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来自全天候科技,阅读更多请登陆www.awtmt.com或华尔街见闻APP。

作者| 张吉龙 编辑|安心

2月6日晚到2月7日凌晨,不少特斯拉投资者一夜未眠,这一夜他们的心情跟随特斯拉的股价股价大起大伏,惊心动魄。

自2月份以来,特斯拉的股价已经呈现出疯狂的态势:先是在两天的时间里从650美元狂涨到最高969美元,涨幅高达50%。随后在2月5日,股价又开始跳水,从开盘时的887美元下跌17%至735美元。

2月6日开盘,特斯拉以699.92元低开,盘中最低下探至687美元,但受到两位美国民主党议员提出的一项议案——呼吁建立一个遍布全美的电动汽车高速充电网络的影响,随后开始反弹,一度大涨8.3%。

随后经历多个激烈的多空拉锯战,特斯拉股价最终以748.96美元收盘,较前一日勉强上涨1.94%。

多个数据见证了特斯拉多空对决的激烈程度:就在2月6日,特斯拉一天内涨跌幅接近15%,成交量超过3988.08万股,成交金额高达298.83亿美元,换手率22.13%。

特斯拉的暴涨暴跌让很多人惊呼:美股进入了“比特币”时代。多空对决的背后,则是市场对特斯拉的分歧越来越大。有人认为,特斯拉将是下一个苹果,也有人认为,特斯拉已经沦为一个巨大的赌场。

从产品体系、产业链布局、商业模式来看,特斯拉确实越来越向苹果看齐。但与此同时,特斯拉也面临着激烈的竞争,到底能不能如愿以偿还存在疑问。

而对于马斯克来说,特斯拉还有更大的目标,太阳能面板业务、Starlink计划也在周密的计划中,未来都有和汽车业务融合的计划。

如今已过千亿美元大关,全美市值最高的汽车公司特斯拉未来还有多大的想象力?

从股价走势图来看,特斯拉的股价走势在最近的几个月内被急剧拉升。

如果有投资者在2019年5月31日买入特斯拉股票,并在2020年2月4日股价最高点卖出,那么,在短短的7个月内,他的资金将增值4.23倍。即便是在去年12月中旬买入,其持仓股票也赚了一倍多。

特斯拉股价月走势图

一位分析师认为,在特斯拉股价起飞的过程中,中国因素的推动和特斯拉基本面的改善起到了关键作用。

中国因素包括特斯拉上海工厂进度超过预期。2019年1月7日,特斯拉上海工厂动工,10月10月25日传出试生产的消息,特斯拉股价当日上涨 9%。

特斯拉方面预测,未来2-3年,中国上海工厂产能有望达到50万辆/年。

更重要的是12月7日,这一天,工信部将国产特斯拉纳入免征购置税新能源车目录,使得特斯拉和国内企业生产的电动车享受同等国民待遇。

在全球范围内,中国占据了全球一半的新能源汽车市场。随着特斯拉享受政府补贴以及供应链国产化带来的成本降低,特斯拉被认为在中国市场中拥有广阔的成长空间。

“特斯拉股价上涨的核心是特斯拉从2019年Q3启动的基本面困境改善。”上述分析师称。

特斯拉在2019年Q3和Q4都释放了好消息。据Q3财报,公司开始实现 1.43 亿美元净利,特斯拉股价很快从250美元上涨到350美元左右。

特斯拉今年1月31日发布的Q4财报更是超出了分析师预期,财报发布后,特斯拉股价大涨超过7%,市值首次突破1000亿美金大关。

整个2019年,特斯拉合计产量36.5万辆车,较2018年同比大增43.5%,营业收入达到246亿美元,相比2015年的40亿美元,四年增长500%,四年复合增速57%。“没有人不赞同特斯拉是电动车老大了”上述分析师表示。

无论是销售汽车数量还是营业收入,特斯拉都遥遥领先于其它新能源厂商。在国外汽车网站INSIDE EVs公布的“2019年全球新能源车销量排行榜”上, 特斯拉位列第一。

2019年全球新能源汽车销售情况,图片来自网络

展望未来,特斯拉表示,2020年汽车交付量将轻松超过50万辆。2020年下半年将开始量产的Model Y也备受关注,这款产品也可能成为特斯拉未来的杀手锏。

在2019年股东大会上,马斯克称,Model Y的市场潜在需求量约为Model 3的2.5倍,其未来销量可能超过Model S/3/X的销量总和。

“新能源汽车在2020年是真正的元年,因为特斯拉在今年爆发。”东方港湾董事长但斌近期表示在美股当中,特斯拉是东方港湾的第一大重仓股。

但斌,表示东方港湾在特斯拉股价30美元就开始研究,80-90美元就深入介入;2018年3月,外界很多人认为特斯拉要倒闭当时,“我们认为它的市值应该接近1000亿。”

