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现金贷南洋淘金的隐秘江湖
张吉龙发表于2018年10月31日 17:298288人阅读
摘要: 东南亚尤其是印尼成为中国现金贷公司淘金的圣地,印尼数百家现金贷公司中,中国公司占据相当大一部分。东南亚对现金贷监管宽松、人爱花钱,这个业务堪称比卖白粉还赚钱。不过,当地政府也在收紧对现金贷公司的监管,出海淘金的中国公司命运充满不确定。

本文来自全天候科技,阅读更多请登陆www.awtmt.com或华尔街见闻APP。

作者 | 张吉龙 编辑 | 安心

600多年前,郑和七次下西洋,每次都要经过印尼的岛屿。当时,这里还是充斥着各种混乱的蛮荒之地。三宝公率领的巨大宝船在这里游荡的时候,给这个地方带来了宗教、人口和食物。

600年后,又有一群中国大陆的人纷纷远渡重洋,不同的是,他们把这里视为淌金之地,希望在这里收获财富。

中国巨大的流量规模和市场红利曾经让现金贷公司躺着都能挣钱,但是美妙的时光随着监管的来临永久的结束了。怀揣着对金钱的渴望,不少中国现金贷公司开始闯荡东南亚,在终年高温的赤道附近,寻找发财机会。

“如果你是我的客户,来印尼赚钱的可能性更大”,电话那头丁海洋说。

丁海洋是星合金科的业务负责人,他所供职的这家公司专注为东南亚金融机构(包括银行等传统金融结构,以及现金贷等新兴金融科技企业)提供从流量、获客、风控、反欺诈、信审到贷后管理等一条龙的服务。 “因为印尼征信数据的缺乏,因欺诈造成的损失居高不下,而我们公司把我们所有服务客户的数据集中起来提供发欺诈模型,共同降低坏账”,丁海洋说,目前星合金科的客户占到了整个东南亚市场的一半以上。

在现金贷这行里,这是“卖水”的业务,但也并不少赚钱。

丁海洋和他的老板都出自上海某互金公司,老板出来创业前是前东家的高管。2016年底,他们看准了东南亚现金贷的风口并投身其中。自从2017年4月签了第一个客户开始,这门生意越做越大,到现在已经签了30多个客户。

丁海洋发现,现在到东南亚“寻宝”的人越来越多,最近公司每个月都能签五六单生意。

进军东南亚的现金贷公司们,大部分把目光都锁定在了印尼,剩下的少部分平台会选择落户越南和菲律宾这些国家。按照丁海洋的说法,“去印尼的现金贷公司数量遥遥领先于其他东南亚国家,大概能占总比例的八成以上。”

按照OJK(Otoritas Jasa Keuangan 印尼金融服务管理局)披露的数据,印尼有64家注册的金融科技贷款机构,而未注册的平台数量超过400家,来自中国的现金贷公司构成了印尼现金贷行业的主要部分。

(印度尼西亚金融服务局官网)

事实上,对印尼当地人来说,在Google Play的排行榜上看到这么多名字各异的现金贷公司,并不是很久之前的事情。

唐牛金融(TangBull)如今在印尼现金贷公司排名前五,两年前它还籍籍无名。刚进军印尼市场时,这个国家还很少有现金贷公司。但是一年之后,已经有上百家现金贷公司开始集结到这个市场里。据普华永道《2017金融科技趋势报告》,印尼2017年新成立的线上借贷平台超过158家。

在墨腾创投创始人李江玕看来,印尼成为东南亚现金贷淘金胜地有其必然性,墨腾创投的主要业务之一就是为在东南亚落地的中国互金公司提供咨询服务。

“印尼政府公布的数据说2017年印尼信贷资金缺口约730 亿美元,而印尼金融科技贷款机构只放款了5亿美元。”李江玕认为,由于市场缺口巨大,且受中国网贷发展的激励,印尼的监管机构此前一直鼓励现金贷、P2P等业务的发展。

