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来自全天候科技,阅读更多请登陆www.awtmt.com或华尔街见闻APP。

作者|张吉龙 编辑|罗丽娟

2020年是魔幻的一年,车市也在其中经历了跌宕起伏。有人被洗牌出局,有人破土而生,也有人抓住了新机会迎风而上。

乘联会最新数据显示,1~11月,国内狭义乘用车累计零售1700.2万辆,同比增速为-8.3%。但其中,新能源车累计销量同比增速为4%,成功实现“转正”。

新能源汽车市场自2020年二季度起触底反弹起,其已一路高歌。中汽协副总工程师许海东预计,2020年我国新能源汽车销量将超预期完成目标,全年销量预计在125万辆左右。

其中,一款“神车”脱颖而出。

在9月、10月、11月新能源乘用车榜单中,微型电动车宏光MINIEVEV连续压制特斯拉稳坐榜首。自7月上市以来,宏光MINIEVEV的销量已达10万台;11月宏光MINIEVEV销量达33094辆,成为2020年以来国内唯一单月销量破3万辆的新能源车型。

由于销量火爆,资本市场也在“用脚投票”。在港股市场,作为上汽通用五菱的零部件供应商,“五菱汽车”自2020年6月1日至今,股价涨幅达1719%,其中仅仅是从12月18日至今7个交易日,股价就上涨超过200%。

在2020年下半年,五菱汽车股价狂涨

乘着微型电动车的东风,越来越多的汽车企业杀入到这个市场,包括长安、江淮、丰田等都纷纷推出了售价仅几万到十几万元的微型电动车,谋求抢占市场先机。

2020年12月30日下午7点,长安新能源在官方公众号上发布的一条消息,在微型电动汽车业内引发震动:长安新能源正式开启奔奔E-Star国民版的预售,价格为2.98万元起。

2020年12月30日,长安汽车宣布推出起售价不到3万元的奔奔E-Star国民版

在外观上,奔奔E-Star国民版沿用了老款奔奔EV的设计,长度为3730mm,轴距为2410mm,拥有4款可选颜色。

在动力上,该车搭载一台永磁同步驱动电机,最大功率55kW,0-50km/h加速时间为4.9秒。电池方面则拥有磷酸铁锂和三元锂电池两个版本,但是续航里程都是301km。而且其中高配可选装快充功能,电量从30%充到80%只需30分钟。

奔奔E-Star国民版预售的消息,在不少宏光MINIEV、欧拉R1、奇瑞小蚂蚁的用户群中都引起震动,考虑到底价仅仅比宏光MINIEV贵1000元,很多人都预测,双方会正面交战。

目前看起来,不到3万元的价格让奔奔E-Star国民版取得了不错的成绩。2020年12月31日长安新能源发布消息称,奔奔E-Star国民版上线不到17小时,销量就突破了2000台。

实际上,在奔奔E-Star国民版之前,A00级别的纯电动汽车(微型电动汽车)已经有不少的车厂入局。

在乘联会11月新能源汽车销量前10排行榜中可以看到,欧拉R1、奇瑞eQ这两款A00纯电汽车同样位列前茅,两者销量分别力压比亚迪汉、理想ONE。

乘联会11月份新能源汽车销量前10排名

以奇瑞小蚂蚁为例,其补贴后售价为6.68万-7.88万,一位小蚂蚁4S店的销售员工表示,在各种优惠之后,“最低配的可以做到6w上路。”

上述员工表示,最近两个月该车销量比之前增加了不少,其中11月份门店卖了46台,12月卖了51台。“前几天一位常熟的用户一次买了两台,两夫妻各开一台。”

而欧拉则是长城汽车的新能源品牌,自2018年8月正式发布迄今,欧拉旗下已有4个子品牌,包括好猫、黑猫、白猫、IQ,产品价格覆盖了6万元-14万元的区间。

其中最畅销的还是要数欧拉R1,也就是欧拉黑猫。官方数据显示,11月欧拉品牌销售新车11592辆,同比暴增415%,环比增长45%。其中欧拉黑猫11月销售9463辆,同比涨幅高达373%,环比涨51%,欧拉白猫11月份销量为2054辆。

2020年前11个月,欧拉品牌累计销量43516辆。另外按照财联社的报道,长城方面希望欧拉品牌在2025年实现年销量35万辆。

正在入局的品牌,还有江淮汽车。在2020广州车展上,江淮大众发布了全新汽车品牌思皓E10X,这是一款基于江淮iEV6打造A00纯电小车,该车也是走简洁可爱的设计风格,符合年轻人的口味。

