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来自全天候科技,阅读更多请登陆www.awtmt.com或华尔街见闻APP。

作者| 张吉龙 编辑| 罗丽娟

在中国云计算市场中,金山云是一位隐形高手。

金山云是金山集团旗下云计算品牌,其前身是金山软件从2007年开始推出的金山云盘,2012年已经成为中国最大的网盘产品,2012年初,快盘从WPS分拆,金山云正式成立。到目前为止,金山云的主要产品包括计算、网络、数据库、存储与CDN、数据分析等等,为行业提供游戏云、视频云、医疗云、政务云、金融云等行业解决方案,尤其是在游戏云、视频云方面走在行业前列。

单从媒体曝光度和社会知名度来看,金山云可能不及阿里云、腾讯云、华为云等明星品牌,甚至也不如一些二线云计算公司。但如果论及市场地位,金山云却不容小觑,位居行业三甲之列。金山云外界视为最具科创板潜力公司之一2018入选中关村示范区向上交所提交了“科创板” 名单

“目前金山云大概占市场份额6%左右,是中国TOP3的云计算服务商,也是中国最大的独立云服务商。”金山云CEO王育林对全天候科技表示,从2013年成立以来,金山云年均复合增长率超过200%。

金山云CEO王育林

据2017年IDC《中国公有云市场追踪报告》及赛迪顾问发布《2017-2018年中国云计算市场研究年度报告》,按收入计算金山云收入位列行业前三。

自成立以来,金山云经历过多轮融资:2013年8月获得A轮2000万美元融资;2015年3月获得B轮6666万美元融资;2016年5月获得C轮系列融资1亿美元;2018年1月完成D系列融资7.2亿美元,估值达23.73亿美元,成为国内估值最高的独立云服务商。金山云的投资人包括小米、DST、金山软件、IDG、中民投、顺为资本等。

“目前金山云团队1500余人,研发团队60%以上。”王育林介绍,除了服务90%以上的视频和游戏领域头部客户。 金山云也已全面深入政务、医疗、金融、制造、物流等垂直行业并提供完整的云服务和AI解决方案,希望将业务能力拓展至全球。

金山云身上有两个鲜明的关联标签,一个是雷军,一个是小米。

作为金山云的董事长,雷军对金山云非常重视。根据一份资料记载,雷军在一个小范围的会议中,谈及金山云时表示,“我认为移动互联网将成为云服务巨大的驱动力,原因是因为手机里有相机,意味着用户自主产生的数据量开始爆炸,我觉得这个数据量是极为恐怖的。”

雷军认为,云计算的三大驱动力是大数据, 移动互联网和IoT(物联网),未来5-10年产生的数据量是极为恐怖的数字,而这些数据将产生巨大的价值。

他认为小米体系里面也需要一家基础的云服务公司,“我们的生命线全在那里。要么我自己干,要么让兄弟公司干。而且还有小米的整个生态系统已经非常完善,我们可以推进我们的生态系统使用金山云服务,这样才有竞争力。”

雷军判断,由于互联网公司对数据备份的重要性,一定需要Second source,云市场绝对不是赢家通吃的,一定会有3-5家厂商,所以“金山云的胜算有八成”。

在资源上,雷军全力以赴地支持金山云发展,2014年雷军提出要All in Cloud,并表示未来投入10亿美金在云计算。

雷军不光自己支持金山云的发展,他领导的小米也从资本到业务上全面扶持金山云的发展。

资料显示,金山云成立初期最早的一笔182万美元的天使轮就来自小米,当时小米也刚刚成立两年而已,虽然也拿到一些融资,但手头并不宽裕。

在产品和业务上,小米给金山云提供的支持是巨大的。据了解,在建立之初,金山云的主要业务也都是围绕着小米的业务来展开,小米所有的用户数据全部存储在金山云上面。

王育林透露,在早期,来自小米的收入占到金山云总收入的70%。

到现在小米依旧选定金山云作为全面云服务商,在小米的很多产品中都能见到金山云的身影:比如金山云是小米游戏类广告的独家代理商,金山云为小米AI音箱提供包括技术能力;MIUI10也搭载了金山云的画质增强产品。