在政策和市场需求之外,作为全球排名第四的人口大国和东南亚最大经济体,印尼还有人口众多、互联网快速普及的优势。

研究调查公司 WeAreSocial 发布了印尼数字互联网使用的最新调研报告,报告显示,截止到2017年底,印尼互联网用户达到1.327亿用户,占2.654亿总人口的比例达到50%,印尼的手机普及率为91%,其中智能机普及率达到60%,互联网渗透率50%,移动互联网渗透率47%。

(印尼的手机普及率为91%)

“中国和东南亚国家相比最大的一个差别是中国的储蓄率很高,而热带国家除了华侨,本地人是不怎么节省的。”戈壁创投东南亚管理合伙人邱家睦对全天候科技表示,“他们的习惯就是有钱就花,印尼GDP的60%都是来自内需。”

这些数据都表明了一件事——印尼现金贷行业有充足的市场空间。因此,这里吸引了大批来自中国的现金贷公司,“目前印尼市场上还在正常放款的现金贷大概有70多家。”丁海洋估计。

对于近期有国内一些文章称由于印尼现金贷市场饱和,许多平台开始转向越南等国家的说法,他嗤之以鼻。“那是国内不懂的自媒体瞎写,印尼现在的现金贷公司数量远远不够,至少要1000家才能满足需求。”

不过,在印尼之后,菲律宾和越南也成为众多公司垂涎的目标。根据越南国家金融监督管理委员会(NFSC)的数据显示,截至2017年底,越南消费信贷市场增长了65%,而2016年的增长率为50.2%。包括掌众、捷信等公司已经在当地开展现金贷或者消费金融业务。

但是在丁海洋和李江玕这样的业内人士看来,无论是越南还是菲律宾,其现金贷市场都还远远比不上印尼。

“还是那句话,来印尼我保证你赚钱,来越南和菲律宾就不敢保证了。”丁海洋认为,越南除了的互金市场还处于刚发展的阶段,需要培养之外,监管风险也要比印尼高的多。

李江玕从另一个角度解读了越南等国家现金贷市场发展迟缓的原因,他认为,现金贷在越南的一个很大障碍是电子支付的不普及。越南的现金支付仍是主流方式,电子支付比例只占10%左右,导致现金贷平台难以直接对用户放款。而泰国把贷款总费率上限限制在48%(包括管理费、服务费、罚息等等),对现金贷而言无法采取高收益覆盖高坏账的策略。

“菲律宾人消费意愿比印尼还强,对外界的东西接受程度也高,但还是市场没有培养起来,有点像早期的印尼。” 李江玕说。

财富聚集之地,必然也是欲望的中心。

李江玕认为,2017年底中国市场对现金贷的整顿是推动众多现金贷公司“下南洋”的重要催化剂。

12月1日,监管部门下发《关于规范整顿“现金贷”业务的通知》,对中国现金贷公司、网络小贷平台进行全面整顿,要求持牌经营、利率限制、催收规范,停发无场景依托、无指定用途的网络小额贷款。紧接着,12月8日,银监会又印发《小额贷款公司网络小额贷款业务风险专项整治实施方案》,严格审批网络小额贷款资质,规范网络小额贷款经营行为,打击和取缔非法经营网络小额贷款的机构,并要求2018年1月底前完成摸底排查。

(《关于规范整顿“现金贷”业务的通知》,图片来自网络)

步步趋严的监管政策掐住了众多国内现金贷公司的咽喉,现金贷行业迅速遭遇大退潮,退出者有之,转入地下者有之,还有不甘心的现金贷将业务转向了东南亚,开启新一轮的掘金之旅。

在这里他们发现了新天地。

“现金贷到底有多赚钱,外界很难想象。”一位印尼现金贷从业者说。“这个行业是个暴利的行业,比卖白粉(毒品)还赚钱。”

他认为,尝到过现金贷甜头的人是不会轻易收手的,“不要说是在印尼了,我知道的一些现金贷企业在国内受到打击的情况下还在偷偷做,利润太高了。”