同样看好特斯拉的还有理想汽车CEO李想。早在2016年,他就在微博表示特斯拉市值可以看到3000亿美元,“自动驾驶的智能电动车,将会是人工智能的最大商业应用。”

有人认为,特斯拉将是下一个时代的苹果,“我们清晰的观察到当年iPhone的发展历史正在特斯拉身上重演”,安信证券的一位分析师认为,特斯拉的商业模式正在向苹果看齐,软件服务的持续收费将成为其未来最重要的商业模式。“特斯拉不止是一家汽车厂商,也不止是一家软件厂商,未来更将是自动驾驶出行服务平台。”

基于这样的预期,不少人对特斯拉的股价给予很高的期待,预测其市值将超过1万亿美元。

方舟投资管理公司1月31日发布的一份报告中预计,特斯拉股价在2024年时将达到7000美元,推动特斯拉的总市值达到1万亿美元,成为继苹果、亚马逊、微软后市值破万亿的公司。

而持有近163万股特斯拉股票的巴伦资本创始人罗恩·巴伦也认为,特斯拉10年后的收入将达到1万亿美元,他称特斯拉的股票一股也不卖。

看空特斯拉的投资者也不在少数。

绿光资本大佬David Einhorn、全球最大空头对冲基金尼克斯联合基金联合创始人Jim Chanos、斯坦菲尔资本管理合伙人Mark spiegel、摩根凯瑞资本管理创始人Mark Yusko等都站在特斯拉空头的队列里。

眼下特斯拉是美股市场中最热门的做空对象,空头持有其18%流通股,远超第二名苹果的0.9%,就连曾经承诺永远不再做空特斯拉的香椽也表示,特斯拉已经成为了华尔街的赌场,“我们相信,即便马斯克是基金经理,也会做空这只股票。”

雪球创始人方文三认为,近期导致特斯拉离奇暴涨的原因可能正是空头大量购买股票导致的,由于最近特斯拉的股价一直上涨,导致大量空头面临被迫平仓,不得不不计成本地买入股票,并形成循环导致股价异常上涨。

那么问题来了,长期看,特斯拉究竟还有多大想象空间?它要维持千亿甚至摸到更高的市值,凭什么?

尽管从销量来看,特斯拉2019年销量仅占全球汽车销量的不到0.5%,远低于大众、福特、通用汽车等,但特斯拉的市值却直逼汽车一哥日本丰田。

在支持者眼中,特斯拉并非一家汽车公司,科技公司才是它的真正属性。这一点几乎连传统汽车公司都承认。1 月16 日,大众汽车集团 CEO 迪斯在高管战略会议上说,大众被当作汽车公司,而特斯拉则被视为科技公司。“汽车会成为最重要的移动设备,我们(大众)还被评估为一个汽车企业,而特斯拉已经是一个科技企业了;属于传统汽车制造商的时代,已经结束了。”

“哪怕这个企业看着还很弱小。赚多少钱就是时间的问题了。”理想汽车CEO李想认为,即便传统汽车公司也做电动汽车,但也无法和特斯拉相比,因为出现了生产力维度差异,数字时代的企业挑战工业时代的企业,和工业时代的企业挑战农业时代没区别,“连真正的交战都没开始过就结束了。”

那么,特斯拉究竟可以跟谁对标?

有人拿亚马逊与之比较,认为特斯拉与 2010 年时的亚马逊相似。当时亚马逊的估值仅有590亿美元,同时也处于长期的亏损中,但由于亚马逊在云服务等一些巨大的市场快速的增长,推动其市值突破万亿美元。

更多的人更愿意将特斯拉与苹果公司进行类比。

东方港湾董事长但斌称,他们认同“(特斯拉)会成为汽车界苹果”的说法,且认为特斯拉很可能会成为比苹果还伟大的一家公司。 

从现有的市场份额来看,特斯拉已经表现出了一定的“统治力”。

在美国纯电动车市场,特斯拉的份额甚至超过了3/4。Oppenheimer高级分析师科林·拉斯认为,“特斯拉在高端市场拿下两位数市场份额,它在整个汽车市场拿下10%-12%的份额是完全可能的。”