动力方面,思皓E10X预计搭载一台最大功率45kW的永磁同步电机,最高车速102km/h,电池则采用了30.2kWh的磷酸铁锂电池,能够提供302km的NEDC续航里程。

按照此前透露的消息,思皓E10X将于2021年3月份上市,不过价格尚未公布。工信部网站最新的信息显示,思皓E10X搭载电机的最大功率从45KW降为30kW。可见,江淮大众也在努力的降低成本。

近期,另外一家江字头的汽车厂商江铃集团也透露了对于A00纯电小车的兴趣。根据规划,江铃新能源将建设3个整车平台,4大系列共计20余款产品,实现A00到A+级轿车、纯电动SUV和MPV车型全覆盖。

纯电小车不光在中国新能源市场上大放异彩,在全球新能源市场中也正在异军突起。

据EV Sales Blog报道,欧洲11月电动乘用车注册量为166,255辆,同比上涨198%,市场份额达到16%。其中卖的最好的是雷诺旗下的纯电小车Zoe,注册量达9953辆。而特斯拉的Model 3则仅仅排在第4位。

在日本,近日丰田也推出纯电动微型车C+pod,该车共2个版本,售价分别为165万日元和171.6万日元(约合人民币10.4万元和10.8万元),续航里程为150km,最高速度为60km/h。

不过目前看来,该车仅面向特定群体发售,比如政府和企业客户,预计2022年开始推向个人用户。

在2020年以前,媒体关注的焦点多在特斯拉等中高端新能源车上,人们很难想象一款售价3万元左右电动小车如今会成为电动市场的霸主。

但是在2020年,随着宏光MINIEV的崛起,电动汽车市场被低端电动小车突然切走了一大块蛋糕。

据乘联会统计数据显示,2020年11 月A00级纯电动汽车销量达到4.8万辆,占纯电动汽车当月销量的32%。

而且这个市场还在继续扩大,此前中信建投发布研报称,A00纯电市场有望进入高速增长阶段,市场容量有望翻倍增长。

那么电动小车到底是如何从人们的眼皮子底下突然崛起的?

性价比显然是一个重要因素。投资人于凯表示,宏光MINIEV、奇瑞小蚂蚁都是面对市场中相对中低端的用户,和平时一二线城市所认知的比如特斯拉、蔚来、小鹏等高端电动汽车走的是截然不同的方向,甚至和比亚迪等自主品牌相比也更低一个层次。

事实证明,宏光MINIEV推出的初衷就是瞄准了低端市场。上汽通用五菱汽车股份有限公司品牌与市场总监周钘曾透露,宏光MINIEV在研发时瞄准的市场主要是河南、山东、安徽、河北等中原地区,原因是他们发现这些地区有很多低速电动车——俗称“老头乐”。

而近年来政策对于低速电动车开始收紧,对于低速电动车的大思路是“升级一批、淘汰一批”。在这种情况下,上汽通用五菱希望抓住低速电动车逐渐淘汰和升级的“空窗期”。

据自媒体“NE时代”的消息称,宏光MINIEV和欧拉主要销售地点也都是在河南、山东、河北、广西等地区。

除此之外,新能源汽车下乡政策也给车企们创造了有利条件。

去年7月,工信部联合农业农村部办公厅、商务部办公厅共同发布的《关于开展新能源汽车下乡活动的通知》表示,从2020年7月至12月联合组织开展新能源汽车下乡活动。

在新能源汽车下乡的政策下,不少地区对于购买新能源汽车都推出了补贴的政策,比如海南省的政策是对于2020年5月到12月的购买的电动车的用户,奖励一万元。对于用户来说相当于车价降低了1万元。

这些补贴政策激发了用户对于电动车的积极购买。工信部初步统计数据显示,新能源汽车下乡的近4个月时间内,涉及的新能源车型累计销量已超18万辆。上汽通用五菱、北汽新能源、长城欧拉、比亚迪等都是新能源汽车下乡活动的参与企业。

不仅价格低,微型电动车还紧扣了用户的需求。

比如电动小车的耗电量相对比较低。上汽通用五菱电动化技术总监邵杰认为,宏光MINIEV百公里耗电量仅为10kWh左右,非常适应用户经济用车的需求。

且在充电方式上,微型电动车往往更“接地气”。中高端电动车对于充电桩是一个硬性的需求,要么消费者需要有家用充电桩,要么需要有公共充电桩。

但是在三四线城市和农村,充电桩的建设还处于一个很低的水平上,而宏光MINIEV一个重要的成功之处就在于其可以摆脱充电桩,用户从家中拉一条220V的电线就可以给完成汽车充电。

