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来自全天候科技,阅读更多请登陆www.awtmt.com或华尔街见闻APP。

作者|张吉龙 编辑|罗丽娟

交通工具的进步正在改变人们的出行方式。在中国,每年选择乘坐飞机和高铁出行的就有数十亿人次,两者运行时速均高达几百公里,成为了多数人长途出行方式的首选。

但最终这些庞然大物要如何被掌控,做到精准刹车、收放自如?这涉及到了飞机和高铁庞大而精细的产业链条中非常关键的一环——刹车制动产品。

以飞机为例,机轮刹车控制系统与发动机并列属于飞机寿命期使用成本最大的两个系统,刹车控制系统及机轮是保障飞机起飞、着陆安全的关键机载系统。据波音公司统计,飞机在起飞及降落时发生的灾难性事故占到了总事故的 41%,其中多数事故与刹车控制系统故障有关。

由于生产要求严苛,在国内能够从事飞机刹车控制系统及机轮产品生产的厂家不过寥寥数家,而北京北摩高科摩擦材料股份有限公司(下称“北摩高科”)是其中较具竞争力的一家。

2000年,当北京市西城区建委干部王淑敏被调至北京摩擦材料厂担任厂长时,她发现摆在自己面前的是一个烂摊子。

北京摩擦材料厂是一家具有近60年历史的老企业,成立于1961年。这家企业在过去也有过辉煌的历史,比如70年代末,中国的进口苏式安系列飞机因缺乏飞机刹车盘配件而大部分停飞,在没技术图纸、没数据样板的情况,生产出了第一个国产刹车盘。

但是在80年代后期,由于经营理念落后,设备陈旧、产品滞销,企业经营进入困境。据媒体报道,王淑敏接手时,这家企业账面上仅有1万多元,但欠账却高达2000多万元,职工工资多年拖欠,已经濒临破产边缘。

不过由于王淑敏上任之后,抓住su-30战机国产化的机遇,研发出第一件国产化su-30战机刹车盘,使企业起死回生。随后,北摩高科参与多个重大项目,在国内首次实现了波音737-700/800飞机刹车摩擦盘(副)国产化,一跃成为国内刹车制动产品的龙头企业之一。

时至今日,北摩高科已经发展成为一家从事军、民两用航空、航天飞行器起落架着陆系统及坦克装甲车辆、高速列车等高端装备刹车制动产品的研发、生产和销售的综合性公司。产品从单纯粉末冶金摩擦材料到炭炭复合摩擦材料,从刹车盘(副)到刹车机轮,再到刹车系统,甚至整个飞机着陆系统。

据北摩高科2018年底公布的招股书显示,2017年,该公司实现营收2.899亿元,净利润为1.035亿元,2018年1月-6月,实现营收1.08亿元,净利润约3766万元。截止到 2018 年 6 月 30 日,北摩高科员工共294人,其中研发人员64人。

在企业资本运作方面,北京摩擦材料厂2003年设立北京北摩高科摩擦材料有限责任公司,2016年9月整体变更设立股份公司。北摩高科在2015年12月和2017年8月分别接受了两轮机构投资,新增鹰潭道信、嘉兴华控、天津念青(现更名为天津今心)、汉虎纳兰德、华控防务、宁波汇钻、富阳橙瀛、潍坊高精尖、有象文景、瑞衡创盈、瑞行成长等机构股东。

不过,公司大股东仍旧为北摩高科董事长王淑敏,其持股比例为46.77%,副总经理陈剑锋为第二大股东,持股比例为17.55%。

军工市场是北摩高科的重点聚焦领域。

除了生产包括飞机刹车控制系统及机轮、刹车盘(副)等产品,北摩高科也提供为航空维修及配套服务。从营收结构看,飞机刹车控制系统及机轮产品为最主要的产品,占总营收的七成以上。刹车盘(副)贡献20%左右的营收,其他业务的收入占比则低于10%。

北摩高科的客户多数来自军工领域的航空飞行器主机厂商,如航空工业下属子公司、中国兵器集团下属公司等,产品用于装配运20和新型国产歼击机以及苏30、伊尔76等战机等重点军工装备上。

军方也会直接采购北摩高科的产品作为飞机备件。

除了应用于飞机上之外,军用车辆比如坦克、装甲车火炮等也采购该公司的产品。据北摩高科介绍,中国最先进的坦克也采用了其拥有自主知识产权的高性能湿式摩擦片。

对于北摩高科来说,成为军工企业设备供应商对该公司的稳定生产经营和形成市场壁垒大有裨益,军工市场是其立足的根本。

中航证券金融研究所发布的研究报告显示,未来 15 年,中国包括战斗机、特种飞机以及运输机等在内的军用飞机采购需求约 3280 架,新机采购市场空间将达到 12060 亿元。

军工企业对相关设备供应商的选择极为严格,需要实施严格的供应商认证程序,从质量、成本、研发和管理等各个方面对其进行评价审核,只有通过认证的供应商才能进入合格供应商目录,这对企业的产品质量形成了很好的背书。

另外北摩高科方面表示,“军品开发研发周期长,投入巨大,一旦装备定型之后,相关配套产品即纳入军工企业装备的采购清单,在后续生产过程中,原则上不会轻易更换供应商,对于其他供应商,形成市场壁垒。”