汽车销量统计网站EV Sales销量数据显示,特斯拉Model 3以超30万辆的成绩问鼎全球电动车销量第一,在所有电动汽车中的市场份额为14%。

2019年新能源汽车车型销量排行榜,图片来源自网络

有观点认为,特斯拉的Model3将会成为“iPhone4”一样的产品。

在很多方面,特斯拉和苹果确实有相同或者类似的地方。

比如,特斯拉和苹果在设计上都崇尚“极简主义”和用户体验,特斯拉全面使用了隐藏式门把手、让屏幕成为人机交互的接口,颠覆人们对汽车的认知。

在产品策略上,苹果和特斯拉都采用了精品策略,聚焦于少数产品。

苹果公司将精力聚焦于iPhone、iMac、ipod等少数产品,通过几款精品攫取了行业大部分的利润。特斯拉的产品同样采取了类似的定位,以modelX、modelS、model3等少数几款高端产品塑造产品体系。

苹果深入芯片、屏幕、相机等软硬件体系,打造了完整而独特的生态体系,形成用户黏性。特斯拉也在产业生态也和苹果有诸多相似点——从电池制造开始布局,产业涵盖电池厂、整车制造、直营店、服务中心、超级充电站,打造了特斯拉的专属品牌。

对于特斯拉来说,统一产业生态能够让其在产品设计上取得领先的优势。2019年日经BP社拆解了特斯拉Model 3和Model S,彻底调研了特斯拉的电动平台、动力传动系统、电池组,ECU等的细节,得出了一个结论——特斯拉已经领先其它企业超过6年,“业内普遍认为,以中央处理器为核心的集中式电子架构的商业化应用要到2025年之后。”

和苹果牢牢掌控iOS操作系统和cpu芯片一样,特斯拉在至关重要的自动驾驶芯片和算法上都采取了自研。2014年自动驾驶系统“Autopilot”系统推出以来,它经过了4次大的硬件版本更新。

特斯拉目前在自动驾驶领域处于第一梯队。马斯克预计,他们将在2020年实现L4级别的完全自动驾驶功能。

而在芯片上,特斯拉也从使用英伟达的芯片逐步过度到自研自动驾驶芯片。它于2019年发布了自主研发的自动驾驶芯片,算力达到144TOPS(万亿次每秒)。这被马斯克称为“世界上最好的自动驾驶芯片”。

商业模式上,特斯拉也正在向苹果看齐,努力走向软硬一体——除了硬件的利润之外,软件收费服务也成为重要的赢利点。

“站在马斯克的视角,卖车只是开始,软件服务的持续收费才是其未来最重要的商业模式。”安信证券的研报认为,特斯拉的软件服务生态正在逐步完善,软件服务的持续收费将成为特斯拉未来最重要的商业模式。

苹果和特斯软件和应用服务生态类比,图片来自安信证券研报

2019年9月,特斯拉更新V10 版本的车机系统,首度引入了在线游戏、腾讯视频和爱奇艺等流媒体软件,实现了PC级的体验。“V10版本的推出让我们看到特斯拉开始认真打造汽车软件生态,整个汽车的使用体验也在向‘移动的第三空间’靠拢”,安信证券在报告中称。

参考苹果发布的2020财年第一季度财报,在2019年第四季度,苹果的服务收入达到创纪录的 127 亿美元,用户数量实现了此前制定的 5 亿人的目标。

如果特斯拉能同样走通软硬一体化,那么意味着巨大的收入空间。

正如苹果不是一家单纯的手机公司,特斯拉也不甘于仅仅制造智能汽车,而是希望成为出行服务平台。马斯克曾称,到2020年底,特斯拉将有100万辆自动驾驶出租车上路,近期也有消息称,特斯拉即将上线拼车应用程序。

根据马斯克的测算,加入特斯拉自动驾驶网络的车主潜在的单车毛利润为3万美元/年,其中特斯拉将从中抽取25%-30%。

不过对于特斯拉来说,要真正的成为智能汽车界的苹果本身并不容易,更何况,传统汽车厂商也都没有放弃追赶的努力。

正如巴菲特所言,特斯拉是一家优秀的企业,但汽车行业竞争激烈,所有像特斯拉一样拥有庞大资金的竞争者都不会退出市场。

目前通用、宝马、丰田,大众等主流传统车厂都在加速转型,适应汽车产业的变革,通过互相抱团的方式结盟展开深入合作,投资自动驾驶创业公司,抢占未来生态。

另外,互联网巨头也在纷纷向智能汽车领域快速进攻。

比如苹果。2013年,苹果就宣布向汽车领域进军,宣布 iOS in the car 计划,并在iOS中推出了CarPlay。此外,苹果还传出与宝马合作,将对无人驾驶智能汽车进行测试。