拉一个电线就可以充电的宏光MINIEV,图片来自网络

在微型车用户当中,还有一个群体非常凸显,那就是女性用户。

一直以来,汽车市场都被男性所主导,专门主打女性用户的车型非常少。而A00级汽车由于体型、操控等方面对于女性用户非常友好,比如宝马MINI、奔驰smart均拥有大比例的女性车主。

而电动小车也成功的吸引到了女性用户。据中泰证券统计,从宏光MINIEV 10月份销量数据来看,女性用户占比达到60%,其中85后占比达70%。

于是,争取女性用户成为了电动小车们的共识,车企们从造型到颜色,甚至是命名都在讨巧女性用户。

比如欧拉汽车就在营销上主打女性市场,在2019年推出欧拉R1女神版和欧拉R1亲子版。近期,长城汽车欧拉品牌营销总经理余飞明确表示,欧拉着力打造的三个标签是年轻、精致、性感。

21世纪的前一个10年,中国汽车市场也曾经燃起了一股微型汽车的热潮,其中的代表包括奇瑞QQ、知豆等,但是多年以后他们都沦为了小众,甚至从大众眼中消失。

那么对于现在红火的宏光MINIEV们来说,会不会重蹈覆辙呢?

于凯认为,无论是宏光MINIEV还是小蚂蚁、奔奔E-Star,从本质上来说都是过渡性的产品,其实并不符合电动车的发展方向。

“电动车的主要发展方向是强调智能化的自动驾驶功能”,他认为而目前的电动小车没有太多的技术创新、技术研发的亮点,更多的还是走的过去传统汽车制造业的老路,利用成熟的制造业能力,采取薄利多销的方式去面向附加值较低的市场。

而之所以厂商仍然选择切入这一市场,更多是“无奈的选择”。在于凯看来,这些厂商无论是从品牌还是技术方面,可能都无法与特斯拉等企业进行正面的竞争,因此采取的农村包围城市,或者三四线城市包围一二线城市的方式来开辟差异化的市场。

深度科技研究院院长张孝容也同样认为,电动小车在市场上的命运可能是昙花一现。

他直接指出,类似于宏光MINIEV这样的产品样式虽然现在在造型和颜色上有进步,但总体来看还是比较“土”,消费者可能会一时比较新鲜,但新鲜劲过去很快就会被消费者厌倦。

另外,从维护成本来看,这些车型售后保养后配件保养比较贵,消费者可能会陷入买得起用不起的尴尬处境。

而最主要的还是来自智能汽车的冲击,“过几年大量上市智能车,规模起来后价格就会下降,会造成新的冲击。”

于凯也赞同这种说法,他认为无论是过去的奇瑞QQ还是现在的宏光MINIEV,都是阶段性的产品,在用户没有过高的消费能力,但同时又想开车的时候,满足用户的基本需求。但是随着消费者对于新能源车的消费能力有比较明显的提升的时候,这些电动小车的生存空间会慢慢萎缩。

2003年曾经火爆一时的奇瑞QQ,图片来自网络

虽然说对于背后的厂商来说,它们也在努力的提升技术水平,不断的扩大产品的用户范围,但是转型并不容易。

对于智能汽车来说,研发需要投入巨大,因此需要高毛利的产品支撑,而按照张孝容的判断,电动小车普遍利润并不丰厚,“毛利大约10%-20%之间,综合成本比较高”。而且对于与资本和技术雄厚的新能源汽车巨头来说,这些企业基础技术实力也并不突出,向上突破也很难,”你很难想象说五菱汽车每天能生产出来一个类似于特斯拉的汽车。”

对于这些电动小车的未来,有业内人士认为,如果市场受到挤压,那么这些产品可能会面临两种结局。

一种是走上国内手机市场曾经走过的路,也就是二三线品牌逐渐被淘汰。另一种就是出海,“像传音等手机品牌,那就只能跑到海外,比如说非洲市场,印度市场等。”

不过这一天到底什么时候会来临,谁也不知道。

*2021年A股(其他各类资产)走势几何,快来撕日历投票围观千万见闻用户的选择,悄悄告诉你,撕日历赢福利还有机会赢取IPHONE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