“金山云之于小米,就像阿里云之于阿里巴巴,腾讯云之于腾讯。”金山云内部如此来形容小米和金山云的亲密关系。

“正是因为有了当年雷总的支持,才有金山云的今天。”王育林对全天候科技表示,雷军和小米的帮助对于金山云意义重大。

“雷军的标签光环对我们的签约落地帮助绝对是巨大的。”他认为,雷军的光环加小米的业务支持,对于金山云的品牌有很强的背书作用,对传统企业来说更有信服力。“决策者要知道这个公司是靠谱的,品牌就变得更有价值。”

不过,从另一个角度来看,金山云要成为一家更加独立自主更具有竞争力的云计算公司,也需要努力摆脱对小米体系的过度依赖,实现客户的多元化。在此前接受媒体采访中,王育林透露,来自小米的收入占比已经从70%降到20%左右。

从发展的早期,金山云选择了从游戏和视频行业进行单点突破。

来自金山云的数据显示,经过多年的发展,目前国内排名前100名的手游公司有90%与金山云开展了合作,金山云已经成为游戏云领域的绝对领导者。在视频云领域,金山云也是国内第一视频云,覆盖90%以上的知名直播及短视频APP,客户包括快手、爱奇艺、bilibili等视频行业头部企业。

王育林认为金山云能够在游戏云和视频云上取得成功,有天时、地利、人和的综合作用,但关键在于在解决方案和对行业的理解上的优势。实际上金山做了二十年游戏公司,旗下本身就有游戏业务,而小米也有小米视频,使得金山云在这两方面都有所积累。

“2014年开始做游戏云的时候,我们针对行业和客户的需求全部提供的是完整的解决方案,对游戏客户来说,这非常省事省时,也因此迅速赢得游戏客户的认可。” 此外,他提到金山云也在AI技术的产品化应用上进行了大量的技术研发投入,取得了有效产出。比如在视频领域,通过AI技术处理,可以在不影响观看体验的情况下,将整个视频的码率降低20%-40%,极大程度节省运营成本。

在游戏和视频方面做到行业第一之后,金山云在2017年开始将注意力放到了更多方面,从互联网行业转向传统行业。

在2018年初,金山云完成D融资之后,王育林表示将加大资金和人力投入力度,全面布局政务、金融、制造、医疗、物流等更多垂直行业。

王育林表示,金山云目前已经全面拓展智慧城市、智慧金融、智慧医疗、智能制造等领域,已实现数十个行业众多重点项目的落地:比如在在智能制造领域,金山云与鞍钢集团联合打造智慧工业互联网平台“精钢云”;在智慧医疗领域,金山云推出全云化产品CloudHIS,将AI技术充分运用到基层医疗服务场景之中,金山云与北大医信签约,将全国500余家医院的基础云服务将接入到金山云;在政务方面,2018年金山云再次中标全国最大的政务云——北京市政务云三期项目,截止目前,金山云总计服务北京市48个委办局,信息系统超过200个。

另外在区块链、人工智能、边缘计算、5G等等前沿技术领域金山云加速布局。

虽然整个行业来看,边缘计算和智能计算还处于初级发展阶段,但王育林表示金山云已经做了很多前瞻的布局并有一定的成果。目前已经覆盖了边缘计算发生的二大主要场景,包括边缘IDC(CDN节点)和家庭网关终端。2018年7月中旬,金山云联合小米发布“1KM边缘计算”,实现了从CDN节点到WIFI端的最后一个环节网络传输打通,网络传输速度相比传统CDN网络可实现30%提升。

面对即将到来的5G时代,王育林判断,智能终端将在网络提速作用下进入一个更高速的发展阶段,万物互联将很快变成万物“智”连。

“云计算的场景将不再只是企业服务端,而是会下沉到更多智能终端,因此进行了提前的布局。”他透露,在5G的推出前,金山云在AI和边缘计算方面已经实现布局,并且2019年会重点继续加强边缘技术和AI结合的能力研发。