立足军工市场也给北摩高科带来了丰厚的利润回报。从毛利率的角度来看近三年北摩高科的整体产品毛利率都在70%左右,远高于几家同行业,比肩上市公司,盈利能力较强。

对于整体毛利率较高,北摩高科相关人士解释:“一方面,军工领域由于存在资质壁垒、行业经验壁垒、技术壁垒,行业内企业相对较少,竞争相对不太激烈;另一方面,军工客户对产品的可靠性、稳定性、环境适应性要求高,技术难度大、工艺复杂、质量保证期长,为此公司投入了大量的人力、物力、财力,打造了高附加值产品,因此产品本身毛利率水平较高。 ”

在军工市场发展壮大的同时,北摩高科也在大力拓展刹车制动产品在民用领域的应用,努力开拓新的市场机会。

按照北摩高科提出的未来五年的经营目标,一是扩大公司核心军工产品产能,巩固公司在军用飞机刹车制动领域的领先地位,增大军品利润规模。二是将目光拓展到了民品市场使之成为新的利润增长点。

在民品市场,北摩高科主攻民用航空、高速轨道交通两大领域。

“在民航市场,在巩固现有波音、空客飞机国产化刹车产品市场的同时,逐步向民用飞机起落架着陆系统延伸。”北摩高科方面称。

而在高铁市场,2018年北摩高科的时速350公里高铁闸片取得批产证书,该闸片平均寿命里程超过 32 万公里。

按照北摩高科方面的估算,2020 年我国动车组保有量预计达到 3 万辆,未来刹车片装机总数超过 72 万片,高铁刹车片市场规模有望超过 140 亿元。“除未来新增高铁车辆对公司产品的需求外,另一大需求来源于存量高铁的刹车片更换需求——高铁粉末冶金刹车片一般3-4个月更换一次。”

由于行业属性和监管的关系,北摩高科所属的行业竞争对手数量有限,集中度较高,其产品技术在国内具有领先优势。

但是如果放眼全球,该公司的技术优势还未能显现。据业内人士介绍,在国际市场,生产飞机碳刹车盘的企业主导者是美国的 Honeywell、B.F. Goodrich、法国的 Messier-Bugatti、英国的 Dunlop四家企业。

该人士表示,从技术角度来说,以飞机刹车控制系统为例,目前全电刹车是最大的发展趋势。其基本的思想是用电气系统代替包括油箱、液压马达和液压管路的现有液压系统。“研究全电刹车控制系统的关键技术,对提高飞机性能、与国际同行业先进技术接轨对飞机的发展具有重大的现实意义。”

由于全电刹车在重量、安全性、刹车效率方面都具有优势,美国、法国和英国正在积极发展全电刹车控制系统,技术也走在全球技术前列。相比之下,我国对全电刹车统的研制与发达国家差距较大。

另外从企业规模看,北摩高科与国际竞争对手相比,其收入来源也比较单一,依赖少数产品,企业规模偏小,抵御市场风险的能力相对较弱。

不过随着国务院发布的《国务院关于印发<中国制造2025>的通知》、发改委发布的《战略性新兴产业重点产品和服务指导目录》,高档数控机床和机器人、航空航天装备成为未来大力推动重点发展的领域。

北摩高科属于中国制造2025所支持的高端装备制造产业,希望借助中国制造2025的东风,实现进一步的突破,赶超对手。

作为军工领域的国家级高新技术企业,北摩高科方面表示,目前内部团队已经开展了国际前沿水平的大型运输机全电刹车机轮、航天高空领域无人机全电刹车机轮的研制工作。公司生产的飞机刹车控制系统及机轮产品正朝着全系统集成化、智能化、全电化的方向发展。

高铁等轨道交通装备领域作为中国制造2025重点支持的另外一个领域,国内的企业也面临着国内外广阔的市场空间。

一方面,国内高铁基建投资仍在加速。根据十三五规划,2020年全国铁路营业里程达到15万公里,其中高速铁路3万公里高速铁路网覆盖80%以上的大城市,“十三五”期间我国铁路有望持续保持年均 8,000 亿元的投资规模,车辆的投资也随之增加。

另一方面,全球轨道交通行业正面临高铁经济蓬勃发展的契机,我国也在努力实施高铁出口战略,根据世界铁路行业咨询公司德国SCI Verkehr公司数据显示,到2018年,全球轨道交通装备产值将突破1,910亿欧元。包括中东、南非、亚洲、南美等地区则快速呈现出轨道交通装备的巨量需求。

此前在国际上只有德国、法国和日本等少数几个国家能够生产高速列车制动片,其中德国克诺尔公司垄断全球 80%以上高铁刹车片的市场。我国高铁列车制动系统的刹车片长期依靠进口,2012 年前一直全部引进国外产品。

不过随着北摩高科等几家中国公司进入该市场,在刹车片领域已经成功实现进口替代,并正准备大举反攻。按照北摩高科公布的规划,其计划新建高铁粉末冶金刹车生产厂房,未来将实现年产5万套高铁粉末冶金刹车产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