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来自全天候科技,阅读更多请登陆www.awtmt.com或华尔街见闻APP。

作者| 张吉龙 编辑| 罗丽娟

随着1月25日凌晨的钟声,2020年春晚落幕,一年一度的春晚红包大戏也迎来盘点时刻。

根据今年春晚独家互动伙伴快手方面公布的数据显示:春晚直播期间,快手发出10亿元现金红包,全球观众参与红包互动累计次数达到639亿,创造春晚史上最大的视频点赞纪录。红包站外分享次数达到创纪录的5.9亿次,社交平台上晒春晚锦鲤的话题阅读量超过3000万次。快手直播间累计观看人次7.8亿,最高同时在线人数2524万。

2020年的春晚对于快手来说意义非凡,它是第一家在BAT之外拿下春晚红包的互联网企业,在此之前的五年,这一位置均属于顶级的互联网巨头。而为了等到这一天的到来,快手已经摩拳擦掌已久。

去年12月25日,在快手与央视春晚举办的独家互动合作发布会上,快手方面宣布,将在除夕当晚发放10亿元现金红包,金额创历史新高。2020年春晚红包互动主题为“点赞中国年”,晚会期间还将首次采用“视频+点赞”方式抢红包。

实际上,在现金红包之外,快手还派发了电商代金券、实物若干,加上提前的预热红包、营销成本、人力技术成本等等,快手此次投入远超10亿元。此前有消息称,快手对于2020年春晚的预算为30 亿元。

那么,巨额投入过后能取得怎样的成效?这也许不仅是快手关心的,也是整个互联网行业都在关心的问题。

对于春晚而言,2020年春晚创造了两个“新纪录”,一个是红包金额历史最高,另外是春晚红包第一次走出BAT。

2015年,微信支付首次与央视春晚合作,豪掷5亿元给全国人民发红包,这也让微信支付一夜之间完成了竞争对手花数年时间才达到的用户积累。

此役不仅开启了微信支付的崛起之路,也让春晚成为了互联网中的一个巨型角力场。在此后的数年春晚中,人人都想复现这种成功,但这一红利仅在BAT之间轮回。

2016年、2017年支付宝两次拿下春晚合作权,分别发了8亿和2亿元红包;2018年淘宝与春晚合作,发出了6亿元红包及奖品;2019年,百度作为春晚合作方发放了9亿元红包。

作为十亿级别的流量高地,春晚的合作名额争夺俨然成为了一场“豪门游戏”,财力雄厚似乎成为春晚合作伙伴的第一项门槛。据业内人士介绍,即便仅是春晚开场前的广告资源,临近开场时间段的广告价格均在4000万元以上,再加上一些打包资源,最终价格过亿。

因此在过去的五年,只有顶级的互联网厂商才能与春晚合作,且每一年的竞争都异常激烈。

2015年,腾讯以5300万元成功投标,成为央视春晚新媒体独家合作伙伴,在某种程度上这是一次被微信抓住的意外机会。2015年,央视春晚首次设置新媒体互动版块,希望通过新的方式让更多年轻观众参与春晚,以改变越来越多年轻人不看春晚的局面。

那一年的春晚,微信“摇一摇”红包成为最大的亮点,当晚共2000万观众参与摇红包活动,红包收发总量超过10亿个,微信摇一摇超过110亿次,峰值每分钟摇一摇8.1亿次。在红包的催化下,微信绑卡量呈指数级增长,到2015年5月,微信支付的用户突破了3亿。据称,此次微信红包的方案由张小龙亲自上阵,带领微信红包团队准备了四个月之久。

而没有取得春晚合作权的支付宝虽然也以6亿元的红包在自家平台上迎战,但缺少春晚的加持,收效寥寥。据统计,2015年除夕当天,相较微信红包收发总量10.1亿次,支付宝红包收发总数仅为2.4亿次,是前者的四分之一。

微信红包此役被马云称为“偷袭珍珠港”。吸取了教训的阿里在2016年春晚上全力以赴,打算打一场“中途岛战役”,最终如愿以偿——支付宝以2.688亿元的价格PK掉微信,取得2016年春晚红包的合作权。

“央视有个投标,我们输了。对方非常拼。”事后马化腾承认微信的大意,据当时媒体的报道,央视设计的规则是“一锤子买卖,价高方案优者得”,竞标过程中微信盲目乐观低估了对手支付宝,觉得之前有经验,方案的创新点不足,同时没有出太高的价格。