“金山云要力争未来三年,收入超过百亿元,占据中国公有云IaaS(基础设施即服务)市场30%份额。”这是在D轮融资时,王育林给金山云定下的目标。

王育林对全天候科技表示,云计算的上下半场分界点在于产品形态和市场的变化。上半场以互联网企业客户为目标市场,提供基础云资源服务,而下半场则是互联网之外的行业“上云”。

“我们判断云计算下半场已经来临,互联网企业上云基本结束,企业级市场将是下一步的重点,基于这个判断,我们决定全面渠道下沉,做政企市场,现在也还做得不错。”

不过他认为上半场的竞争已经结束了。金山云这个时候要做的是,不断升级技术能力,深入挖掘已有互联网客户和企业客户需求,提高客户体验,通过新技术的融合,为继续领先下半场做好足够的准备。

从目前市场6%的市场份额到未来30%的市场份额,金山云必定面临自身、市场和对手的强力挑战。

从金山软件历年来发布的财报上看,虽然金山云的增长依旧很快,但是内部来看,增速却呈现放缓的态势。

“增速是一个相对值,在不同的发展阶段,企业的发展增速不一致是很正常的现象。”王育林认为,金山云在整个金山集团的营收占比是在逐渐提升的。

另外,他认为金山云在保证视频和游戏等互联网服务的同时,也拓展了政企、金融、医疗、制造等这些企业市场。这些市场和互联网企业有着本质的不同,业务场景复杂,行业积累深厚,进入门槛高需要投入时间、精力深耕。“换句话说,这是2B企业级市场必然要经历的过程,而且只有厚积才能薄发。”

王育林坦承,从对金山云自身来说,目前存在一些难点:一是当下很多企业处在上云初级阶段,多数对云的不理解,也并不知道云能给企业业务带来哪些实质上的改变;二是如何实现互联网创新技术和业务的全面嫁接,如何为客户全面规划行业数字化转型的路径;三是寻找适合的合作伙伴一起打造更完整的解决方案。

他认为要克服这些困难,金山云自己也要调整好心态和打法,“首先是要和客户积极沟通,深入了解企业业务场景、客户需求和痛点,也让企业客户逐渐开放更多业务上云。 其次,需要云计算本身要在云技术和创新技术融合的上不断钻研突破。第三,保持开放心态,和更多行业生态伙伴积极探索新的商业形态和业务合作模式。 ”

从市场的角度来说,随着人口消费红利的消失以及经济大环境的变化,整个TMT行业都在快步走向寒冬,市场变得难以捉摸,企业对于新技术应用热情是否会打折扣也难以预测。

但是在王育林看来,TMT行业面临寒冬对于云计算行业反而是个利好,甚至更加速了企业上云的需求。“当经济下行,企业效率变低时,对于更高效的运营管理工具需求将更强烈。”

在云计算市场,目前玩家众多,除了互联网云服务商外,还有一大批来自传统IT型服务商,形成了两个不同的阵营,而且阵营内部也存在激烈的竞争。

对于不同阵营的竞争,王育林认为,在云计算进入拥有万亿级规模的企业级市场时,两个阵营的竞争将长期存在,双方实力此消彼长,但是“最终将形成互联网云服务商主导的产业格局。”

在互联网服务商阵营中,金山云也不得不面临阿里云、腾讯云这样的实力强劲竞争对手。

根据近日阿里巴巴公布2019财年第三季度财报,2018自然年阿里云营收规模达到213.6亿元,4年间增长了约20倍,而单季度也较上财年同期增长84%。相比之下金山软件发布的Q3财报,金山云当季营收6.033亿元,比去年同期增长68%。

对手体量比自己大,增长还比自己快,金山云的优势在哪里?

王育林认为,金山云作为互联网服务商,在推进数字化进程中,有比较明显的竞争优势。“金山云是业界少有的兼有传统IT经验和互联网基因的云计算公司,不仅有着金山集团30年政企行业解决方案服务经验,更有着互联网化的创新基因。”

另外从市场的角度来说,“目前还远未被渗透,各家都仍然是深入了解行业的过程。目前中国公有云市场规模在三四百亿元,而未来这个市场将达到万亿元以上的规模,因此,市场格局远远未定。”他此前曾表示,虽然现在有先有后,但是谁能最终出线并没有百分百的确定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