唐牛金融首席风控官兼合伙人石杰称,印尼监管机构对贷款利率没有限制,限制的只有贷款金额。石杰的说法也得了上述这位人士的证实,“中国大陆对民间借贷要求利息和服务费加起来不超过36%,但印尼现金贷在利率方面没有明确限制。”

多位印尼现金贷从业者告诉全天候科技,当地现金贷的日利息普遍在1%左右,年化利率高达为365%。除了利率没有限制之外,现金贷公司还会收取高额的管理费或者服务费,利润之高让人瞠目。

唐牛金融创始人何飞曾经对媒体透露,唐牛金融2016年10月上线,而仅仅三个月之后的2017 年 1 月,公司就已经盈利了。

在国内难以想象的宽松政策让现金贷从业者乐开了花,这意味着现金贷在印尼几乎完全没有枷锁。

由于赚钱太快太容易,在印尼,风险资本并不受现金贷公司欢迎。

“我一个600万的‘盘子’,一个月能赚150万到300万,三个月就回本了,干嘛要分钱给别人”,李洋认为,在这个行业里,真正赚钱的现金贷公司是不需要找VC融资的,“你要是看到哪家海外现金贷公司融资,这家公司的业务肯定做的不好,是骗投资人钱的。”

现金贷不爱风投的同时,风投对于现金贷行业也兴趣寥寥——不是风投不爱赚钱,而是双方无法匹配。“投资人也看的非常精明,这个行业是有生命周期的,一个平台可能开着开着就被OJK关掉了,股权融资进来的钱就打水漂了”。

丁海洋说,在现金贷行业, 投资人真正赚钱的是做债券投资而不是股权融资,债券融资就是双方约定金额、时间和利息,到期还本付息。

为了最大化地赚取收益,尽可能地挣钱,印尼的现金贷公司轻易是不愿意向其他人或机构借钱的,它们的放贷资金通常是自有资金。“有些公司也会把在海外业务赚的钱拿去放贷。”某风险投资机构人士透露,“如果实在要借钱,它们也喜欢采取杠杆融资。”

东南亚现金贷的火爆吸引了无数人的目光,很多人准备跃跃欲试,试图加入这场掘金之旅。

对于这些人,丁海洋对他们的唯一建议是准备好钱,“来这里之后,雇个懂中文和印尼语的华人翻译就行了,租个房子就可以开干了”。

至于团队、流量、风控、贷后管理等等在他看来都不是事儿。现金贷的火爆也带动了上下游行业的发展。在东南亚,现金贷的生意已经形成了完整的产业链条,有人帮你搭建技术平台,有人帮你找团队,“团队很好找,流量也容易买。”

在这个圈子里的人看来,印尼的现金贷模式和国内其实没什么区别,最重要的还是流量,差异无非是具体导流的渠道不同。东南亚的流量渠道一般是来自Google、Facebook、推特、WhatsApp、Google Play或者网红。

(Facebook是印尼最流行的社交应用之一)

东南亚现金贷的蓬勃发展,意外地让一些之前已经在海外做流量生意的人成了“香饽饽”。“现在这帮人很吃香,在各个现金贷公司担任总监、副总监这样的关键位置。”丁海洋说。

不过,在风控方面,印尼现金贷和国内还是不同的。在中国国内,监管方面有央行出具的征信报告,市场流行的芝麻分、腾讯征信分可以作为评估用户信用的标准。但是,印尼人听都没听说过这些东西,虽然当地也逐渐出现了第三方的数据公司出征信报告,但是离完善还有很大的距离。

由于没有统一的风控体系,各现金贷公司各自采的取策略也不同,但一般而言,主要分为“先放开后收紧”和“先收紧后放开”这两种。李江玕称,在印尼的现金贷公司坏账率差别很大,“我见过坏账率高达70%的平台,也见过坏账率控制在5%以内的。”

贷后催收在印尼是一个复杂的问题,一方面,由于人口众多而且分布在多个岛屿,另一方面,印尼大部分地区居民持有当地政府发放的普通身份证,如果迁居外地则须在当地申领新的身份证,因此,很多印尼人都持有多个身份证。

