出圈”的关键因素。“如果是外行跨界去做(eVTOL),哪怕表面上看上去进度差不多,但实际上会差得很远”。这一点,在研发、审核的核心环节有着显著体现。

黄小飞向华尔街见闻透露,目前eVTOL行业一个需要逾越的重要关卡是适航核定,需要大概5年时间,已布局3年的沃兰特预计还需要约两年就能完成,公司也培养了一些民航局的委员代表,可以代表局方审核、批准,保证审查工作顺利进行。

“如果团队是从其他行业转型而来,可能需要更长”。黄小飞“凡尔赛”地指出,公司核心成员来自中国商飞、空客、GE、霍尼韦尔等头部航空企业,这是其最大的优势,制造方面参与过C919、CR929等客机的研发。

在黄小飞看来,沃兰特拥有来自业内最为豪华、完备、专业的团队,这意味着其能充分、高效地利用投资人的资金。他透露,本轮A++融资将用于继续推动VE25 X1验证机试飞、试验,产品机AC101研发与制造,加速型号发展以及开拓商用客运市场。

启赋资本创始人傅哲宽直言,沃兰特有希望成为国内最早完成商业闭环的eVTOL企业之一;此前两轮的投资的青松基金创始合伙人董占斌则指出,“两年前我们就认为,沃兰特有机会成为国内最早拿到客运级适航认证的eVTOL厂商”。

而沃兰特的崛起,可一窥这个正快速“起飞”的万亿级赛道。

“5分钟飞20公里、单座成本 60 块钱,一公里 3 块钱已经跟打车的成本差不多了”,黄小飞向华尔街见闻表示,由于原先壁垒极高的发动机和航空材料被电机和复合材料取代,低空飞行领域,飞行器的安全、效率、成本都有着十倍优化空间。

中国民用航空局原副局长李健预测,低空经济的体量大致是高空经济的3.2倍,中国现有民航高空运输网络的经济体量为17万亿元,测算下来低空经济的体量能达到50万亿元。

放眼国内,能有如此巨大体量、有较大发展空间的产业不多,这对中国而言或许是一个弯道超车的机会,eVTOL由此被视为“解锁低空经济最大增量中的关键变量”。

三年六轮融资,投资者、地方政府对沃兰特的持续押注,让沃兰特趁着市场火热,加速崛起。它也有望成为行业里新的独角兽,在这条万亿级的赛道里狂奔。

 
风险提示及免责条款
市场有风险,投资需谨慎。本文不构成个人投资建议,也未考虑到个别用户特殊的投资目标、财务状况或需要。用户应考虑本文中的任何意见、观点或结论是否符合其特定状况。据此投资,责任自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