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来自全天候科技,阅读更多请登陆www.awtmt.com或"见闻VIP" APP。

作者|张吉龙 编辑|罗丽娟

互联网江湖未曾平静过,但现在比以前更加激荡——新人在跃跃欲试,也有老江湖们正在逐渐淡出。

新的力量正在加速搅动行业。其中包括美团、拼多多、字节跳动等,均成为了资本市场“香饽饽”。截至目前,拼多多市值达818亿美元,美团达8876亿港元(约1145亿美元)。近期有相关报道称,字节跳动在非公开股票交易中估值超过1000亿美元。

相比新秀们,传统三巨头BAT的则表现平平——最近两年来腾讯和阿里巴巴的股价趋稳、上涨乏力;而百度股价呈下滑状态,目前市值已经跌至394亿美元,不及拼多多的一半。

在新旧巨头更替的背后,各家掌舵手们也动作频频。有人星夜赴考场 有人辞官归故里。

除了操盘公司,有大佬们正在资本市场上不断抛售股票套现,最终淡出;也有人持续增持、仍在坚守。

今年以来,腾讯控股总裁刘炽平已经四次减持腾讯股票。

2020年1月初和4月初,他分别减持50万股及60万股,套现1.92亿港元及2.27亿港元;最近的5月29日及6月1日又减持60万股股票。在年内,刘炽平累计套现6.7亿港元。

自去年腾讯股价突破400港元/股,处在最近两年的高点上,这一水平维持至今。在这样的背景下,除了刘炽平外,腾讯董事会主席马化腾也在今年1月减持500万股股票,套现金额接近20亿港元。

5月13日,腾讯发布了2020年第一季度财报,财报显示疫情对于腾讯的影响有限,总营收达到1081亿人民币,同比增长26%。

不过财报对于腾讯未来也进行了风险提示,认为随着各地复工,用户对互联网的使用时长以及游戏内的消费将恢复正常,此外由于企业改革预算的削减,广告业务可能面临多重阻力。

对于刘炽平和马化腾来说,减持自家股票并不稀奇,多年以来两人一直在减持所持有的腾讯股票,持股比例不断下降。

以马化腾为例,多年来通过频繁减持,目前已套现超过200亿港元。

腾讯控股2004年在香港上市时,马化腾的持股比例在13%以上;到2012年腾讯财报显示,其持股比例已经下降为10.25%;而2017年这一比例降至8.63%,在今年1月份减持后则剩下8.58%。

腾讯创始人、董事会主席兼首席执行官马化腾

至于减持的目的,马化腾曾表示,除了个人的财务上的需要,还有一方面是为了做慈善。2016年4月份,马化腾宣布捐出1亿股个人腾讯股票,并分批注入公益慈善基金中,支持在内地为主的医疗、教育、环保等公益项目,以及全球前沿科技和基础科学的探索。

在减持方面屡有大手笔的还有阿里巴巴创始人马云。

2014年5月,在阿里巴巴更新的招股书中,马云的持股比例为8.9%;根据财报显示,截至2018年6月18日,马云此时的持股比例已经降为6.4%;2019年11月,港交所披露的阿里巴巴招股书显示,马云持股约6.1%。

尤其是2016年以来,马云多次大规模减持。2018年10月,胡润研究院给出了自2017年7月1日至2018年9月30日套现企业家30强名单,马云家族以110亿元位列榜首,成为套现王。

阿里巴巴创始人马云

对于减持股票这件事情,外界通常有负面的解读,认为创始人不看好公司的发展前景,但马云不这么认为,“有人为了股票换生活,对我来讲已经过去了,我觉得改善社会的生活是我要做的事。”

他曾多次表示减持的目的是为了做慈善。2014年阿里巴巴上市前,马云和阿里巴巴集团执行副主席蔡崇信曾作出承诺成立个人公益基金,以占阿里巴巴总股本2%的期权为基金的资金来源,致力于环境、医疗、教育和文化领域的慈善事业。

2019年3月,阿里巴巴发布公告称,马云及集团执行副主席蔡崇信的关联实体和慈善基金会已签订股票出售计划,马云将最多出售2140万股阿里股份,而蔡崇信将最多出售920万股阿里股份,按照当时的股价,减持资金超过300多亿元。阿里巴巴表示,减持的资金将用于一般财富规划以及慈善用途。

减持不久后,马云从阿里卸任,2019年9月10日马云卸任阿里巴巴董事长。

京东创始人刘强东也曾经多次减持京东股份。2017年全年,刘强东通过旗下Max Smart Limited出售京东0.3%股份,通过FortuneRising Holdings Limited出售京东0.3%股份,共计减持约0.6%京东股份,套现近6亿美元。