所以对于催收,各个现金贷公司也是策略各异——有的公司比较佛系,不还就不要了,反正利息已经足够覆盖坏账;部分平台照搬中国市场的催收方法,先内部打电话催收,依然催不回来的就交给外包公司来催;也有的公司将国内“爆通讯录”这一套方法用到了这里,震惊了当地人的同时,也引起了他们的反感和投诉。

今年7月份,印尼现金贷行业龙头Rupiahplus因为在电话催收过程中联系了借款人注册联系人之外的其他人进行催收,且催收人员使用不文明的言辞对被催收对象进行威胁和谩骂,这一事件的曝光引起强烈反弹,因此收到了OJK的警告,Rupiahplus被要求立即整改的同时还被罚三个月内不得申请牌照。

有业内人士对全天候科技透露,此次Rupiahplus受罚是因为“事情闹到了印尼副总统那里”。

业界人士担忧,爆通讯录这种方式会加速OJK对现金贷的整治和印尼社会的不满,上述业内人士也不无担心地透露,最近已经出现当地人在某现金贷公司聚集区进行游行抗议的活动。“明年四月,印尼面临新一轮总统大选,在大选前这段时间都比较敏感。”

尽管现金贷行业在印尼依然风生水起,但是很多人也在担心这个行业的未来。现金贷公司的无序发展目前也招来日渐严厉的监管打击。

在印尼,监管部门对消费信贷公司实行牌照监管,从事消费信贷的企业要先向 OJK 申请注册,通过一年的监管期后,才能申请牌照。公开的资料显示,目前印尼有只有64家公司在ojk注册,大部分在放款的公司都处于“黑户”状态。

对于这些既没有牌照也没有申请注册的现金贷公司,虽然官方的要求是必须下架,在Google Play 和 App Store 上撤下应用程序,并删除其社交媒体账户。 但仍然有公司小规模试水在放贷,因为放贷本身在印尼是不违法的。

而李江玕认为,这种打地鼠的游戏眼下看起来还会能持续一段时间,但是长远来看能玩多久,还要看OJK的后续态度。

另外一位业内人士也向全天候科技表示了担忧,“关键是现在没有出现很夸张的问题,如果未来出现严重的事件,可能也会像中国监管层一样打击。”

从信号来看,OJK的态度正在变得严厉。今年3月份,OJK表示会对金融科技公司加强监管,设定贷款利率和贷款规模设定,并联合Google Play检查财务榜上架的P2P应用资质,对于不符合资质的全部下架。7月,OJK召集警察、Google Play代表、从业者等相关各方开会并下发通牒:所有在印尼没有注册的P2P产品必须在晚12点下架。违令者将会被强制查封公司和银行账户。8月份,OJK撤销了五家Fintech公司的经营许可证。

从印尼本土现金贷的崛起和现金贷商业模式来看,李江玕认为未来来自中国的现金贷公司迟早要面临转型。

虽然印尼的现金贷公司现在大约有一半来自中国大陆,前五家至少有三家是中国企业,但他判断印尼本土公司迟早会成为现金贷行业的主力,“未来还是当地人的市场,当地人做事情比较慢的,但总是可以学会的。”

值得注意的是,除了大量的现金贷企业出海东南亚之外,蚂蚁金服、腾讯等中国新金融巨头们也在东南亚进行投资和布局。他们采用的是和当地财团或者家族企业合资的方式进行展业,在一定程度上或许可以享受到当地企业发展的红利。

戈壁创投东南亚管理合伙人邱家睦认为,目前东南亚消费者服务端的金融科技公司没有看到很明确的前景,所以戈壁创投在东南亚主要关注对中小企业服务的金融科技公司。

而对于星合金科来说,他有没有想过放弃给别人“送水”的生意,亲自到现金贷行业“淘金”呢?

“我们还是做估值(股权融资)的”,丁海洋打断并结束了这个问题。

收藏分享
6条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