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来自全天候科技,阅读更多请登陆www.awtmt.com或华尔街见闻APP。

作者|张吉龙 编辑|安心

瑞幸咖啡(NASDAQ:LK)巨额造假事件未平,中概股做空风波又起。

继做空机构浑水对瑞幸咖啡的质疑被坐实,瑞幸公开承认内部22亿造假后,另一家做空机构Wolfpack将枪口对准了另一家中概股公司——爱奇艺(NASDAQ:IQ)。

4月7日,Wolfpack发布针对爱奇艺的做空报告,质疑爱奇艺2019年虚增收入、虚增用户等问题,认为爱奇艺2019年营收被虚增了27%—44%,约80亿—130亿元人民币,以及,虚增42%-60%的用户数。

Wolfpack这份报告同时得到了浑水的助力。浑水发布推文表示,他们帮助了Wolfpack Research调查爱奇艺。

受做空报告的影响,爱奇艺盘中股价跌幅一度超过10%。

不过,随后爱奇艺发表声明,否认了报告的质疑。爱奇艺称,该报告包含大量错误、未经证实的陈述以及与爱奇艺有关的误导性结论和解释。爱奇艺强调,其披露的所有财务和运营数据均是真实的,符合SEC要求。对于所有不实指控,爱奇艺坚决否认,并保留法律追诉权力。

在双方攻防期间,爱奇艺的股价止跌回升。截至美股4月7日收盘,爱奇艺价格收报17.30美元,较前一日收盘价涨超3%,扭转了做空报道导致的下跌局面。

4月7日晚间爱奇艺股价走势图,图片来自老虎证券

不过,此前另外一家被做空的中概股好未来就没那么幸运了。

4月8日,好未来(NYSE:TAL)发布公告称,在例行的内部审计过程中发现了某些员工存在“不当行为”。公司怀疑有问题的员工与外部供应商合谋,伪造合同等文件,错误夸大“轻课”的销售数据。目前,该雇员已被当地警察拘留。

好未来称,在截止至2020年2月29日结束的2020财年中,“轻课”销售额占公司2020财年总收入的3%—4%。 受此消息影响,好未来股价盘后大跌28%。

同样出现股价大跌的还有同是教育类上市公司的跟谁学(NYSE:GSX)。4月7日,跟谁学股价下跌3.5%,以32.45美元收盘。美股盘后,跟谁学股价继续下跌,跌幅一度达11%。

自2019年以来,中概股被做空的现象开始密集出现,范围覆盖多个行业。瑞幸咖啡自曝巨额造假后,似乎进一步点燃了做空机构的热情,他们陆续向中概股“开枪”,趁热打铁,谋取利益。

接下来,是否会有更多的中概股被做空?对于在境外已经上市和正在上市路上的中国公司来说,这波中概股做空潮意味着什么?

瑞幸咖啡、爱奇艺、好未来、跟谁学,这四家公司被做空只是这波中概股做空潮中的一部分。

据公开信息,2019年至今,在港股和美股上市的10多家中国上市公司被做空,除了上述4家,还包括美股中概股趣头条、和信贷、嘉楠科技、58同城、优信、百济神州,港股上市的安踏体育、中国飞鹤、联想集团、周黑鸭、金蝶国际、波司登、康哲药业等。

近年来港股和美股中部分被做空的中国公司

按照36kr的计算,从2020年1月29日到3月4日,已有9家中资公司遭到做空机构“狙击”,平均4天就有一只中概股被做空。

这些被做空的中概股多数都被指存在财务造假。比如,Wolfpack质疑爱奇艺虚增收入和用户数;杀人鲸(Blue Orca Capital)质疑康哲药业财务造假、实控人腐败交易;灰熊(Grizzly Research)质疑58同城虚增收入、虚假交易、管理层利益输送,Bucephalus Research质疑联想集团财务造假、公司治理和业务经营的问题。

为什么自瑞幸之后,又起一波中概股做空潮?它是瑞幸引发的还是瑞幸只是这波做空潮中的案例之一?

富途控股金融及企业服务总裁邬必伟认为,爱奇艺被做空发生瑞幸造假事件之后应该是巧合,毕竟两件事中间只隔了5天时间,不大可能是因为瑞幸造假引发了爱奇艺被做空,因为时间不够。

透镜公司研究创始人况玉清猜测,“很多做空机构的做空报告可能早就已经写完了,只是等待一个好的时机来发布”。以Wolfpack做空爱奇艺为例,他认为,瑞幸造假事件给市场做了一个铺垫,引起国际投资者对于中概股的信任危机,Wolfpack选择这个时机发布报告,容易放大恐慌,加强做空的效果。

从做空报告的扎实程度看,各家机构的报告质量也是良莠不齐。浑水发布的瑞幸最空报告,就委派了92个全职和1400个兼职调查员,收集了25000多张小票 ,进行了10000个小时的门店录像,并且收集了大量内部微信聊天记录。相比之下,Wolfpack对爱奇艺的调查成本和样本较为逊色,样本只有1000多人。因此,这份报告的说服力也大打折扣,甚至被一些市场人士直指“粗糙”。