当时支付宝给出的价格是2.688亿元,谐音“阿里巴巴”。而腾讯给出的价格是2.6亿元,这场春晚红包争夺战中,支付宝以880万的微弱“优势”赢了微信。

除了“高价”以外,央视春晚显然对企业的品牌、技术能力也有所选择,BAT之外的企业仍处于劣势。

2018年春晚独家互动合作名额由淘宝夺得,但当时有报道称,前期竞标环节激烈,快手给出了高于3亿的价格,但最终未能中标。不过事后快手否认了这一说法,称公司并未参与央视春晚竞标。

此后有媒体报道称,央视广告经营中心主任任学安在一次官宣活动中透露,快手几年前就希望与春晚合作,每年都以很大的金额投标,但是央视考虑到春晚流量大,担心以当时快手的用户规模难以承载,因此之前合作一直未达成。

有相似遭遇的还有得到APP。得到APP创始人罗振宇在2019年的跨年演讲提到,公司原本打算在春晚投放广告,做个最小级别的赞助商,但最终被曾经的广告部老领导劝住了,因为春晚广告有一个不成文的规定,要想在春晚打广告,产品日活得先过亿。若用户量过低的产品,技术很难支撑起庞大的流量。

以2018年春晚为例,淘宝春晚技术负责人湘菜(花名)透露,淘宝在2017年用了200人技术团队经过1个多月的开发测试,在双十一基础上对服务器进行了3倍扩容,但春晚当晚淘宝依然出现了技术问题——部分用户登录出现限流、部分用户购物车打不开、部分用户活动页出现限流,原因是当天淘宝的登录实际峰值超过2017年双十一的15倍之多。

而2019年百度拿下春晚红包的合作权,为了保证流量不出问题,百度调用了10万台服务器,相当于全中国服务器数量的30分之一,同时安排了近1000名员工备战。但是当晚,由于大量用户下载百度APP,小米应用商店、苹果、华为、三星等几大应用商店均出现了不同程度的崩溃,其中苹果应用商店长达12分钟不能访问。

直到今年,春晚红包终于走出了BAT。

这一次,快手的竞争对手依然强势,据《晚点LatePost》报道包括阿里、拼多多、字节跳动也参与其中。为了拿到的合作权,快手拼尽全力:在方案上,快手内部八个部门赛马,最终选择了“视频+点赞”的方案作为春晚当天活动的基础;在资金上,快手拿出的红包金额也是史上最高——超10亿人民币现金红包另加电商代金券、实物若干;在技术上,快手投入了数百人的团队进行开发,并将一直持续到2020年正月十五春节项目结束。

即便是快手拿下了央视春晚红包独家合作,但并不意味着其高枕无忧,围绕着春晚,红包的竞争程度依然非常激烈。

以2020年春晚为例,除了快手外,BAT也没有远离红包活动。

阿里方面,支付宝的“集五福”活动继续,淘宝也成为了春晚独家电商合作伙伴。这是继2018年之后,春晚与淘宝第二次达成战略合作,双方官宣,将在年三十为5万消费者清空购物车,这一数字是2018年双方首次合作中清空购物车数量的50倍。此外,聚划算将拿出20亿元补贴,这是史上最大力度的春节电商补贴。

腾讯旗下短视频平台微视也在1月17日开始了春节红包活动。微视延续了2019年的视频红包概念,推出个人视频红包、明星红包雨、集家乡卡等玩法,共发放10亿元红包,这一金额是2019年的两倍。

百度也在春节期间推出红包活动,百度用户可以通过“集好运”和“团圆红包”参与红包活动,总金额5亿元。

在BAT之外,快手的竞争对手抖音正在展开“狙击”,抖音一边与浙江卫视、湖南卫视等几个地方台的春晚达成合作,一边也祭出了号称20亿元红包的“发财中国年”春节红包活动。在春节期间,抖音用户只要完成集卡、红包雨、玩游戏等活动,即可参与分享20亿元红包,并有机会抽取万元锦鲤红包。

据不完全统计,目前头部互联网企业为春节营销共投入超过70亿元。

之所以春晚对互联网企业有如此大的吸引力,主要源自于春晚自身的巨大流量和品牌效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