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聊一个人人都爱的名字,刘晓丹。

药明康德一则医疗并购基金的公告,再次把“并购女王”带到台前。

稍微数数时间,我才发现刘晓丹单飞已经一年半多了,其间先后和红杉、高瓴、比亚迪、林向红这些名字联系在一起。3个月前,她刚刚完成68亿并购基金的募资,中间慢悠悠投了3个案子,偶尔做做分享。

对比告别券商震动整个金融圈的大阵仗,这一年佛得简直像在度假。

人人都在等刘晓丹,等她的大案子,等她的创新,等她为并购市场带来的新风。但截至目前为止,暂时一场空。

并购市场呼风唤雨十几年的女投行家,做起基金来出乎意料地“慢”。

别说刘晓丹出手慢,她才是真正的节奏大师。

投行大佬转型基金的不在少数,“并购女王”刘晓丹也是其一。放在VC/PE市场上,转型之后的刘晓丹是什么分量?

定义投资人的分量,先看案子。

从2019年8月离开华泰联合算起,刘晓丹公开可查的出手为3次:8.3亿投资华兰疫苗;1亿战投比亚迪半导体;如果新能源C轮领投。此外,她还宣布携手药明康德成立产业并购基金。

3个投资合计10亿上下,数量和金额不算惊喜,但盘一盘同局的对手量级蛮惊人。

药明康德是国内医药CRO龙头,产业基金还出现了LP大佬林向红的身影;华兰疫苗的共同投资方是高瓴资本;比亚迪半导体更受瞩目——除了国家队和产业资本,最终留在股东名单上的财务投资人只有红杉、李录的喜马拉雅资本,以及同样位于深圳的松禾资本和深创投等。

李录投进去不意外,毕竟比亚迪超过10年的老股东,也是巴菲特入股比亚迪的牵线人;红杉投进去也不意外,毕竟顶级机构也在这一赛道活跃已久;深创投等本土机构也能理解,毕竟占个“地利”先机。可即便深创投这样的老牌王者,3000多亿的盘子,在这个案子也只得到不到0.2%的股份。

在这场VC/PE几乎集体错失的游戏,刚刚上场的刘晓丹,就与这群拼尽了天时地利人和的大机构同框了。

场内占位不是无来由的,时间线再往前推看看。

晨壹投资成立之初,红杉就是刘晓丹的“重要伙伴”,不仅是晨壹占股12%的二股东,沈南鹏还担任董事。红杉与“并购女王”渊源已久,双方曾联手达成360私有化。如今再度合作,可以预见头部机构和顶级投行家携手的天然、巨大的系统性优势。

刘晓丹的亮相显然是顶级配置——最头部的伙伴,最顶级的对手,还有大多数机构抢破头也挤不进的案子。

说到这,“并购女王”如今的市场地位不言自明,左手高瓴右手红杉,她从一开始就站在了市场势能的顶点。

并购市场,人、财、事错综复杂,法律、监管条框繁多。显然,这个圈子不会仅仅因为人缘或性别就享受实质性的优待,拼的还是实打实的业务水平。

刘晓丹的业务能力毋庸置疑,但做到这个层次,肯定还有绝技。那是什么?

按贵圈标准,刘晓丹算得上精英出身,但经历不算主流,还是个“半路出家”。

刘晓丹北京大学政治学和民商法本硕,毕业留校任教5年。之后离开北大“舒适圈”加入并购财顾公司东方高圣,再之后跳槽汉唐证券,但不到2年,汉唐破产。

这境遇听上去很灾难,但能成“女王”可不是一般人。据报道,当时7、8家券商伸出橄榄枝,刘晓丹成为争抢的“香饽饽”,当时的投行大佬盛希泰甚至也放下身段三顾茅庐。

而这一切,距离刘晓丹迈入金融圈,不过5年时间。

刘晓丹加盟盛希泰的联合证券,中间历经数次艰苦斗争——联合证券遭遇收购,人事业务大洗牌,整合期间两家水火不容,最终两方划业务而治。

其间,刘晓丹进行了一波“最强操作”。

2010年前后IPO市场火热,券商扎堆赚着IPO快钱,刘晓丹却另辟蹊径,提前在并购业务做了布局;2013年,并购市场迎来爆发,刘晓丹坐拥先发优势,凭借一个个扎实的并购案例,短短几年时间将籍籍无名的地方券商打造成了国内并购的领导者。中国投行“三中一华”格局,“华“便是刘晓丹领导的华泰证券。

至此,刘晓丹完成“并购女王”的蜕变。

半路出家,短短几年备受追捧,把事业做到了一个匪夷所思的高度。仅凭外部信息,很难总结出刘晓丹的成功之道,如果硬要说,恐怕只能树立天赋、天才这样的粗浅概括,解决不了问题答案。

刘晓丹最大的本事,恐怕还是节奏。

可千万不要小看节奏,尤其是金融市场的节奏。并购交易是个极度复杂的工种,要在无数交错的人事利益之间往返斡旋,节奏从容才是最奢侈的本事。当无数因素堆到“箭在弦上”的那一刻,不管是想推动,或是想暂停,可都不是件容易的事。不信你去翻翻折掉的并购案子,拆墙补墙撕破脸皮,败也败得环环相扣,像无法停止下沉的巨轮。