华创证券前TMT首席分析师谢晨在其公众号撰文指出,Wolfpack所引用的部分第三方数据不一定准确,很多数据比如iPad观看的数据并没有被统计到。就Wolfpack对爱奇艺成本的质疑,他也认为,Wolfpack存在误解,“爱奇艺都是精品剧的模式,前几年随便买都是千万级别的局,怎么能用行业平均来对比。”

有意思的是,此前Wolfpack也曾经做空过多家中概股上市公司,不过效果不佳,以其做空的趣头条为例,在做空的当天,趣头条股价收涨4.56%。

尽管一些做空报告存在瑕疵,但是做空机构花笨力气调研的做法仍然得到一些市场人士的称赞。甚至有人认为,它们足以让大量分析师汗颜。

随着瑞幸、好未来这些知名公司自曝造假问题,无疑将中概股推向新一轮信任危机,可以预计,下步很可能有其它中概股公司遭做空。

上一轮中概股大规模做空潮发生在2011年前后。彼时,绿诺国际、多元环球水务、中国高速传媒、嘉汉林业等多家问题公司被揭发和做空,中概股集体陷入信任危机。

在那之后,做空机构对中概股的狙击并没有间断过。2015年4月,航美传媒被做空;2018年6月,知名做空机构Spruce Point做空陌陌;2015年7月,多个做空机构发布对唯品会对做空报告。

为何最近一两年中概股再次被集中“猎杀”?

“这两年美股处于高位,很多企业选择美国上市,热的时候也是鱼目混珠的时候”,信永中和会计师事务所合伙人赵现波认为。

对比发现,中概股上市数量和被做空的频率一定程度上呈正相关关系,上一轮中概股被集中做空发生在2011年前后,当时共有43家中资企业赴美上市。

于此同时,浑水等做空公司也开始大量涌现。据《新京报》报道,2010年前后,全球新增超过40家做空中概股的网站。

在2010年之后,美股一直处于上升通道中,标普500指数、道琼斯指数、纳斯达克指数均出现了数倍的上涨。美股也因此成为全球投资回报率最好的资本市场。尤其是2019年美联储三次降息,货币政策进一步宽松,股票市场在一年内普涨30%以上,平均市盈率超过30倍。

在充裕资本吸引下,美股迎来新一轮的IPO热潮。统计数据显示,2019年,美国两大交易所——纳斯达克和纽交所IPO数量为216家,募资总额623.3亿美元,其中,32家是中国企业,他们的总募资金额约35亿美元。另外还有约30家中国企业向SEC递交了招股说明书,等待上市。

不过在2020年3月美股数次熔断后,美股指数下跌30%,市场资金面偏紧,形成了做空的时机,在这种情况下,做空机构开始寻找突破点,通过做空获利。

凡德投资总经理陈尊德认为,2019年中概股的整体涨幅比较大,在最近这波下跌过程中,中概股的表现比美国指数要强,二级市场估值相对偏高,给做空留出了下跌空间。
 
陈尊德表示还有一个原因是,国外媒体和资本市场对于中国上市公司的经营情况不太了解,因此对财务数据存在一定的质疑。

“做互联网的多多少少都有些水分,貌似已经是被行业默许了,电商刷一刷GMV,直播刷一刷DAU很正常”,一位美股券商分析师称,上市公司会被拿来做标杆,而且行业间的横向对比也决定公司估值,因此,人为调整数据,“保持某些关键数值的正常化被视为必要”。

光速中国创始合伙人韩彦认为,最近多家中概股被做空从微观上看是企业管理、价值观出了问题,“但是长期上是过去几年高速发展只追求数字、忽略追求真实价值后问题的集中体现。”

美国宾夕法尼亚大学法学硕士詹凯指出,此前美国PCAOB(美国公众公司会计监督委员会Public Company Accounting Oversight Board,PCAOB)要求所有在美国上市公司将审计底稿交其审查,但中国是唯一的例外。

背后原因是美国方面认为,作为监管机构,很难核实中国公司的数据,也无法检验公司的审计报告质量,很容易出现所谓的“会计造假”。

2019年6月,美国共和党参议员卢比奥提出《公平法案》,要求在美国上市的公司接受PCAOB的审计和管辖,或者经过三年缓冲期从美股退市,其目标直指中概股。

4月3日,针对瑞幸巨额造假事件,京东零售集团CEO徐雷在朋友圈公开表示,这样的中概股老鼠屎对中国企业的形象影响是破坏性的,对中国创业企业的负面影响是深远的,经此事,全社会很多的经济成本会提高,因为信任已经被破坏了,而信任是最昂贵的。

京东徐雷圈谈瑞幸财务造假,图片来自徐雷朋友朋友圈

理想汽车创始人李想更是公开爆了粗口。4月5日,李想在个人微博上转发了陆正耀的对造假事件的回应链接,直言不讳地说,“送他五个字:Sha BI。纯正的诈骗。”

