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来自华尔街见闻旗下“全天候科技”,悦读更多请登录www.awtmt.com 或关注微信号“全天候科技(ID:iawtmt)” 。

本周,科技圈冰火两重天。Facebook因数据泄露丑闻被推上风口浪尖,扎克伯格重压之下终于公开做出回应;币圈大佬徐明星有点烦,OKEx因陷操控交易危机被投资者上门围堵;马化腾喜迎“丰收”,深度解读腾讯财报;不过,腾讯财报中潜伏的危机以及其最大股东Naspers减持引发腾讯股票下跌;贾跃亭再度上演绝地求生,媒体报道称, FF91融资5.5亿美元已到账,推动FF91开工量产;车和家李想拿下30亿元B轮融资,并“联姻”滴滴达成战略合作,剑指智能出行。

一起来看看本周热门人物具体经历了什么。

北美州漫长的寒冬已接近了尾声,坐拥20亿用户的社交巨头Facebook在近日却深陷数据泄露风波。从上周五(3月16日)被媒体曝光此事后,仅两个交易日Facebook的市值就蒸发超过600亿美元。

3月22日,Facebook公司CEO马克·扎克伯格(Mark Zuckerberg)终于打破沉默,在Facebook个人主页上公开向全平台用户“认错”,并称“我们犯下过错误,必须担起责任,做好我们该做的。”

在确信类似事件未来不会重演的同时,扎克伯格表示将致力于完善用户数据的保护体系。

根据公开信内容显示,数据泄露事件源于2014年,当时在该平台运营的一款应用通过授权请求,获取约三十万用户的授权,通过授权用户的关系网络搜集了数以千万计的个人隐私数据,并于2015年违规将数据转交给了Cambridge Analytica。

尽管当时Facebook就已封禁了该应用,并勒令CA将违规数据删除,随后对平台隐私政策大幅改版,取消了类似大规模的应用数据访问权限,但CA在提供证明的同时并未如实删除数据,并涉嫌滥用数据操控政治选举,直至上周丑闻遭媒体曝光。

在扎克伯格代表Facebook发布了声明之后,来自罗德岛州的政治家大卫·西西林(David Cicilline)表示:“这样一个声明无法平息整个事件。马克·扎克伯格需要在国会前进行作证。”

同时,在短短的数日内,“泄漏门”事件也急剧升温,舆论风波迅速蔓延至Twitter等社交平台,大量Facebook用户表达了对于自身权益被侵犯的不满。

有网友指出,对信息泄露事件进行调查听上去是一件好事,但是Facebook很难彻底解决这个问题。在信息已经泄露的情况下,所有一切补救工作就都已经太晚了。

美国主流媒体也罕见统一枪口,无论是《纽约时报》,还是Techcrunch,都对Facebook官方回应太晚、内容太少的情况大力抨击。

甚至特斯拉董事长兼CEO、SpaceX创始人兼CEO伊隆·马斯克(Elon Musk),也加入了这场围剿,数日后,特斯拉和SpaceX的官方账号(两个账号共有超过500万粉丝)都从Facebook上消失。

针对此事,3月22日,奇虎360董事长周鸿祎发表了千字长文,文中指出,“这次Facebook的遭遇,是一次网络安全事件,但我认同Facebook首席安全官的观点,事件中出现的问题,‘不能视为技术层面上的漏洞’。”

在全球化大数据的当下,数据泄漏并非个例,据彭博社的报道称,Uber就曾在2017年11月发现,黑客曾窃取了Uber来自5700万名乘客和司机的信息。

如何收集保护用户隐私信息数据,是当前互联网公司亟需关注的重中之重,而全球巨头的失利,无疑也为国内相关行业敲响警钟。

作为市值超过5000亿美金的全球第五大公司,企鹅帝国在近日交出的成绩单同样没让人失望。

3月21日,腾讯发布了2017年第四季度及全年财报,其中显示,Q4期间,腾讯营收人民币663.92亿元,同比增长51%;经营盈利257.24亿元,同比增长85%。2017年全年录的总收入2,377.60亿元,较去年同期增长56%,净利润724.71亿元,同比增长75%。财报数据证实:腾讯依然是一家超级赚钱的好公司。

马化腾在业绩会上表示,“腾讯将继续增加于视频、支付、云、人工智能(AI)及智能零售等领域的投资,这将会在短期内对盈利有些影响,但预计这些投资将成为长期增长的主要动力。”

腾讯之所以继续加大这些板块的投资布局,其去年的投资收益做出了很好的解释。根据财报显示,此前腾讯投资了易鑫、众安、搜狗、阅文集团等独角兽公司,成功实现201.4亿元的其他收益,远高于去年的35.9亿元。

不过,外界依然从腾讯漂亮的财报中看出隐忧。游戏业务是一直是腾讯财务增长的主要倚靠之一。2017年四季度,腾讯最仰赖的网络游戏业务出现环比下滑,游戏业务期内收入243.67亿元,虽然与2016年同期比增长了32%,但较2017年三季度环比下跌9.2%,这也是自2015年第二季度来的首次下跌。

游戏收入下滑,或许与《王者荣耀》的日活下降有关。在腾讯的热门游戏《王者荣耀》收入开始下降之际,外界将密切关注该公司管理人士透露的任何新游戏计划。

另从增长空间看,行业人士分析称,“腾讯未来进一步扩大自己的游戏业务份额已不易。”据全球游戏市场情报公司Newzoo的报告显示,2017年全球游戏玩家花费7078亿元 ,其中,中国游戏行业的整体营收为2189.6 亿元。而腾讯2017年的游戏收入为978亿元,也就是说腾讯游戏目前已经占据了中国游戏市场44%的份额。