更现实的是,并购交易还是“靠天吃饭”的工种,市场拐点到了哪,系统性机会何时出现,资产价格是否合适,时机恐怕比交易本身更重要。

投资人老爱说非共识,刘晓丹正是那个踩在市场非共识节奏点上的一流投行家。

好,定义完了刘晓丹是顶级玩家,下一步就该谈顶级玩家的市场判断,行为释放的信号。

比如2019年8月的单飞,创办晨壹投资,肯定也是酝酿着抓一把好牌。

但蹊跷之处在于,刘晓丹的行动意外地“慢”。

这里的慢,不是字面意义的慢,也不是和谁比的慢,而是节奏奇怪透露出的慢。

怎么个奇怪?待我梳理给你看。

首先,初期几乎没动作,不论募还是投。刘晓丹的单飞酝酿已久,还提前了半年离开,她在告别信里提道“这并不是一个突然的决定”。报道也有爆料,刘晓丹早在前两年就着手锻炼年轻管理层,“扶上马,走一程”,为离职做铺垫。

按说筹谋这么久,一定是瞄着机会去的,不信你看其他单飞的投资人,亮相时都是“带资进组”了。加之“并购女王”的号召力,前半段的佛系大概率是刻意的“静止”。

一个顶级投行家,做一件从没有做过的事情,首先要解决的是什么问题?

时机。

所以当你看到她往后退了一退,一定是时机产生了巨大的变量。尤其要注意,光是后退这一步,已经是市场绝大多数人做不到的事情了。

那位说,变量是什么?很可能是注册制的全面放开。2019年注册制小试牛刀,同年刘晓丹出山,2020年注册制正式开闸,一下点燃IPO市场。二级市场刚刚开闸狂欢,发力并购的时点一定需要后撤。

再看下半段,募资有了进展,但出手不算多,仅有3次股权投资,1次上市公司+PE的联手官宣。2020年3月,晨壹首次出手,8.3亿投资华兰疫苗,同月报道的募资金额仅为3亿;5月投资比亚迪,6月募资额陡增至44亿,8月飙至57亿;12月投资如果新能源;2021月1月,晨壹完成68亿基金募集,3月携手药明康德。

至此,距离刘晓丹单飞已经一年半多时间了。

除了慢,基金规模也值得玩味。68亿乍一看不小,但一旦联系“并购市场”和“女王刘晓丹”这样的关键词,倒也算不得“大额”。

规模和节奏都克制,真相大概只有一个——刘晓丹还在热身。

刘晓丹年初有段讲话,叫《热市场中的冷思考》。她分析了当下的市场和周期,端正了投资者的并购认知,强调了晨壹团队的能力。其中有一句,简单得接近常识,但或许是解释刘晓丹奇怪节奏的关键密码。

“并购市场的繁荣会滞后于IPO爆发后两三年”。

按照这一规律,并购市场的繁荣大概在明年或后年迎来爆发。再考虑到刘晓丹的并购基金策略——会投偏后期的成长,spin-off也在其中,但更重要的是想抓住产业并购整合的大机会。

凡事预则立,节奏大师的基本素养。刘晓丹推崇这一点,践行这一点,她常说并购需要做长线准备,在市场蛋糕还没形成时必须提前布局。

想起刘晓丹投行时代凭借“非共识”的发家史,如今还是熟悉的内个味——刘晓丹在憋大招。

韬晦有度,进退有方。这两个词放在刘晓丹身上,是一种纪律,也是一种素养。

并购交易,常与“魔鬼”这个字眼放在一起。

但并购女王的人缘特别好,几乎人人都爱她。金融圈是男性主导的天下,不少女性成功伴随着强势和犀利,可这些年也没见谁把“女魔头”这种女强人负面标签往她身上贴。

群众都爱她。翻翻刘晓丹的报道,评论区永远一片尊敬和推崇。

同行也爱她。与她有过业务接触的同行匿名评价,“做事思路十分清晰,既有女性温婉和感性力,也展现出专业理性的业务判断能力,难能可贵的是,她不仅考虑自己公司的利益,也充分考虑其他人的利益“。

甚至放话“跟她做一次交易对手,确实是人生幸事”。

投资人企业家更爱她。盘一盘刘晓丹的人脉圈子,除了和红杉做基金,与高瓴搞项目,刘晓丹还去湖畔大学做分享,给科创板企业家讲课互动,投资人会议请到中科院博士、医疗企业家,前不久还跑到张颖的亿万学院和小创业者互动。

学术界,创业者,上市公司老板,VC/PE,美元基金……男性主导的天下,满地的精明人。刘晓丹一届女流,标准的投行出身,在证券是块宝,带得了队伍打得了仗,到了一级市场居然也能处处逢源。

要知道,投行家转行私募投资的不少,但成功的不多,为什么?

业务思维模式不同,重视合规却不擅长分析价值,缺少一些投资需要的想象力。不同圈层的“水土不服”更要命,圈子文化、行事风格和办事规则差异很大。打交道的对手亦完全不同,脑补一下上市公司老板和美元基金投资人的做派有多不同,各位自行体会。

刘晓丹跟大家玩得好,这确实是为人处事的段位和智慧,反过来也能说明,人人需要刘晓丹。不仅需要资源和经验,也需要这种穿越圈层,无缝开展价值连接的稀缺能力。

刘晓丹还有十分可贵的一点。

成大事的人,通常有种异于常人的饥饿感或者好奇心,前者为了安全感,后者为了满足感。缺乏安全感的人,爱从外部往自己身上拿,爱玩零和游戏;寻求满足感的人,看得更远胸怀更大,言和行都趋正向。

综合种种,刘晓丹属于后者。她在《温暖的告别》提到好奇,提到梦想,提到信任,还提到“请相信我们这个行业依然可以有温暖的告别,美好的传承,而不全是狗血的阴谋和宿命的轮回”。

没有正向且强大的内生系统,抵御不了资本市场的暗黑复杂。

本文作者:曹玮钰,来源:投中网,原文标题:《左手高瓴右红杉,人人都爱刘晓丹》