不过,这则微博很快被删除。

值得注意的是,理想汽车还在IPO的路上。

据腾讯新闻《一线》报道,理想汽车已于2019年第四季度开始筹备赴美IPO计划,普华永道已经入场负责IPO审计。路透社也曾报道,理想汽车已申请在美国进行IPO,同时聘请高盛作为牵头此次IPO的主要银行,计划筹资至少5亿美元,最早于2020年上半年上市。

按照富途证券邬必伟2019年底的预判,去年底至2020年,会有很多大陆公司赴美国和香港IPO。

但瑞幸自曝造假后,邬必伟认为,这对于中概股赴美上市会有很大影响,特别是会影响上市之前寻找投资人。

邬必伟称,受新冠肺炎疫情的影响,目前中国公司的赴美上市基本都已经暂停了进程,但未来项目重启后,资本市场的监管机构会有更严格的审查。

“我们有一个1亿元美元的项目就停了”,一位中资券商人士表示,目前很多国外的基金针对中国的项目都暂停下来了,瑞幸造假的负面影响很大。

国盛证券分析师鞠兴海在朋友圈称,近期美股中概环境恶化,包括后续SEC的监管会加强。“我反倒建议大家审慎评估下其他投资”。

对于已经在上市的中概股公司来说,近期瑞幸等公司的造假事件的负面影响也不可避免。

“外资对于中概股诚信经营和高管人品会有很大担忧”,邬必伟认为,瑞幸造假事件爆发后,外界会对于中概股的经营和财务数据产生怀疑,不管是好公司还是差公司,都会受到质疑;而且这些担忧和质疑会加重企业上市的成本,比如董监高的保险费。

“那么多人的努力,抵不过一颗老鼠屎的危害”,4月3日,海通国际在美股早报里怒斥瑞幸的造假让所有中概股背锅,称这件事情再一次向全美和全世界验证他们每天都想证明的问题——中国公司的数据有问题,“数据造假这个大帽子将再次死死扣在中国企业头上,可能永远都翻不了身”。

美国宾夕法尼亚大学法学硕士詹凯认为,瑞幸造假事件从某种程度上也印证了PCAOB的观点,可能会被他们作为一种说辞再次提起;未来所有中概股是否会被迫接受PCAOB的监管,是一个很大的悬念。

不过,雪湖资本CEO马自铭接受《21世纪经济报道》采访时表示,上周发生的(瑞幸)造假事件,只是极个别案例,并未对中概股的基本面造成实质性的伤害,所以,他不认为现在是中概股的至暗时刻。

雪湖资本是一家对冲基金,据燃财经报道,瑞幸做空报告的实际制作方就是雪湖资本,但这并未得到官方证实。

瑞幸造假事件也将负责其IPO和财报年审的审计机构安永推上风口浪尖。

据第一财经报道,安永派驻了强大的反舞弊团队后,推动了瑞幸造假东窗事发。2020年初,浑水发布的做空报告引发了安永的警觉。安永指派了一个强大的反舞弊团队介入,发现了舞弊事实,要求瑞幸按美国规定启动内部调查,并督促瑞幸尽快公布调查结果。

实际上,在瑞幸咖啡和好未来自曝造假背后,一大批中概股的审计等中介机构都在瑟瑟发抖。

中概股上市时大都雇佣了看起来阵容豪华的中介机构。以瑞幸咖啡为例,瑞士信贷、摩根士丹利、中金公司和海通国际是其IPO的联席主承销商,审计机构是四大会计师事务所之一的安永华明,律师事务所阵容也囊括了金杜律师事务所、达维律师事务所等知名律所。

浑水发布做空报告后,中金公司和海通国际还曾公开力挺瑞幸。

中金公司在研报中称,浑水匿名沽空“主要基于不具代表性的草根调研和主观推断”,缺乏有效证据。海通国际表示,浑水的做空报告存在缺陷,称瑞幸咖啡所有交易都是通过在线支付平台处理的,这使得瑞幸咖啡很难伪造交易。

信永中和会计师事务所合伙人赵现波认为,审计这一角色很可能难以承受市场的信用背书期待,不可能做到对企业信息100%的掌握,“就好比警察抓小偷,警察再怎么努力,社会上小偷总是存在,不可能消灭”。

不过,如果在企业造假案中存在中介机构和个人失职,惩罚是不可避免的。

按照法律规定,涉事的个人和中介机构均须承担相应责任,一般来说,他们会被集体诉讼赔偿。赵现波认为,惩处结果可参考为安然服务16年审计及咨询服务的会计师事务所安达信。

安然公司造假事件后,安达信也被牵连并被起诉。2002年,安达信被法院认定犯有阻碍政府调查安然破产案的罪行,被叫停了从事上市公司审计的业务,2000多家上市公司客户和8.5万员工陆续离开,安达信在全球的分支机构最终也烟消云散。

对于参与其中的中介机构员工,邬必伟认为,瑞幸造假事件也会令他们压力越来越大,变得非常小心,因为一旦出事,可能会影响到个人的职业生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