京东创始人刘强东

京东当时表示,刘强东的减持行为发生在2017年,在刘强东出售的股票中,包含一部分代持员工的股份,以及其个人的股份,出售股份主要是用于财务管理,以及一些公益慈善项目。

此外,刘强东在2019年也进行了一些减持。资料显示,截至2020年2月29日,刘强东持有的京东股权为15.1%,而2019年2月刘强东的股权比例为15.4%,意味着一年内,刘强东减持了京东0.3%的股票。

无独有偶,在刘强东减持自家股票的时期,他也正在逐渐隐身到京东的幕后。

天眼查显示,自2019年末到2020年初,刘强东已经卸任了多家京东系公司的职务。

近期刘强东卸任轨迹

有意思的是,除了马云、马化腾这些功成名就的互联网大佬外,一些处于上升期的互联网企业高管也选择减持自家股票落袋为安。

5月26日,就在美团股价突破133港元,市值突破1000亿美元的当天,美团联合创始人、高级副总裁王慧文就选择减持200万股公司股票,套现2.74亿港元,这在资本市场上引发讨论。美团的说法是王慧文减持股票属于其个人规划,不会影响公司正常运营。

对于王慧文来说,减持还有一个重要的背景就是他将在2020年底退休。在今年年初,美团创始人兼 CEO 王兴发布内部信宣布王慧文将于今年 12 月退出公司具体管理事务。后续王慧文将继续担任公司董事,并任美团终身荣誉顾问。

2018年路透社曾报道,小米IPO时洪锋、黎万强、刘德等小米高管选择出售股票,而在2019年11月,黎万强宣布离开小米。

小米高管中减持的还有小米联合创始人、公司总裁、副董事长林斌,2019年8月21日到23日,林斌在二级市场出售小米集团股票4131.34万股,价值约3.7亿元。

林斌的减持行为在市场中引起了轩然大波,不少小米股民表达了不满。有股民认为林斌减持的时机正好是小米股价低迷的时候,很多散户被套牢,小米集团也正在回购股票。

对此,林斌当时发微博表示 这次减持只占自己所有股份的1.48%,对小米的未来充满信心,相信小米模式一定能成功,并表示自愿承诺未来12个月不再减持。

除了减持股票外,最新的动态表明,林斌在小米体系内的位置也有所变动。

工商资料显示,从2020年3月起,林斌已经卸任了北京小米电子软件技术有限公司、小米关联公司有品信息科技有限公司,以及深圳小米信息技术有限公司三家小米关联公司的职务。

最新的卸任信息出现在6 月 4 日,北京小米软件技术有限公司发生工商变更,林斌卸任法定代表人、总经理,上述职位由另外一位联合创始人王川接任。

据网易科技的报道,在小米上市前,小米创始人雷军曾与投行进行接触,给出了2000亿美元估值的目标。在小米香港上市庆功宴上,雷军也放出豪言称“要让在上市首日买入小米公司股票的投资人赚一倍!”

小米创始人、董事长兼CEO雷军

然而小米IPO时市值却不足500亿美元,而且上市之后股价持续下滑。

在小米上市解禁期后,有多位股东减持。2019年1月9日, Apoletto Managers基金减持5.94亿股,股份价值达60亿港元,持股比例从9.25%降低至4.99%。1月16日有未披露的投资者以每股9.45港元的价格出售了2.31亿股B类股票。

小米股价不佳,甚至就连小米集团总裁林斌都在减持,2019年8月,港交所披露的信息显示,林斌于连续三日卖出4130.7万股小米股份,套现3.7亿港元。

小米在上市前招股书中披露,雷军持股比例为 31.41%。到了2019年年报显示,雷军持股约27%。不过雷军持股比例减少并非其进行了减持,按照小米方面的说法,减少的只是雷军的B类股投票权数量,因为他不再代理部分小股东的投票权。

实际上,作为大股东,雷军选择了坚守。2019年1月,雷军还承诺在未来365天内,不出售小米公司股票。

互联网老江湖中,除了雷军外,还有一个人也极少对自己股票减持——网易创始人丁磊。5月29日港交所文件披露了网易最新持股情况,其中丁磊作为大股东持股14.56亿股,占总股本的44.7%。

网易创始人、CEO丁磊

在所有上市的老牌互联网企业中,网易的这一股权结构相当特殊,丁磊持股占比可谓惊人,资料显示,2000年网易在纳斯达克IPO前,丁磊的持股比例高达68.7%,上市稀释后为58.5%,直到2006年6月,丁磊持股为45.9%。