腾讯财报发布后,外界不乏对其发展表达隐忧的声音;加上腾讯大股东Naspers的减持,腾讯本周股价被阴霾笼罩,出现一定幅度的下跌。

美国时间3月20日,贾跃亭在FF动员大会上宣布,FF已经成功融资15亿美金,其中5.5亿已经到账。此外,FF汉福德工厂已经正式动工 ,所有的长周期生产设备都已经下单,FF91将在2018年底前交付。

同时贾跃亭也提到,FF正在通过归巢计划,将原有的顶尖人才招募回来,并且FF此前承诺的员工股权激励也将立刻落地。

FF的人才招聘不仅限于国外,据腾讯财经报道,FF已经在国内启动大规模招聘计划,其在国内的关联企业睿驰智能汽车有限公司也于2018年2月12日,在广州市南沙区注册成立。

而该公司的全资控制股东系注册在香港的SMART MOBILITY (HONG KONG) HOLDINGS LIMITED,对应的曾用中文名叫法法汽车生态(香港)有限公司(下称“FF香港”)。该公司还是FF中国的控股股东,持股95%。

这也就意味着,睿驰汽车与FF中国为兄弟公司,同时受控于FF香港。

如今,FF似乎也已经从之前的高管离职、融资“虚假”风波中走向正轨。在演讲最后贾跃亭还表示,“像我们这群疯狂的人,能把不可能变成可能。我们绝不会在FF说‘no way’,我们总是会找到解决方案”。

不过,未来贾跃亭和他的FF能否绝地求生实现翻盘尤未可知。

3月22日,车和家创始人、董事长兼CEO李想与滴滴出行创始人、CEO程维的牵手合照刷爆朋友圈。

在当日,车和家方面宣布完成30亿元B轮融资,由经纬中国、首钢基金旗下新能源基金领投,老股东银泰集团、源码资本、蓝驰创投、明势资本、泛城资本等机构跟投,泰合资本担任本轮融资的独家财务顾问。目前车和家累计融资额达57.55亿元人民币。

同时车和家还与滴滴达成战略合作。双方将组建合资公司,为共享出行场景定制生产智能电动车,未来还将在智能网联、自动驾驶、智能化车队运营等领域展开合作。

“车和家与滴滴的合作,首要目标是打造汽车3.0时代的产品,专门为未来出行从零开始量身定做的智能电动车。”李想表示。

从目前市场来看,滴滴如果想要进一步扩大其出行版图,就必须弥补在中短途智能电动车布局的空缺。

如今两者展开合作,未来滴滴也很有可能会成为车和家的销售终端。据公开资料显示,2015年7月开始,车和家一直致力于打造全新智能电动交通工具。其中满足1~2人短途出行的SEV(Smart Electric Vehicle)产品已经于2017年8月21日,在第一基地试生产下线。显然车和家在智能电动车的生产中有着自己的先发优势。

不过值得注意的是,2018年,互联网造车新势力已经进入量产或准量产阶段,也是互联网造车生死存亡的关键节点,目前车和家满足家庭用户中长途出行需要的SUV下半年才能发布。

即使车和家拿到了融资并且与滴滴联姻,但李想仍旧面临着不小的压力。在被媒体问及最恐惧的事是什么?“排在第一位的,是产品没人买。”李想坦承:“坦白来讲我们只有一次出牌机会,如果一次不成功,其实再也没有出牌的机会了。哪怕融到钱都没有用,因为供应商就不会再跟你玩了。”

本周, OKCoin位于北京上地群英科技园3号楼的办公室再次被堵。

根据界面报道,截至3月22日,前来该公司维权的人已经从20号的6人增加到16人。在一个名为“网安警务室”的房间,OKCoin的员工不厌其烦地做着登记工作。

“不见到他(OKCoin的创始人徐明星)我们是不会走的,不是逼急了也不会出此下策。”来自宁波、沈阳等地的维权者们表示。

事实上,3月16日,OKCoin已经面对过一批组团维权的用户。同样也是遭遇了定点爆仓、强制平仓等诡异的交易过程,用户财产的莫名损失,使得矛头直接指向了平台的交易资质。

3月17日晚,相关监管部门介入。徐明星于3月18日一早赶到公司与维权用户代表进行谈判,当天中午12点,维权者们撤出了OKCoin的办公地点。

其中一位维权者在3月19日将自己的微博名从“OKEx罪人徐明星”改成了“期货合约老手”,3月22日,这个账号晒出了一叠人民币和两张银行卡的照片,并称“终于可以去旅游了。

不过在此后,面对接连不断的维权事件,徐明星选择了不再出面。而从3月16日到3月21日一直保持官方层面缄默的OKEx,于3月22日正式对外发表了声明称,“平台上的比特币虚拟合约业务不属于传统期货,公司也不会响应任何以非法名义要求补偿投资损失的诉求。”

针对此事件,北京市炜衡律师事务所周浩律师曾对媒体表示,“OKEX推出的这种合约兑换业务涉及了杠杆交易、周月季度交割、保证金、强制平仓等规则,其实就是一种变相的期货交易,但要想在国内维权,还是要证明OKEx的实质经营地点在中国。”

但早在2017年9月,央行联合七部委发布《公告》宣布ICO是非法融资行为,包括OKCoin 、比特币中国、火币在内的交易所已纷纷停止国内交易业务,转向海外市场。

甚至徐明星还在今年2月辞去OKCoin高管职务,公司海外业务和旗下OKex交易所由海外团队全面接手,徐明星本人只负责区块链技术项目OKChain 研发和应用,以此与ICO 撇清关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