近期,苹果在新的iOS 13.4测试版提供了一个名为“CarKey”的接口,将使iPhone和Apple Watch拥有汽车钥匙的功能。

在中国,华为也正式进入了智能汽车领域。2019年5月,华为成立智能汽车解决方案BU,他们不做机械部分,而是定位为面向智能网联汽车的“增量部件供应商”,聚焦自动驾驶、驾驶座舱、车联网等领域。

中国新造车企业也不甘于被特斯拉落在身后。“汽车和手机差异巨大,很难形成巨大的赢者通吃和超高毛利”,小鹏汽车创始人何小鹏认为,十年内,智能汽车会有多家市值在1000亿-10000亿美元以上的公司,Tesla、苹果都是非常有力的选手,小鹏汽车也会努力早日到达。

“我们期待你创造一些世人从未见过的东西。简而言之,你会创造未来,拯救地球。"特斯拉网站的招聘文案这样写到。

可见,想象力是马斯克看重的一种员工素质。毕竟,他和特斯拉都自带“想象力”标签,从来不按常理出牌。

今年1月30日,马斯克在特斯拉财报电话会上就宣布:太阳能屋顶会变成特斯拉的一个主要的业务。

对很多人而言,特斯拉因电动汽车而闻名,但汽车却并非特斯拉唯一的业务。在官网上,太阳能电池板业务和各种汽车放在并列位置。

特斯拉的太阳能业务,图片来自特斯拉官网

2016年,特斯拉(Tesla) 宣布以21亿美元收购太阳能组件生产商SolarCity。对于这项被外界质疑的收购,马斯克有自己的谋划。

对于光伏业务,马斯克有着很强的执念。2017年他就表示,屋顶光伏是他未来发展计划的一部分,“过不了多久,每一座房子都将变成光伏电站”。

在2019年底,马斯克非常乐观地预计,太阳能和能源存储业务的增长速度将超过其电动汽车业务。仅在北美市场,每年的订单量是400万个新屋顶。

马斯克称,特斯拉将把更多注意力放在太阳能和更广泛的特斯拉能源业务上,其中包括将间歇性太阳能发电与电池存储的整合。

除了售卖屋顶太阳能板增加利润之外,马斯克还希望将电动汽车和太阳能业务结合起来,开发太阳能汽车。

在收购SolarCity时,马斯克称,特斯拉将开发集成太阳能发电装置的车顶,该产品不仅仅能用太阳能技术自动发电,同时又要兼具美感,并且可以通过手机APP进行管理。

天才马斯克的想象力绝对不止于太阳能业务。在特斯拉的电话会上,马斯克还提到特斯拉和其名下航天业务SpaceX 的星链(Starlink)之间的协同。

Starlink是SpaceX在2015年提出的一个全球卫星互联网的计划,目标是花费100亿美元,发射4.2万颗卫星,为全球提供互联网服务。

2019年5月,SpaceX 一次发射了 60 颗Starlink卫星,这是Starlink的第一批卫星。SpaceX一共计划向低地球轨道发射约1.2万颗Starlink卫星,由这些卫星从该轨道位置向地球发射互联网信号。

卫星具有天然的服务全球的属性,一旦Starlink组网完成,它将提供全球化的网络服务,且具有巨大的成本优势。

Starlink,图片来自Starlink官网

按照马斯克的说法,Starlink完成后,每年SpaceX 可以获得300亿美元或者500亿美元的收入。

在马斯克的计划中,Starlink还将为特斯拉汽车提供网络服务。他表示,用户可以把Starlink卫星接收器安装在特斯拉的汽车上,用于接收信号。“如果你在郊区,手机信号不是特别稳定的情况下,那你就可以用Starlink天线进行连接。”

这可能并非一个遥远的目标。据了解,所有特斯拉的车型都配备了wifi和蓝牙连接的适配器,完全有能力接收车载wifi的卫星信号。

因此,有行业人士预测这项业务可能会成为特斯拉下一个新的赢利点——特斯拉可以将其作为一项高端配置,也可以作为服务包独立出售。

通过整合太阳能面板、卫星通信、特斯拉汽车,马斯克为特斯拉的未来打造了一幅具有宏伟想象力的愿景。三块业务齐头并进,逐渐走向融合。能实现这种紧密组合的人,目前放眼全球,马斯克恐怕是独一无二的。

不过和他的其它疯狂计划一样,这一愿景到底能不能实现,恐怕只能交给时间来验证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