这意味着,在过去的几十年里,丁磊减持微乎其微。

作为后起之秀,王兴和拼多多创始人黄峥没有减持过自家股票。

美团招股书显示,王兴拥有 573188783 股 A 类股份,约占总股本10.9%,腾讯持有10.05亿B类股,约持股20%。红杉资本持股11.4368%。其他投资者持股53.7478%。

在上市后,随着美团股价的上涨,部分股东已开始减持套现。资料显示,2019年4月8日、11日、19日,红杉资本创始人沈南鹏分别减持了711.62万股、1431.37万股、3687.5万股美团股票,合计套现超31亿港元。

而美团最新的财报显示,王兴的持股数量并没有变化。

而黄峥也是如此。拼多多招股书披露,在上市前,拼多多CEO黄峥拥有2074447700股,持股比例为50.7%,而截止到2020年4月25日,拼多多向美国SEC(美国证券交易委员)递交20F文件,文件显示黄峥本人并未作出任何减持。

百度创始人李彦宏则是先减持后增持的代表。资料显示,2005年百度上市时,李彦宏持股25.8%。但随后到2013年,李彦宏多次减持,至2013年2月,李彦宏持有百度的股票比例为15.7%。

百度创始人李彦宏

以此为分界点,在此后的几年内,李彦宏非但没有减持,反而进行了对百度的增持。按照百度向sec提供的资料显示,截止2020年1月31日,百度CEO李彦宏持股增加至16.4%。

旧人离去、新人出头是互联网行业的铁律。

在过去20年里,中国互联网已经经历了数轮更迭,从四大门户时代到BAT时代,到现在风头正劲的字节跳动、美团、拼多多搅动行业的时代。后三者均成立于最近十年。

5月26日,美团发布2020年第一季度财报后的一天,美团股价上涨超过6%,市值也超过1000亿美元,在中国所有上市的互联网企业中位居第三,到目前为止美团的市值在1200亿美元左右。

能引发资本市场狂欢的还有字节跳动。近年来因Tik Tok和抖音风靡全球让字节跳动走上“云端”。今年3月份,据金融时报报道,老虎环球基金完成对字节跳动的投资,字节跳动的估值达到1000亿美元。不久前,彭博报道称,在二级市场上字节跳动的估值已经突破1000亿美元,甚至在1400亿美元的价位上产生过交易。

最近一个月,电商新秀拼多多的股价也不断飙升,从50美元上涨至接近70美元,最新的市值也超过了800亿美元。

而与此同时,在最近的几年里,腾讯、阿里的市值却始终保持相对稳定的波动,百度甚至持续下滑。

新的挑战者们正在发起冲击,它们都有着和前辈曾经一样的野心。

美团、拼多多冲击的是阿里巴巴,“美团有机会成为A、T一个量级的公司”,王兴曾经解释道,因为美团创造的价值足够多,餐饮、旅游、到店综合品类每个领域都可以值几百亿美元。

美团创始人王兴

“你可以说我low,说我初级,但你无法忽视我。”黄峥也认为拼多多与淘宝是错位竞争,争夺的是同一批用户的不同场景。他表示,拼多多的终极定位就是针对不同的人群做不同的Costco+ Disney。

而字节跳动则遇到了百度和腾讯的两面夹击。

“BAT格局本来就应该被打破,头条的发展不限于任何的格局、地域。”2016年在参加央视财经《对话》栏目时,时任今日头条高级副总裁的柳甄认为,可以打破BAT的格局,“这本来也是一个变化的格局,将来再出现另外一个格局。”

在接受财经杂志的采访时,张一鸣也认为,字节跳动不会在乎谁把自己看成竞争对手,他认为字节跳动主要是向前看、往前跑,不看左右。

在这种情况下,王兴和张一鸣、黄峥都不太在乎股价的波动。王兴认为,美团要成为下一个腾讯或者阿里至少需要五到十年,之前只是刚刚起步而已。

对于拼多多的股价,黄峥也表现的很淡然,而这主要是来自知名投资人段永平的启发,他曾表示段永平曾教给他一个商业的常识——价格围绕价值波动。


拼多多董事长兼首席执行官黄峥

“价格一定会波动,但只要你的价值提升,最终价格会和价值接近。”黄峥称,这个常识让自己可以安心于增加企业的内生价值,而不是过度在意资本市场的价格波动。

除了自己不减持股票外,2018年7月,在拼多多上市后,黄峥发布发了一份员工信称拼多多员工的期权全部锁定三年,“虽然今天离Costco + Disney 还很远,但过去的实践表明它(拼多多)有着顽强的生命力和巨大的前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